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枝主日

主曆2017年4月9日


聖地募款信

各位主內親愛的弟兄姊妹,

今年的復活節又將來到,每年復活節前的星期五 ── 聖週星期五 ── 教會特別紀念耶穌為我們所受的苦難,也呼籲所有基督徒特別幫助直到如今仍在聖地與基督同受苦難的教會。

教宗方濟各呼籲所有的基督徒(我們的堂區、修會、善會團體、教會內所有機構 ……)支持聖週五耶穌受難日的「宗座捐款」活動,藉著這個捐款幫助生活在聖地的基督徒。您的支持將幫助在聖地的教會能夠繼續在堂區的服務、天主教學校與慈善事業、對難民們的人道援助。聖週五的宗座捐款也幫助聖地的教會繼續維護、整修所有的神聖處所。近年來聖地不斷經歷戰爭,在動盪與不穩定的情況中,聖地的基督徒尤其遭受比過去更為嚴酷的影響。在這個危機的時刻,聖週五的宗座捐款顯得更為迫切與重要。當您響應聖週五宗座捐款,貢獻您的一份心力,您就成為和平的工具,和普世天主教會結合在一起,向聖地的教會表達出關懷與手足之情。因此,敬請熱烈響應教宗方濟各的呼籲,慷慨大方地提供您的捐助。

若有任何疑問,歡迎聯絡我們:

天主教方濟各會

聖地在華辦事處   林思川神父

新北市泰山區明志路三段26

02 - 2901 7534

課程公告

《格林多後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4/11(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主徒會牧靈中心二樓(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

費用:自由奉獻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文物中心

 

思高臉書專頁


聖枝主日

林思川神父執筆

瑪竇敘述的「耶穌受難史」

【福音:瑪二六14 - 二七66】

二六章:【1耶穌講完了這一切話,便對他的門徒說: 2「你們知道:兩天以後就是逾越節,人子要被解送,被釘在十字架上。」 3那時,司祭長和民間長老,都聚集在名叫蓋法的大司祭的庭院內, 4共同議決要用詭計捉拿耶穌,加以殺害。 5但是他們說:「不可在慶節期內,免得民間發生暴動」。 6耶穌正在伯達尼癩病人西滿家裏時, 7有一個女人拿著一玉瓶貴重的香液來到耶穌跟前,倒在正坐席的耶穌的頭上。 8門徒們見了就不滿意說:「為什麼這樣浪費? 9這香液原可賣得許多錢,施捨給窮人。」 10耶穌知道了,就對他們說:「你們為什麼叫這個女人難受?她在我身上原是作了一件善事。 11你們常有窮人同你們在一起,至於我,你們卻不常有。 12她把這香液倒在我身上,原是為安葬我而作的。 13我實在告訴你們:將來在全世界,這福音無論傳到那裏,必要述說她所作的事,來紀念她。」

14隨後,那十二人中之一,名叫猶達斯依斯加略的,去見司祭長, 15說:「我把他交給你們,你們願意給我什麼?」他們約定給他三十塊銀錢。 16從此他便尋找機會,要把耶穌交出。 17無酵節的第一天,門徒前來對耶穌說:「你願意我們在那裏,給你預備吃逾越節晚餐?」 18耶穌說:「你們進城去見某人,對他說:師傅說:我的時候近了,我要與我的門徒在你那裏舉行逾越節。」 19門徒就照耶穌吩咐他們的做了,預備了逾越節晚餐。 20到了晚上,耶穌與十二門徒坐席。 21他們正吃晚餐的時候,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有一個人要出賣我。」 22他們非常憂悶,開始各自對他說:「主,難道是我嗎?」 23耶穌回答說:「那同我一起把手蘸在盤子裏的人要出賣我。 24人子固然要按照指著他所記載的而去,但是出賣人子的那人卻是有禍的!那人若沒有生,為他更好。」 25那要出賣他的猶達斯也開口問耶穌說:「辣彼,難道是我嗎?」耶穌對他說:「你說的是。」

