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基督普世君王節

主曆2019年11月24日

 


課程公告

※ 《禮儀日曆導讀》/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11/26(週二晚上 7:30~9:00)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中文聖地網站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基督普世君王節

林思川神父執筆

耶穌真是默西亞君王

【福音:路二三35-43】

35民眾站著觀望。首領們嗤笑說:「別人,他救了;如果這人是天主的受傅者,被選者,就救他自己吧!」 36兵士也戲弄他,前來把醋給他遞上去, 37說:「如果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就救你自己吧!」38在他上頭還有一塊用希臘、拉丁及希伯來文字寫的罪狀牌:「這是猶太人的君王。」 39 懸掛著的凶犯中,有一個侮辱耶穌說:「你不是默西亞嗎?救救你自己和我們吧!」 40 另一個凶犯應聲責斥他說:「你既然受同樣的刑罰,連天主你都不怕嗎? 41 這對我們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們所受的,正配我們所行的;但是,這個人從未做過什麼不正當的事。」 42 隨後說:「耶穌,當你來為王時,請你紀念我!」 43 耶穌給他說:「我實在告訴你:今天你就要與我一同在樂園裏。」

基督君王節

天主教會在常年期最後一個主日慶祝耶穌基督普世君王節,這是一個在教會歷史中相當晚出現的節日。1925年才由教宗碧岳十一世訂定為教會的節日,1970年教宗保祿六世決定將這個節日移至常年期最後一個主日慶祝。

【經文脈絡】

路二三33-43是耶穌苦難敘述的核心部份:祂被釘在十字架上時的經過。由於十字架刑罰是當時的讀者熟知的殘酷死刑,因此路加並未詳細報導耶穌被釘的過程,只相當鬆散地敘述幾個他所關心的重點:首先是耶穌為敵人祈禱,祂實踐了祂所教導的(參閱:六28);其次,兵士們瓜分耶穌的衣衫,符合當時的習俗,同時也使詠二二19的經文得到應驗(34);而整段敘述的高峰在於耶穌死亡前所遭受的嘲弄,以及對一位同釘的強盜施予救恩。這段耶穌苦難的核心敘述就是這個主日的福音內容(路二三35-43)。

群眾首領嘲弄耶穌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有許多人圍觀,當時民眾的領袖嗤笑耶穌說:「他救了別人,如果他真是天主所揀選的默西亞,就救他自己吧!」這個嘲弄性的要求影射了在此之前的兩段經文,首先是耶穌剛開始公開生活時曾指摘家鄉群眾說:「你們必定要對我說這句話:醫生,醫治你自己吧!」(路四23);其次是公議會審問耶穌時,曾質問耶穌是否是「天主的默西亞」、「天主的特選者」,並以此定斷耶穌褻瀆天主的罪名。

羅馬兵士戲弄耶穌

除了猶太人之外,外邦的羅馬兵士也毫無憐憫之情地戲弄耶穌。當時的軍人常隨身攜帶一種酸醋性的飲料,他們把它遞給耶穌喝,這個行動影射聖詠六九22的經文:「他們在我的食物中,攙上了苦膽;我口渴時,竟遞來酸醋要我下嚥。」

兵士們並且嘲笑耶穌說:「如果你是猶太人的君王,就救你自己吧!」而比拉多按當時行刑的慣例,安放在十字架上耶穌頭部上方的罪狀牌也正是「這是猶太人的君王」。這些情況顯示,他們是按照猶太人的傳統,認為「默西亞」是一個政治性的頭銜,因此譏笑諷刺耶穌,要祂拯救自己。

不知悔改的罪人

和耶穌同時被釘的有兩位凶犯,面對和他們相同遭遇的耶穌做出極端不同的反應。其中一人贊同人們對耶穌的嘲弄,甚至用他們的話「侮辱」耶穌說:「你不是默西亞嗎?救救你自己和我們吧!」其實這裡所說的「侮辱」,路加在採用的動詞是「褻瀆」,顯示路加已經採取基督徒的立場,評斷這人的言語是褻瀆「救主」(參閱:宗五31,十三23)。

