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的命根

天主的啟示教義憲章(五)

林思川

五、地方教會的反省與展望

啟示憲章公佈四十年來,對教會的貢獻是無庸置疑的,上面已簡要地回顧整個文獻對普世教會的影響,最後在結束這篇報告之前,當然要回到我們處身的地方教會加以反省。由於文獻有關教義方面的教導是對普世教會都有效的,因此我們只針對地方教會的實踐部分略加檢討。

四十年來,啟示憲章使教會重新體認到天主聖言是教會的命根,因此促成新一波的聖經運動,看起來台灣地區的天主教會也如火如荼地加入這個更新運動,然而成果卻似乎有限。房志榮神父曾在一次與台北地區教授聖經的老師們分享教學經驗時,提到一個困惑他許久問題:為什麼上課時學生的接受能力相當有限。後來,他自己提出解答讓聽眾之一的我感到深受啟發,他說:最根本的原因是學生們沒有讀過聖經。

當然並不是指神學院的學生完全沒有讀過聖經,但是,根據我個人短短的教學經驗也發現,同學們大多只閱讀與課程直接相關的經文。聖經各書的重要性當然有區別,就如啟示憲章也說:「主教們有責任設備必需而準確的,且有充足註解的聖經譯本,適宜地訓練託付給自己的信友,讓他們正確地使用聖經,尤其是新約,而最主要的是福音。」(DV25)但是整部聖經都是天主聖言,都是救恩歷史的啟示,因為:

「新舊約諸書的默感者及作者-天主如此明智地安排,使得新約隱藏於舊約裡,舊約顯露於新約中。因為基督雖然用自己的血建立了新約,但是舊約經書在福音的宣講中,全部被接受了,並在新約中獲得且彰明自身完整的意義,反過來說,舊約亦光照並解釋新約。」(DV16

廣受大眾敬愛的前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曾經說過:他認為啟示憲章尚未受到應有的注意,並因此而深感難過。在座的諸位也可以自問,是否曾經讀過「啟示憲章」?或完整的「梵二文獻」?同樣地,我想在台灣教會中聖經也仍未實質地得到應有的重視,我們只要自問是否完整地讀過聖經一遍?或是否每天以聖經做根本的祈禱材料?這個情況就完全清楚了。

我願由此再回到lectio divina 目前我個人嘗試性地以「聖經頌禱」來表達這個名詞 當作例子加以說明,以結束這篇演講。我們地方教會多年來致力推廣lectio divina,鼓勵建立讀經團體卻一直成效不彰,我想主要的原因很簡單,因為許多團體或個人對於聖經的接觸仍然只是片面性、選擇性、金句性的,不但不顧聖經各書有其形成的生命歷史脈絡,甚至忽略一部作品的整體性。lectio divina或用聖經祈禱的先決條件,是對整體聖經經文有相當程度的熟習度;過度簡單化地隨意將一段經文抽出,完全不顧前後經文脈絡而閱讀、默想、祈禱,所導致的結果,大多只是絲毫沒有根據的自我任意想像。

這樣的反省也許顯得太過簡單,但我相信卻是最關鍵的。啟示憲章把教會定義為「虔誠地聽取並忠實地宣佈天主聖言」的團體,台灣地區的教會當然也必須是聆聽與宣講聖言的教會。啟示憲章公佈業已四十週年,但願我們不再等四十年才開始認真地閱讀聖經、聆聽聖言:「今天我們聽見了上主的聲音,但願我們不再那樣心硬!」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