26他們正吃晚餐的時候,耶穌拿起餅來,祝福了,擘開遞給門徒說:「你們拿去吃吧!這是我的身體。」 27然後,又拿起杯來,祝謝了,遞給他們說:「你們都由其中喝吧! 28因為這是我的血,新約的血,為大眾傾流,以赦免罪過。 29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我不再喝這葡萄汁了,直到在我父的國裏那一天,與你們同喝新酒。」 30他們唱了聖詠,就出來往橄欖山去。 31那時,耶穌對他們說:「今夜你們都要為我的緣故跌倒,因為經上記載:『我要打擊牧人,羊群就要四散。』 32但是,我復活後,要在你們以先到加里肋亞去。」 33伯多祿卻回答他說:「即便眾人都為你的緣故跌倒,我決不會跌倒。」 34耶穌對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夜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 35伯多祿對他說:「即便我該同你一起死,我也決不會不認你。」眾門徒也都這樣說了。 

36隨後,耶穌同他們來到一個名叫革責瑪尼的莊園裏,便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裏,等我到那邊去祈禱。」 37遂帶了伯多祿和載伯德的兩個兒子同去,開始憂悶恐怖起來, 38對他們說:「我的心靈憂悶得要死,你們留在這裏同我一起醒寤吧!」 39他稍微前行,就俯首至地祈禱說:「我父!若是可能,就讓這杯離開我吧!但不要照我,而要照你所願意的。」 40他來到門徒那裏,見他們睡著了,便對伯多祿說:「你們竟不能同我醒寤一個時辰嗎? 41醒寤祈禱吧!免陷於誘惑;心神固然切願,但肉體卻軟弱。」 42他第二次再去祈禱說:「我父!如果這杯不能離去,非要我喝不可,就成就你的意願吧!」 43他又回來,見他們仍然睡著,因為他們的眼睛很是沈重。 44他再離開他們,第三次去祈禱,又說了同樣的話。 45然後回到門徒那裏,對他們說:「你們睡下去吧!休息吧!看,時候到了,人子就要被交於罪人手裏。 46起來,我們去吧!看,那出賣我的已來近了。」

47他還在說話的時候,看!那十二人中之一的猶達斯來了;同他一起的,還有許多帶著刀劍棍棒的群眾,是由司祭長和民間的長老派來的。 48那出賣耶穌的給了他們一個暗號說:「我口親誰,誰就是,你們拿住他。」 49猶達斯一來到耶穌跟前,就說:「辣彼,你好!」就口親了他。 50耶穌卻對他說:「朋友,你來做的事,就做吧!」於是他們上前,向耶穌下手,拿住了他。 51有同耶穌在一起的一個人,伸手拔出自己的劍,砍了大司祭的僕人一劍,削去了他的一個耳朵。 52耶穌遂對他說:「把你的劍放回原處;因為凡持劍的,必死在劍下。 53你想我不能要求我父,即刻給我調動十二軍以上的天使嗎? 54若這樣,怎能應驗經上所載應如此成就的事呢?」 55在那時,耶穌對群眾說:「你們帶著刀劍棍棒出來拿我,如同對付強盜。我天天坐在聖殿內施教,你們沒有拿我。」 56這一切都發生了,是為應驗先知所記載的。於是門徒都撇下他逃跑了。 

57那些拿住耶穌的人,將耶穌帶到大司祭蓋法前;經師和長老已聚集在那裏。58伯多祿遠遠跟著耶穌,直到大司祭的庭院,他也進到裏面,坐在差役中觀看結局。 59司祭長和全公議會尋找相反耶穌的假證據,要把他處死。 60雖然有許多假見證出庭,但沒有找出什麼。最後有兩個人上前來,說 61「這人曾經說過:我能拆毀天主的聖殿,在三天內我能把它重建起來。」 62大司祭就站起來,對他說:「這些人作證反對你的事,你什麼也不回答嗎?」 63耶穌卻不出聲。於是大司祭對他說:「我因生活的天主,起誓命你告訴我們:你是不是默西亞,天主之子?」 64耶穌對他說:「你說的是。並且,我告訴你們:從此你們將要看見人子坐在大能者的右邊,乘著天上的雲彩降來。」 65大司祭遂撕裂自己衣服說:「他說了褻瀆的話。何必還需要見證呢?你們剛才聽到了這褻瀆的話, 66你們以為該怎樣?」他們回答說:「他該死。」67眾人遂即向他臉上吐唾沬,用拳頭打他;另有一些人也用巴掌打他,說: 68「默西亞,你猜猜是誰打你?」

