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的命根

天主的啟示教義憲章(四)之一

林思川

四、啟示憲章對教會的影響(貢獻)

1. 教會的自我意識

啟示憲章一開始說:“Dei Verbum religiose audiens et fideliter proclamans”。天主教主教團出版的中文翻譯為「(神聖的公議會)虔誠地聽取天主聖言,而忠實地宣佈」,也許翻譯為「(神聖的公議會)虔誠地聽取並忠實地宣佈天主聖言」更為清楚明瞭。同一號經文並繼續說明,這個被教會虔誠聆聽和忠實宣講的天主聖言是「救援的福音」生命之言。

這句話清楚地表達了大公會議與教會的自我意識。通常教會的訓導文件頭幾個字最為重要,清楚地標示出整個文件的主題及所教導的核心內容。因此,我們可以將這段開頭語理解為詮釋整個文件的鑰匙。非常明顯地大公會議願意肯定,天主聖言超越於教會的一切言語和行動之上,並將教會定義為「聆聽的和宣講的」教會。只有在天主聖言中,教會才能認識自己的建立和所擁有的特殊使命,教會必須先成為聆聽的教會,才能真正成為宣講的教會。

雖然,整個文件開始的文字顯示出層次極高的企圖心,可惜整個文件內部並未一貫地保存這個理想。原因在前面已提及,因為要使與會的教長們最後僅有六票反對這個文件,相當程度的妥協是無法避免的。既使如此,這個文件的發佈仍值得大大慶祝,當今教會基督徒合一部部長Walter Gasper甚至說:「即使這個憲章只說了這一句話,也已經值得了,因為這個句子使整個文件成為教會自我認識的根本文件」。

2. 「啟示」的概念

「天主因祂的慈善和智慧,樂意把自己啟示給人,並使人認識祂旨意的奧秘。因此人類藉成為血肉的聖言基督,在聖神內接近父,並成為參與(分享)天主性體的人。」(DV2

憲章第2號經文談論「啟示」的概念,不再論及與「真理」的關係,而是只單純地強調啟示是「天主的自我通傳」。啟示的本質經過這樣的澄清,對整個憲章產生積極的影響,不僅僅促成大會樂意接受此文件,而且更徹底地改變了教會對於天主聖言的瞭解方式。

教會過去對天主聖言的瞭解一直是「教導性」的,亦即將天主聖言理解為教導人類某種理性無法瞭解的、超性的內涵;現在則轉為「溝通性」的瞭解,強調天主聖言與人的接觸是一種位格和位格之間的愛的溝通過程:「不可見的天主為了祂無窮的愛情,藉啟示與人交談,宛如朋友,為邀請人同祂結盟,且收納人入盟。」(DV2

3. 更為寬廣的「傳統(聖傳)」概念

天主聖言一次而永遠地在歷史中啟示給人類,並在耶穌基督身上達於圓滿。透過宗徒們及其繼任者(主教們)繼續傳遞給所有民族。啟示憲章在尊重過去的相關教導下,對於「傳統」這個概念做出更為寬廣的表達:

「教會藉自己的道理、生活及敬禮,把其自身所是,及其所信的一切永垂於世,並傳遞於萬古千秋。」(DV8

因此,啟示的傳播是藉著教會的宣講,這樣的說法自然地引起許多基督教神學家嚴厲的批評,認為天主教會又企圖將教會置於天主聖言之上。然而,文件強調教會所宣講的並非只是「其所是」,而更是「其所信」,這段文字必須在聖神學的背景下方能正確地瞭解。聖神是天主賞給教會的恩賜,因此,教會的宣講也是在聖神感動下進行的。天主聖神在歷史中,並在每一個當下一再地更新我們,使我們更深地進入天主聖言的真理中。因此,DV8最後結論說:

「往昔說過話的天主,不斷地與祂愛子的淨配交談;而福音的活聲藉聖神響遍教會,藉教會響遍全球。聖神引領信友走向一切真理,並使基督的話洋溢於他們心中。」

基於上述的基礎,以及為了避免再度陷入神學歷史上長期的爭論,啟示憲章關於「傳統」、「聖經」與「天主聖言」三個概念彼此的關係只簡單地繼續說明:「聖傳及聖經組成天主聖言的同一寶庫,並託給教會保管」(DV10)。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