悔改的罪人

另一位一同被釘的凶犯反應完全不同。他先責斥那位辱罵耶穌的凶犯,承認他們二人被判死刑,原是罪有應得,在死亡之時還不知應該懼怕執行最終審判的天主,竟然還嘲笑因為遭受不公義審判而和他們一同被釘的耶穌。這位垂死之人一方面承認自己的罪,另一方面宣告耶穌是無罪的;雖然他的話中並沒有明白的說出承認耶穌是救主,但卻清楚的表達這種含意。

他呼叫耶穌的名字,並請求耶穌能夠為他的得救說情:「耶穌,當你來為王時,請你紀念我!」耶穌回答說:「阿們(我實實在在告訴你)!今天你就要與我一同在樂園裡。」耶穌非常權威而且隆重地向這位強盜保證,他的祈求「今天」就要實現,也就是不必等到世界末日耶穌再來之時,而是在他死亡之後立刻和耶穌一同進入天國。

【綜合反省】

路加以這段簡短的敘述,極生動地告訴讀者「耶穌被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路加以耶穌接受十字架刑罰、遭受侮辱、和為罪人祈禱的情況作為背景,敘述在整個場景前站立著許多群眾,他們侮辱褻瀆耶穌,要求祂拯救自己。民眾的領袖將耶穌當作「政治性」的暴民釘在十字架上,以為耶穌根本是無能的。

然而與這些群眾相對的,卻有一位臨終前悔改的強盜,鶴立雞群般地聳立在人群之中。讀者們由他而明白,耶穌是被惡人誣陷的,被嘲笑為「假救主」。這位看起來毫無能力的被釘者卻顯示了耶穌的大能,可以將自己的天國福樂分施給一位悔罪的凶犯。這一切顯示,為了符合聖經(舊約)的預言(參閱:路二四25-27),耶穌「必須」受苦難,祂也因此真的是默西亞君王;而任何罪人只要願意悔改、轉向耶穌,都能立刻得到耶穌所賞賜的真生命(參閱:路十六22,二十37-38)。

路加的讀者在閱讀福音時,應該很容易被拉入故事的情境之中,在經文中的不同角色中看見自己:也許只是一個單純的觀看熱鬧者、嘻笑嘲弄耶穌者、或是因為和耶穌相遇而悔改的罪人。在慶祝基督君王節的日子裡,基督徒都必須自問:對我而言,耶穌基督到底是誰?

top



第二篇:在中國耕耘(一九二二-一九三三)

一九二八年

我抽暇到宣化北山愛瑪塢,與我心愛的主徒會士團聚。我在晚上把主徒會的神貧願的原則列入會章中。會士犧牲個人支配財產的權利,同時也可避免為財產而操心。修會將為他們提供妥善的安排。

我發現中國農民大多貧苦,很少吃肉,不穿内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他們雖無神貧願,如果他們能信主而以超性的目的度日,無疑地將是聖家生活的再現。往往在我們中間雖有神貧聖願,卻無神貧實質。耶穌重視實質,遠勝於形式。

我希望主徒會士誠心放棄現世之物,要誠實、忍耐、自律、甘心操練神貧之德。基督看透人心,酬報眞正神貧和犧牲的人,而不理睬只重形式的人。

我和濟南瑞明幹主教,曾有數次交往,他富有其會祖聖方濟精神,令人欽佩。不幸於去年逝世。對其繼任人選,傳信部問我的意見,於是我才有濟南之旅。

我們經過一段中日對峙的緩衝區,我們付給紅槍會買路錢後,才安然通過該區。濟南教區屬德籍方濟會管理,教友多是農商小民,有座高大華麗的聖堂,教友卻寥寥無幾。

我們也應盡力吸引知識分子,為此,應先創辦高級學校,然後再建聖堂不遲。我已看到教會在濟南開始新生,已建有新式學校,一座醫院,和一座大修院──我有意把它提升為區域性的總修院。

泰山為中國五嶽之一,中國人相信在這裡較其它任何地方,更能彰顯神祇的威嚴與神能。山頂寺廟衆多,然而宗教思想並不侷限於寺廟中,因為整個山嶽被視為寺廟。這,種崇拜大自然的敬禮,若把迷信色彩除去,將具有深奧的宗教意義,因為大自然就在彰顯天主的榮耀。