69伯多祿在外面庭院裏坐著,有一個使女來到他跟前說:「你也是同那加里肋亞人耶穌一起的。」 70他當著眾人否認說:「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 71他出去到了門廊,另有一個使女看見他,就對那裏的人說:「這人是同那納匝肋人耶穌一起的。」 72他又發誓否認說:「我不認識這個人。」 73過了一會,站在那裡的人前來對伯多祿說:「的確,你也是他們中的一個,因為你的口音把你露出來了。」 74伯多祿就開始詛咒發誓說:「我不認識這個人。」立時雞就叫了。 75伯多祿便想起耶穌所說的話來:「雞叫以前,你要三次不認我。」他一到了外面,就傷心痛哭起來。

二十七章: 1到了早晨,眾司祭長和民間的長老就決議陷害耶穌,要把他處死,2遂把他綑綁了,解送給總督比拉多。 3這時,那出賣耶穌的猶達斯見他已被判決,就後悔了,把那三十塊銀錢,退還給司祭長和長老 4說:「我出賣了無辜的血,犯了罪了!」他們卻說:「這與我們何干?是你自己的事!」 5於是他把那些銀錢扔在聖所裏,就退出來,上吊死了。 6司祭長拿了那些銀錢說:「這是血價,不可放入獻儀箱內。」 7他們商議後,就用那銀錢買了陶工的田地,作為埋葬外鄉人用。 8為此,直到今日稱那塊田地為「血田」。 9這就應驗了耶肋米亞先知所說的話:『他們拿了三十塊銀錢,即以色列子民為被賣的人所估定的價錢, 10用這錢買了陶工的那塊田,如上主所吩咐我的。』

11耶穌站在總督面前,總督便審問他說:「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嗎?」耶穌答說:「你說的是。」 12當司祭長和長老控告他時,他什麼也不回答。 13於是比拉多對他說:「你沒有聽見,他們提出多少證據告你嗎?」 14耶穌連一句話也沒有回答他,以至總督大為驚異。 15每逢節日,總督慣常給民眾釋放一個他們願意釋放的囚犯。 16那時,正有一個出名的囚犯,名叫巴辣巴。 17當他們聚集在一起時,比拉多對他們說:「你們願意我給你們釋放那一個?巴辣巴,或是那稱為默西亞的耶穌?」 18原來他知道,他們是由於嫉妒才把他解送來的。 19比拉多正坐堂時,他的妻子差人到他跟前說:「你千萬不要干涉那義人的事,因為我為他,今天在夢中受了許多苦。」 20司祭長和長老卻說服了民眾,叫他們要求巴辣巴,而除掉耶穌。 21總督又向他們發言說:「這兩個人中,你們願意我給你們釋放那一個?」他們說:「巴辣巴。」 22比拉多對他們說:「那麼,對於那稱為默西亞的耶穌我該怎麼辦?」眾人答說:「該釘他在十字架上。」 23總督問說:「他究竟作了什麼惡事?」他們越發喊說:「該釘他在十字架上。」 24比拉多見事毫無進展,反倒更為混亂,就拿水,當著民眾洗手說:「對這義人的血,我是無罪的,你們自己負責吧!」 25全體百姓回答說:「他的血歸在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 26於是,比拉多給他們釋放了巴辣巴;至於耶穌,把他鞭打了以後,交給人釘在十字架上。

27那時,總督的兵士把耶穌帶到總督府內,召集了全隊圍著他, 28脫去了他的衣服,給他披上一件紫紅色的外氅; 29又用荊棘編了一個茨冠,戴在他頭上,拿一根蘆葦放在他右手裏;然後跪在他前,戲弄他說:「猶太人的君王,萬歲!」 30隨後向他吐唾沬,拿起蘆葦來敲他的頭。

31戲弄完了,就給他脫去外氅,又給他穿上他自己的衣服,帶他去釘在十字架上。 32他們出來時,遇見一個基勒乃人,名叫西滿,就強迫他背耶穌的十字架。 33到了一個名叫哥耳哥達的地方,即稱為「髑髏」的地方, 34他們就拿苦艾調和的酒給他喝;他只嚐了嚐,卻不願意喝。 35他們把他釘在十字架上以後,就拈鬮分了他的衣服; 36然後坐在那裡看守他。 37在他的頭上安放了他的罪狀牌,寫著說:「這是耶穌,猶太人的君王。」 38當時與他一起被釘在十字架上的,還有兩個強盜:一個在右邊,一個在左邊。 

