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通電

中華民國北伐成功,宣佈統一後,列强反應冷淡,敎廷却當機立斷地於八月一日拍電給中國主教和人民,全文如下:

「可敬的全體中國主教、親愛的神職與全體教友,以及中國極崇高的全體國民:

聖父對中國的時局始終極為關懷,在各國家中,他不但是以完全平等態度對待中國之第一人,還以真摯的心情在羅馬躬親祝聖首批中國主教。今悉中國内戰結束,不勝欣慰,並謝主恩。殷望中國以仁愛與正義為基礎,保有内外持久而有效的和平。為達到此目的,聖父希望並祝福中華民族的正當要求與權利,都能獲得(列强)圓滿的承認。中國人口之衆,擧世無雙,擁有古老文化和光輝歷史,若能維持公理與秩序的話,光明的未來,指日可待。

聖父願中國的傳教事業,有助於中國的和平、福祉與進步。今重申一九二六年六月十五日致中國教區首長之『由登極初時』通諭所言,天主教會一向主張對合法的政府表示尊重和服從;也這樣訓誨人。只希望傳教士和教友獲得自由與公民權的保障而已。

聖父為達福傳目的,曾鼓勵各教區首長成立並發揚公教進行會,以使男女教友,尤其可愛的青年們,用祈禱、善言與善行對祖國的和平、社會的福利,以及國運的昌隆有所貢獻,進而使福音的聖訓和原則,日益發揚,並經常協助主教和神父,傳播基督思想,推行基督的博爱,以便造福個人與社會。

最後聖父重申對中國的和平與繁榮之祝福,切望全能上主俯聽我們的祈求,廣賜宏恩。兹以慈父般的宗座祝福賜給中國全體國民。」

國務卿嘉斯巴利樞機
梵蒂岡,一九二八年八月一日

我立刻請人把這封通諭譯為中、英、法文,分寄給各教區首長,也交給路透社、一家中國通訊社,及平、津的報章去發表。

中國教友對八一通電無不歡欣若狂,感激不盡。新聞界爭相刊載,並撰社論加以讚揚。傳教士們對教宗這一壯舉鼓舞雀躍。但也有些人並不興奮,北京林主教對我説:「這文件足以把教會和外國政府間的關係切斷。」這點很重要,這正是教會所願見的,因為教會不願重蹈菲律賓的覆轍:客籍傳教士因過分接近西班牙政府而遭驅逐出境。法國的保教權從此結束,法籍傳教士的特權被封殺,他們當然不太甘心。識大體的人仍不在少數。相信假以時日,待局勢明朗化後,大家都會為教宗的這項高瞻遠矚而喝采。差不多所有天主堂都給予肯定,也紛紛致書公署表示擁護和銘謝。北平教友自動募捐,把電文翻印兩百萬張分送他人。大家也藉此而團結起來,以作教友和公民而自豪。中國主教們也聯名致謝。

這件劃時代的文件把圍繞在傳教區的烏雲一掃而空,仇教者再也不能說我們是帝國主義的工具了。這通電像一座橋樑,把教會與中國政府聯合起來。包括外交部長等多位官員直接向我表達了他們的喜悅和感激。

這通電在外交團中也激起了深遠影響。德、義、西等公使都表讚賞。其他外交官閉口不語──這正表示教宗通電的正確與深遠影響。

  • 有朋自遠方來

八月間,教廷駐日代表賈狄尼總主教(Giardini)與米蘭外方傳教會總會長馬納神父(Manna)聯袂來訪,作了駐華代表的貴賓(圖見78頁)在交換傳教意見時,曾談到日本的敬禮天皇,以及中日的祭祖和祭孔等禁令,實有修正必要,因為兩百年後的今日,早已時過境遷,中日的文化與宗教上的禮儀往往僅具社會民俗的意義。(編者按:這些禁令先後於一九三五和一九三九年,在剛公擔任傳信部次長時解除了。)

78頁圖

  • 本地禮儀回顧

北京(汗八里)總主教蒙高維諾曾把彌撒經書翻譯為中文,他在一三○五年的信中還提起,至少部分彌撒使用本地語言。

鑒於中國人學習拉丁文有困難,耶穌會士們委派金尼閣神父(Trigault)到羅馬請示,並由教宗保祿五世,於一六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特准使用中文擧行禮儀。著名漢學家,意籍的利類斯神父(Buglio)曾把彌撒經書,日課,以及聖道茂的超性學要等潜翻譯為中文。可惜該特准不曾付諸實行。

後來時過境遷,夜長夢多,這問題在傳信部曾多次引起正反兩方之激烈辯論,未有定論。(編者按:一九四五年聖職部始准一些傳教區有限度的使用本地語文之禮儀。到梵二大會才完全開放。)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