漢武帝於公元前一一○年首次在泰山頂上舉行祭「皇天」大典,在山腳下祭「后土」大典。此大典由後代皇帝傳承仿效。

轎夫抬著我們拾級而上(圖見77),共有六千七百餘石階,既壯觀又驚險。它具有中國典型偉大建築的雄偉。到處都是刻於石碑上的大字,多為詩句與宗教之類的銘文,可使人感受到宗教聖地的莊嚴肅穆,也鼓舞人心向上攀登。

page77-177頁圖

在上海教務會議上,當提起成立公教進行會時,發現很多主教不大贊成,因此我不堅持馬上辦。他們反對的理由是:

(一)老西開事件,餘悸猶存。

(二)教友組織有形成跋扈、反抗或淪為政治暴亂的危險工具。

(三)傳道員可擔任同樣角色,何必多此一舉。

我仔細推敲反對的理由:老西開是天主教座堂所在地,屬中國主權。法國公使有意劃入法租界。雷鳴遠、天津教友和教外人士聯合抗議這種侵犯中國主權行為,因而開罪了法國傳教士,從而遷怒於公進會和雷神父。我認為中國教友有權履行他們的愛國行為。當然這事若漫無節制,演變成盲目排斥所有外籍傳教士的話,也非我們所樂見。有關傳道員地位,他們固然優秀能幹,但在教外人眼中,他們出身寒微,學識不高,不過是拿薪水的雇員罷了,和公教進行會不能同日而語。經過長期思考,我遂決定成立公教進行會。理由有四:

(一)奉教宗之指示。

(二)教會初期,全體敎友,不分貴族、軍人、勞工,都為福傳賣力,今日中國情況類似。

(三)據說中國老教友以特權階級自居,既無興趣,也無能力宣傳福音,這不足為慮。應加强「福傳意識」,因為基督信仰是一種酵母,燃起福傳心火,對敎友的人格與尊嚴,不但無損,反而更能强化、聖化。為了預防別有用心人士魚目混珠,在公進會章程中規定,只挑選信教虔誠、生活規律、不自私自利的人參與;他們在主教領導下,成為得力的傳教助手。

(四)中國人的血液裡蘊藏著組織社團本能,何不善加利用,為主效力?何況目前各地已有公進會的存在,只是名稱不同而已。大慈善家陸伯鴻先生便是上海推動福傳的模範領袖。

事實上,由全國各地教友要求成立公進會之函件,如雪片飛來;也有不少主教表示不必因噎廢食。我認為時機已成熟,便和公署的安童儀、高彌肅兩位秘書,以及教育聯合會同仁共擬公進會臨時章程,並向羅馬報告。

獲教廷同意後,我便立即照章推行。幸賴教區首長積極合作,公進會在各地很快地紛紛成立起來,口號是:「動員中國以便歸化中國。」

在代表公署開會時,榮任北京公進會長的魏丕治對我說:「從前我們像未成年的小孩,今天擔當重任後,方覺我們已步入成年。」(圖見79

「公教」二字在中國古典中曾用過:南明桂王的嫡母后(洗名烈納Helena)在致教宗書中,公教與天主教兩詞並用。公教雖非雷鳴遠發明,卻被他大力推廣,尤其在演講中常用。「公」乃天下為公,表示公教有天下人的宗教之意。這稱呼卻不為傳教士所歡迎。某晚在代表公署召集公進會男子部開會時,偶而聽到公教二字,全體與會教友一致表示贊成採用。並非天主教三字不妥;只因這名詞曾在不平等條約中使用過,為此要表示教會與不平等條約無關。

page79-179頁圖


中華民國北伐成功,宣佈統一後,列强反應冷淡,敎廷却當機立斷地於八月一日拍電給中國主教和人民,全文如下:

「可敬的全體中國主教、親愛的神職與全體教友,以及中國極崇高的全體國民:

聖父對中國的時局始終極為關懷,在各國家中,他不但是以完全平等態度對待中國之第一人,還以真摯的心情在羅馬躬親祝聖首批中國主教。今悉中國内戰結束,不勝欣慰,並謝主恩。殷望中國以仁愛與正義為基礎,保有内外持久而有效的和平。為達到此目的,聖父希望並祝福中華民族的正當要求與權利,都能獲得(列强)圓滿的承認。中國人口之衆,擧世無雙,擁有古老文化和光輝歷史,若能維持公理與秩序的話,光明的未來,指日可待。

聖父願中國的傳教事業,有助於中國的和平、福祉與進步。今重申一九二六年六月十五日致中國教區首長之『由登極初時』通諭所言,天主教會一向主張對合法的政府表示尊重和服從;也這樣訓誨人。只希望傳教士和教友獲得自由與公民權的保障而已。

聖父為達福傳目的,曾鼓勵各教區首長成立並發揚公教進行會,以使男女教友,尤其可愛的青年們,用祈禱、善言與善行對祖國的和平、社會的福利,以及國運的昌隆有所貢獻,進而使福音的聖訓和原則,日益發揚,並經常協助主教和神父,傳播基督思想,推行基督的博爱,以便造福個人與社會。

最後聖父重申對中國的和平與繁榮之祝福,切望全能上主俯聽我們的祈求,廣賜宏恩。兹以慈父般的宗座祝福賜給中國全體國民。」

國務卿嘉斯巴利樞機
梵蒂岡,一九二八年八月一日

我立刻請人把這封通諭譯為中、英、法文,分寄給各教區首長,也交給路透社、一家中國通訊社,及平、津的報章去發表。

中國教友對八一通電無不歡欣若狂,感激不盡。新聞界爭相刊載,並撰社論加以讚揚。傳教士們對教宗這一壯舉鼓舞雀躍。但也有些人並不興奮,北京林主教對我説:「這文件足以把教會和外國政府間的關係切斷。」這點很重要,這正是教會所願見的,因為教會不願重蹈菲律賓的覆轍:客籍傳教士因過分接近西班牙政府而遭驅逐出境。法國的保教權從此結束,法籍傳教士的特權被封殺,他們當然不太甘心。識大體的人仍不在少數。相信假以時日,待局勢明朗化後,大家都會為教宗的這項高瞻遠矚而喝采。差不多所有天主堂都給予肯定,也紛紛致書公署表示擁護和銘謝。北平教友自動募捐,把電文翻印兩百萬張分送他人。大家也藉此而團結起來,以作教友和公民而自豪。中國主教們也聯名致謝。

這件劃時代的文件把圍繞在傳教區的烏雲一掃而空,仇教者再也不能說我們是帝國主義的工具了。這通電像一座橋樑,把教會與中國政府聯合起來。包括外交部長等多位官員直接向我表達了他們的喜悅和感激。

這通電在外交團中也激起了深遠影響。德、義、西等公使都表讚賞。其他外交官閉口不語──這正表示教宗通電的正確與深遠影響。

八月間,教廷駐日代表賈狄尼總主教(Giardini)與米蘭外方傳教會總會長馬納神父(Manna)聯袂來訪,作了駐華代表的貴賓(圖見78頁)在交換傳教意見時,曾談到日本的敬禮天皇,以及中日的祭祖和祭孔等禁令,實有修正必要,因為兩百年後的今日,早已時過境遷,中日的文化與宗教上的禮儀往往僅具社會民俗的意義。(編者按:這些禁令先後於一九三五和一九三九年,在剛公擔任傳信部次長時解除了。)

78頁圖

北京(汗八里)總主教蒙高維諾曾把彌撒經書翻譯為中文,他在一三○五年的信中還提起,至少部分彌撒使用本地語言。

鑒於中國人學習拉丁文有困難,耶穌會士們委派金尼閣神父(Trigault)到羅馬請示,並由教宗保祿五世,於一六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特准使用中文擧行禮儀。著名漢學家,意籍的利類斯神父(Buglio)曾把彌撒經書,日課,以及聖道茂的超性學要等潜翻譯為中文。可惜該特准不曾付諸實行。

後來時過境遷,夜長夢多,這問題在傳信部曾多次引起正反兩方之激烈辯論,未有定論。(編者按:一九四五年聖職部始准一些傳教區有限度的使用本地語文之禮儀。到梵二大會才完全開放。)

閱讀更多: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