39路過的人都搖頭辱罵他說: 40「你這拆毀聖殿而三日內重建起來的,救你自己吧!如果你是天主子,從十字架上下來吧!」 41司祭長和經師與長老們也同樣戲弄說: 42「他救了別人,卻救不了自己;他既是以色列君王:如今從十字架上下來吧!我們就信他。 43他信賴天主,天主如喜歡他,如今就該救他,因為他說過:我是天主子。」 44同他一起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強盜,也這樣譏誚他。 45從第六時辰起,直到第九時辰,遍地都黑暗了。 46約莫第九時辰,耶穌大聲喊說:「厄里,厄里,肋瑪撒巴黑塔尼!」就是說:「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了我?」 47站在那裏的人中,有幾個聽見了就說:「這人呼喚厄里亞呢!」 48他們中遂有一個立即跑去,拿了海綿,浸滿了醋,綁在蘆葦上,遞給他喝。 49其餘的人卻說:「等一等,我們看,是否厄里亞來救他!」

50耶穌又大喊一聲,遂交付了靈魂。 51看,聖所的帳幔,從上到下分裂為二,大地震動,巖石崩裂, 52墳墓自開,許多長眠的聖者的身體復活了。 53在耶穌復活後,他們由墳墓出來,進入聖城,發顯給許多人。 54百夫長和同他一起看守耶穌的人,一見地動和所發生的事,就非常害怕說:「這人真是天主子!」55有許多婦女在那裏從遠處觀望,她們從加里肋亞就跟隨了耶穌為服事他。56其中有瑪利亞瑪達肋納,雅各伯和若瑟的母親瑪利亞與載伯德兒子的母親。

57到了傍晚,來了一個阿黎瑪特雅的富人,名叫若瑟,他也是耶穌的門徒。 58這人去見比拉多請求耶穌的遺體;比拉多就下令交給他。 59若瑟領了耶穌的遺體,就用潔白的殮布將他包好, 60安放在為自己於巖石間所鑿的新墓穴內;並把一塊大石頭滾到墓口,就走了。 61在那裏還有瑪利亞瑪達肋納和另外一個瑪利亞,對著墳墓坐著。 

62第二天,即預備日以後的那天,司祭長和法利塞人同來見比拉多說: 63「大人,我們記得那個騙子活著的時候曾說過:三天以後我要復活。 64為此,請你下令,把守墳墓直到第三天;怕他的門徒來了,把他偷去,而對百姓說:他從死人中復活了。那最後的騙局就比先前的更壞了!」 65比拉多對他們說:「你們可得一隊衛兵;你們去,照你們所知道的,好好看守。」 66他們就去,在石上加了封條,派駐衛兵把守墳墓。

【經文分析】

信仰團體每年都在聖枝主日聆聽耶穌受難的故事,今年是禮儀年甲年,在主日彌撒中我們一起聆聽瑪竇敘述的耶穌受難史。雖然彌撒經本只選讀瑪二六14~二七66的經文,但本文則將由瑪二六1開始提供詮釋,因為事實上耶穌受難故事由瑪二六1就已開始。由於整段經文篇幅過長,而這個專欄篇幅有限,因此我們只能按著敘述脈絡分段,說明這些段落的基本意義,並依情況附上一些神修性的反省。

公議會的決議(二六1-5)

瑪竇以「耶穌講完了這一切話」開始整個苦難敘述,這句話的意思不僅表達耶穌結束了「末世言論」(瑪二四~二五),更指現在祂已結束在世上一切的公開談話以及對門徒們的教導,祂所說過的一切話都將在苦難中實現,就如祂在世上生活時所曾經說過的。

司祭長和民間長老所組成的公議會決議殺害耶穌,但是由於他們害怕民眾阻撓(瑪二一46),因此決定用詭計暗中捉拿耶穌,並加以殺害。這個陰謀在猶達斯的幫助下(14-16)得以實現;因為猶太民眾常在重大慶節中引發暴動,因此他們小心避免在慶節之內實行捉拿耶穌的陰謀。

伯達尼的晚宴(二六6-13)

在上述的引言之後,福音接著敘述耶穌在伯達尼癩病人西滿家裏參加晚宴。一位婦女拿著一瓶貴重的香液倒在耶穌的頭上,引發了門徒們的不滿。耶穌藉此機會教導門徒,他們應該不斷地照顧窮苦弟兄姊妹;但是這個婦女在這個時候所做的行動,卻是預先宣告耶穌的死亡,而且在耶穌真正死亡時,人們將來不及敷抹耶穌的遺體。耶穌並且預言,基督徒日後宣講福音時,整個教會都將紀念這個婦女充滿愛情的行動。

