• 教區會議

有不少傳教士抱怨他們的主敎獨斷獨行,不願召開教區會議。這種作風削弱了他們的責任感,而影響了工作情緒。根據聖教法典,主教在重大事件上須先聽取教區會議的意見。所以最好每月規定一兩天,定期召開教區會議。即便無事,也可使同甘共苦的工作同仁,有交換意見和暢談的機會。

  • 與雷鳴遠神父一夕談

雷鳴遠神父在歐洲度過了幾年流徙的生活之後,於一九二七年回到了中國。我曾没法使他回到中國。我也必須聲明,遣使會萬爾典會長(Verdier)接納了我的意見,並未表示有什麼困難。

雷鳴遠在北平對我說:「教會初期没有修會,所以,傳教士勢必設法組織本地聖統。今天的傳教士為顧及自己的修會,而把建立聖統的事撇開了。前者是使徒方法,它感化了西方。後者在東方行之數百年,東方尚未被歸化。

西班牙道明會來東方三百年,除了開辦一所公教大學,功在教會外,卻不能建立本地教區。連無私的修女也受到影響。仁愛會的中國修女已佔半數,而中國修女卻不能做院長。」

  • 祝聖程有猷主教

教廷任命程有猷為宣化教區主教,以繼任去世的趙懷義主教。每當聖統的大綱出現一個小洞時,馬上就補起,好使宗徒事業延續不斷。

局勢仍不穩,我費了很多周折,才弄到一節没有座位的鐵皮貨車。六月三十日,我與五十餘位客人──來自平、津、保及蠡縣的主教、神父和教友一同前往宣化。火車頭老舊,煤質欠佳,雖然給了不少小費,火車仍是走走停停。只好坐在車中過夜了。預計主日上午舉行大禮,可是延到中午才看到宣化城牆,火車卻又抛錨了。我和天津文主教各騎一匹教友牽來的名駒向宣化奔馳。大典改在次日舉行。我們的人到齊後迅速舉行彌撒以滿全主日義務。然後大家共享了一頓豐富的午餐,這一餐原為慶祝新主教準備的,只好提前享用了。

祝聖禮於次日聖母往見日(七月二日)舉行。典禮具有大公性:包括七個修會(遣使會、聖母聖心會、本篤會,贖世主會、方濟會、聖言會、聖母昆仲會),八個教區(宣化、北平、天津、保定、蠡縣、汾陽、西灣子、大同)九個國籍(中、義、法、比、荷、西、美、德、韓)。由此可知,教會──公教,早在莫斯科之前已經國際化了。聯同軍政首長在内共數千人參加了大典和盛宴。

教宗依諾森十一世(一六七六一六八九)對派往遠東傳教的某主教説:「我寧願聽到在那裡祝聖一位神父,遠勝於歸化五萬人受洗。」他是指建立本地教會。

附記:程主教七年後不幸感染肺癆而逝世。在他任内,教友增加六千人。他一生勤勞不懈──講道、授課、獻祭。總歸一句話:鞠躬盡瘁。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