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上海到北京

一九二二年聖誕前夕我到達上海──此處的確是個了不起的國際都市。我作了法國耶穌會的貴賓,可敬的姚主教熱誠地招待了我。我參觀了震旦大學和徐家匯的種種事業,它們座落在利瑪竇時代皈依的徐光啟之墓的周圍,令人印象深刻。

我應傑出教友陸伯鴻之邀,在他創辦的安老院舉行彌撒,並為三十三位老人付洗──憑我鄉間牧靈經驗,這些經文仍能背誦。這群聾、瞎和殘廢的老人,透過洗禮正式加入了「戰爭」的教會,不久便是「凱旋」教會的成員。

我祝福了三百來位老人,也向為老人服務的安貧小姊妹會致意,告訴修女們,這些老人就是教會的財富。

十二月廿九日晚抵達了北京,受到多位神職和義法使館代表的歡迎。我和兩國的公使保持著良好的交往,但常保有教會的自由與地位,也告訴他們,我來是為傳播福音。他二人向我表示保教權將會自動撤消,但時候還沒有到,因為目前中國時局不穩。

我向北平教區借調趙懷義神父作我中文秘書,林主教慨然同意。趙神父是老教友家庭出身,父親是拳匪之亂的犧牲者。(見圖73頁

      73頁圖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