猶達斯設計將耶穌交出(二六14-16

與這個婦女充滿愛情的行動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屬於耶穌最親密的門徒團體成員的猶達斯(瑪十4)竟然前去見司祭長,願意為了金錢而把耶穌交在敵人手中。猶達斯交出耶穌所得到的報酬是三十銀錢,這個數字的金錢表達對天主的輕慢(參閱:匝十一12)。一般人常常說猶達斯「出賣」耶穌,其實此處的經文所採用的希臘字原意是「交出」,這個詞彙使人想起耶穌多次預言的:人子將按著天主的計劃被交在人的手中(參閱:十七22,二十19,二六24-25)。由此可以清楚的看出,整個事件其實是天主的計劃。

最後晚餐(二六17-29)

(1)準備(二六17-19)

無酵節是一連慶祝七天的重大節日,當時恰好和逾越節重疊,因此成為一個雙重的節日。逾越節晚餐通常是一個家庭、或者十二至十五人左右的團體慶祝,耶穌和他的門徒們剛好形成一個這樣的節慶團體。在準備晚餐的情景中,耶穌明顯的被突顯為這個家庭的主人,其他人的姓名則完全沒有提及,對基督徒團體而言,由於是聖體聖事的建立,因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耶穌身上。

(2)耶穌預言將被出賣(二六20-25)

雖然前面的經文已經提過猶達斯計劃把耶穌交出去,但在最後晚餐中耶穌則更讓人印象深刻的預言了這個事情。耶穌的話顯示自己知道將發生的事,但強調真正把耶穌交在人手中的,卻是天主的計劃,而且經上早已記載。然而讓人震驚的卻是,一個和耶穌同食共飲的門徒竟然是這個陰謀的執行者,甚至他也和其他門徒一樣虛假的問耶穌:「辣彼,難道是我嗎?」(25)

(3)建立聖體聖事(二六26-29)

最後晚餐的最高峰是耶穌建立聖體聖事,在這個禮儀中基督徒發現了他們新的逾越慶典。福音並沒有敘述這個晚餐中所發生的一切事情,而只是記下對基督徒團體最有意義的內容,耶穌的手勢清楚地表達所做的特殊事件,祂有如一個猶太家長擘開餅、祝福餅,並分給門徒們,這個行動顯示團體的建立。耶穌自己並沒有吃這個餅,因為這個餅具有特殊的意義:「這是我的身體」。經由耶穌所擘開並且分給門徒的餅就是祂的身體,得到這個餅的人就是分享祂的生命。因此,「這是我的身體」這句話就是指著耶穌的死亡而說的,這個死亡是為了門徒也是為了「眾人」;就如耶穌祝福杯的時候所說的話,所表達的一樣。耶穌所分施的餅也就是門徒們應該分施的餅,是一個真實的記號,表達十字架死亡的事件,是門徒團體真正分享耶穌生命的記號。

接著耶穌祝福杯,並把杯遞給門徒們喝。耶穌對於杯的祝福語賦予整個事件特殊的神聖意義:耶穌的血是為許多人所灑下的「盟約之血」,這個盟約之血反映天主在西乃山上透過梅瑟和以色列子民所訂定盟約的情景(參閱:出二四4-8)。這個盟約的概念現在轉移到耶穌的血腥死亡事件上,天主和以色列子民所立定的盟約,現在以新的、決定性的方式得到了實現。透過耶穌的血,西乃山上的古老盟約得到圓滿實現,末世性的「新約」在耶穌所灑的血中成為事實。

耶穌由眼前的事件看見未來,祂將在天主國中和團體一起共享盛宴。這些話再次顯示耶穌知道眼前的死亡,祂在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刻確切地告訴門徒們,祂將不再飲用葡萄樹的出產,而是將在天父的國內喝「新酒」。這個「新酒」預告了一個即將來臨的世界,和現在的世界完全不同。基督徒在感恩禮中共享的餐宴,就是將來所有得救者在天國內共享圓滿盛宴的具體象徵。

前往橄欖山途中對門徒們的教導(二六30-31

晚餐後耶穌和門徒們前往橄欖山,在路上預言門徒們將會四處逃散,以及伯多祿將會否認他們之間的關係。面對這樣的預言,伯多祿和其他的門徒都強調將跟隨耶穌到底。耶穌也預言自己必將復活,同時在他們之前會到加里肋亞去。

耶穌的預言在後來都一一實現,當祂被捕時門徒們都四處逃散(二六56),而當祂在公議會被審判的時候,伯多祿也真的在雞叫之前三次否認祂(二六69-75)。這一切再次證明,耶穌預先知道在祂身上發生的一切事,祂完全為了服從天父的旨意而接受了一切。

耶穌在革責瑪尼莊園祈禱(二六36-46 )

耶穌在革責瑪尼莊園中的祈禱分成兩個段落:祂首先祈求天父,若是可能便免去這個死亡之杯;但接著立刻便說,如果不可能,便希望承行天父的旨意。這個祈禱顯示耶穌將自己完全交託在天父的旨意中,是天主經中「願祢的旨意承行」的最佳典範。

耶穌也要求門徒們和祂一起醒寤祈禱,教導門徒們有些誘惑超過人的力量,即使「人的心神願意,但是肉體卻軟弱。」(41)這裡再次清楚地反應天主經中的祈求:「求祢使我們免陷於誘惑」。

在山園祈禱中,耶穌面對死亡感到恐懼與害怕,這一點清楚的顯示出耶穌的人性。初期教會藉著這樣的描繪,使耶穌完全信賴天父的祈禱,成為基督徒團體面對困難與誘惑時最好的榜樣。

耶穌被捕(二六47-56)

瑪竇用三個場景來敘述耶穌被捕的經過:首先是猶達斯帶領了軍隊來逮捕耶穌(47-50),接著,耶穌的同伴之一用劍砍傷了軍隊中的一個人以及耶穌的反應(51-54),最後一幕是耶穌對群眾所講的話以及門徒們四處逃散(55-56)。

猶達斯以朋友之間互相問候的「親吻」作為出賣耶穌的記號,並且問候耶穌為「辣彼」;耶穌則非常心痛的回應他,稱他為「朋友」,這個稱呼使人想起在最後晚餐中親密的情景。有人嘗試保護耶穌,耶穌卻嚴厲的制止,並且說明天上的一切天軍原本都在祂的指揮之下。耶穌明確地拒絕任何抗拒與暴力,並且強調這一切是為了應驗經上的話,為了實現天父的旨意。

耶穌最後對群眾的話是一種責斥,說明祂天天坐在他們中間教導他們,卻沒有人捉拿祂,現在卻在「夜裡」帶著武器像捉拿強盜般的來逮捕祂,這段話象徵人子苦難的開始正是黑夜時辰的開始,在這黑暗的時刻門徒們全都撇下耶穌逃跑了。

耶穌在公議會前受審(二六57-68)

耶穌在大司祭的庭院中接受審判,這個情景有如公議會的法庭,公議會是由七十二位成員組成的猶太最高司法當局,由大司祭作主席;審判的問題集中在澄清耶穌的「身份」。猶太法庭中最重要的是證人的證詞,但是在耶穌受審的事件中卻沒有真正的見證人,只有一些偽造的假見證:「這人曾經說過:我能拆毀天主的聖殿,在三天內我能把它重建起來。」(61)這個有關聖殿的話語使人想起耶穌曾經做過的「清潔聖殿」的行動,這個先知性的行動大概是真正促成猶太人最後決定殺死耶穌的主要原因。耶穌面對一切假見證不發一言,即使大司祭要求祂,祂也不出聲。

大司祭最後對耶穌說:「我因生活的天主,起誓命你告訴我們:你是不是默西亞,天主之子?」(63)面對大司祭隆重的問話,耶穌不得不回答,承認自己是默西亞,並且加上一些說明,耶穌清楚表達對於自己身份的認知,並且警告公議會將在最後的審判中遭到嚴厲的懲罰。耶穌清楚地顯示,祂相信天主即將把一切正義歸還給祂,祂將被天主高舉,成為真正的審判者。

耶穌承認自己是默西亞,使整個審判的情況徹底的翻轉。大司祭認為耶穌發言褻瀆天主,不但透過明顯的行動「撕裂自己的衣服」,清楚表達這個感受,並且透過言語道明了這一切。整個判決因此定案,耶穌被判死刑;在場的群眾也都極盡能事的戲弄、恥笑耶穌。

伯多祿三次否認耶穌(二六69-75

當耶穌在大司祭庭院中受審的時候,坐在庭院外的伯多祿三次否認了耶穌:他首先否認屬於耶穌的團體,接著發誓不認識耶穌,最後甚至是詛咒性的發誓:「我不認識這個人。」(74)伯多祿當然是罪過深重,對耶穌不忠,拒絕屬於耶穌的團體,並嚴重的宣發虛誓;但同樣的,他的悔恨也十分懇切,當雞一叫的時候,他想起耶穌的話「就傷心痛哭起來」(75)。

對信仰團體而言,伯多祿否認耶穌的故事一方面是一個嚴重的警告:不可只依靠自己的力量,自認為可以抵抗一切誘惑的危險;另一方面也是懇切的安慰:跌倒時不用害怕,應該立刻悔改、尋求寬恕,因為耶穌的血已經為我們贖回了一切罪過的補償。

耶穌被交給比拉多(二七1-2)

天亮時,公議會決議將耶穌解送給羅馬總督比拉多,使祂接受羅馬政府正式的審判,因為,只有羅馬總督才有判定罪犯死刑與執行死刑的權利。

猶達斯的結局(二七3-10

福音在此插入報導猶達斯的結局。瑪竇剛敘述了伯多祿否認耶穌,立刻接著講述猶達斯因自己的行為而後悔,目的在將這兩個門徒不同的反應呈現在基督徒團體的眼前:他們當中一個傷心痛哭,另外一個則在絕望中上吊自殺。

猶達斯死亡情景當然是驚悚恐怖的,但真正重要的是他承認自己的罪過:「我出賣了無辜的血,犯了罪了!」他的自白再次顯示耶穌的無罪,瑪竇在此再次運用了一貫的手法,說明猶達斯的結局應驗聖經的話,說明一切都在天主的手裡。

耶穌在比拉多前受審(二七11-26)

(1)對於耶穌的控告與審判(二七11-14)

耶穌站在羅馬總督前受審。在羅馬法庭上司祭長和長老們指控耶穌:宣稱是「猶太人的君王」,意圖使羅馬總督認定耶穌為一個政治性的暴亂領袖。面對羅馬總督的審問:「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的是!」這個答覆一方面顯示耶穌的高度意識,不接受人們把祂當作政治性的犯人;但另一方面也表達相當的保留,避免明確地將宗教性的語言加諸自己身上。

面對其他的控告,耶穌保持沉默不發一言,這個態度讓羅馬總督大為驚訝。瑪竇這樣的筆法使熟習聖經的讀者想起受苦的義人(參閱:詠三八13-15;智二18),或上主受苦僕人詩歌中的代人贖罪的上主僕人(參閱:依五三7)。

(2)比拉多嘗試釋放耶穌(二七15-23)

比拉多內心應該已斷定,人們出於嫉妒而誣告耶穌,他們對耶穌的控告毫無根據,因此願意利用在逾越節施行特赦的傳統釋放耶穌。耶穌因此和當時的一個囚犯巴辣巴同時被呈現在群眾面前,比拉多大概原本認為,在群眾心目中耶穌的地位高過巴辣巴。然而,對跟隨耶穌的人而言,這卻是一個非常痛心的景象,因為他們的和平君王默西亞竟被比拉多拿來和這個暴力罪犯相提並論。

瑪竇在這裡又安置了另外一段插曲:比拉多的妻子派人來告訴他不要干涉耶穌的事,因為她在夢中受到許多痛苦。這個插入的敘述再次證明耶穌的無罪。

比拉多願意釋放耶穌的努力卻遭到大司祭和長老們的破壞,這些猶太領袖大概認定耶穌是假先知,必須從以色列中除掉,因此煽動群眾向比拉多要求釋放巴辣巴,並把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

(3)判決耶穌死刑(二七24-26)

比拉多看見情況更為混亂,擔心真的失控,遂向群眾妥協,將耶穌交出釘死。他透過洗手象徵自己不負任何罪債,而當時聚集的全體群眾為了達到目的也不惜說:「他的血歸在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25)這個情況顯示,當時的司祭長以及長老們按著猶太思想認為這是合乎「正義」的。

耶穌被當作猶太人的君王戲弄(二七27-31)

在耶穌被判死刑,被帶去釘死的期間,遭受到兵士們的戲弄。他們不僅給耶穌披上紫紅袍,並給祂戴上茨冠,以蘆葦當權杖放在耶穌手中,向祂嘲弄呼喊:「猶太人的君王,萬歲!」這話預先顯示了後來羅馬人給耶穌宣判的罪狀(37)。

十字架「苦路」與「被釘」十字架(二七31-44 )

根據羅馬刑罰,被判十字架死刑的犯人在被帶往刑場的路上,身體都會遭受殘酷的折磨。瑪竇福音略去這些細節,只提及影射聖詠二二及六九篇的情況:人們強迫耶穌喝「苦艾調和的酒」,並「拈鬮瓜分的他的衣服」;此外也報導基勒乃人西滿幫助耶穌背十字架、耶穌的罪狀牌、和耶穌被釘在兩個強盜中間等細節。比較詳細報導的是耶穌在十字架上遭受不同人群的恥笑:路過的人(39-40)、司祭長和經師與長老們(41-43)和一位與祂同釘的強盜(44)。這些言語不但恥笑耶穌的無能,也侮辱耶穌所宣告的救援(42)。被釘的默西亞最後的哀嚎(46),充分表達了身心靈所遭受的極度磨難。

耶穌的死亡及其效果(二七45-56

這段經文以耶穌的死亡(50)為中心。在祂死亡之前發生三個事件:「從第六時辰起直到第九時辰,遍地都黑暗了」(45);耶穌於第九時辰,在極度孤獨下哭喊:「我的天主!我的天主!你為什麼捨棄了我?」(46);以及在場的群眾對這一切現象的誤解,並遞上酸醋(47-49)。而在耶穌死亡之後同樣發生三個事件:「聖所的帳幔從上到下分裂為二,大地震動、巖石崩裂」(51);「墳墓自開,許多長眠的聖者復活,並在聖城中顯現」(52-53);以及百夫長和看守的兵士們宣認耶穌是「天主子」(54)。

瑪竇的敘述顯示耶穌的死亡是整個苦難的高峰,也是決定性的轉捩點,在耶穌死亡之時決定性的轉變就已實現:世人的恥笑侮辱轉變為天主宣稱耶穌為義;耶穌表面上的無能與被天主遺棄的感受轉變為耶穌大能的顯現、以及祂永遠與天主同在;耶穌的死亡轉變為永遠生命的起源。

耶穌被釘死亡時,有一些婦女從遠處觀看(55-56),他們也是後來協助埋葬耶穌以及再次前來拜訪墳墓的人(61)。這些婦女們的忠實和門徒們四處逃散的表現形成強烈對比,因此初期教會充滿敬意地妥當保存了這個記憶。

埋葬耶穌(二七57-61)

瑪竇敘述一個成為耶穌門徒的富人 ─ 阿黎瑪特雅的若瑟,勇敢地前去向比拉多要求耶穌的遺體,並將祂葬在本來為自己預備的墳墓中。對被釘死的耶穌而言,這是最大的光榮,因為通常遭受十字架死刑的屍體都被任意丟棄在集體墳場中。

耶穌的墳墓成為日後基督徒朝拜的聖地,因為若瑟埋葬耶穌時有一些婦女「對著墳墓坐著」(61),她們成為日後指證耶穌墳墓所在的證人。今日耶路撒冷的「耶穌聖墓」,吸引無數基督徒前往朝聖,這個聖墓是非常真實可靠的,最近人們在其附近發現了許多第一世紀猶太人的墳墓,在多重比較研究之下,更增加了耶穌聖墓的可信度。

羅馬軍隊看守墳墓(二七62-66)

瑪竇版的苦難敘述最後加了一個獨特的報導,猶太領袖要求羅馬總督派兵把守耶穌的墳墓,這段經文在瑪二八11-15還有後續的發展,大概說明當時人們對於耶穌復活的懷疑態度,以及基督徒團體的辯駁。

司祭長和法利塞人稱耶穌是「騙子」(63),說明他們認為耶穌是「假先知」,常常迷惑群眾。所謂「最後的騙局」把人的目光預先導引到復活後的時光。「第一次騙局」由耶穌在世上生活時開始,「最後的騙局」則是由門徒們藉著宣講「耶穌由死亡中復活」而展開。猶太領導當局認為這是「更壞的情況」,因為影響範圍更大,甚至許多猶太人也接受了基督信仰。這個「更壞的情況」卻是今日普世基督徒最大的喜訊與希望之所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