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導讀:狄剛主教論剛公

孫崢神父(主徒會士)

日前,筆者將所著的《剛恆毅樞機思想探秘》書稿,呈送台北榮休總主教狄剛過目。老主教欣然題寫書名,以九十高齡,懸腕持筆,穩如泰山,功力了得。

剛恆毅樞機(Celso Benigno Luigi Costantini187643日-19581017日),主徒會會祖、首任駐華宗座代表,是改寫現代中國天主教發展的重要人物。恰如聖座國務卿帕羅林樞機(Pietro Parolin)所言:「剛恆毅樞機今天仍是一個靈感的泉源和極具現實意義的楷模。」

剛恆毅1876年出生在意大利北部卡司提勇(Castions)的一個虔誠的教友家庭。1892年入教區修院修道,後到宗座額我略大學學習,1899取得博士學位。晉鐸後歷任代理本堂、本堂、斐烏梅(Fiume)教區的宗座署理,1921年成為該教區正權主教。1922年6月11日,教宗比約十一世任命剛恆毅為首任宗座駐中國代表,領總主教銜。12月29日抵達北京,來華後取漢名剛恆毅,字高偉。使華十一年間,開創了中華教會的本地化格局。1933年回到義大利,1935被教宗任命為傳信部秘書長。期間他力促聖座與中華民國建交,解決了困擾百年的禮儀之爭問題。1953年1月升為樞機,擔任教廷書記長(掌璽大臣),1958年10月17日,在選舉教宗的秘密會議前夕,剛樞機去世,享年八十二歲。他的老友龍加利樞機(即隨後當選教宗的若望二十三世),率領眾樞機向這位德高望重的「中國宗徒」告別。

2017年10月,剛恆毅樞機的宣福程序已經啟動。狄剛總主教是目前健在的、認識剛樞機、且與剛樞機有交往的見證人之一。他向筆者談起和剛公的淵源:「我在羅馬念書的時候,常常見到剛主教。他當時是傳信部的秘書長,但沒有一點官架子,每天穿件舊的神父黑袍,挾個破皮包,不坐專車,走來走去的,這個印象太深刻了。我作修士的時候,能夠結識剛樞機這樣的聖人,是我一生的榮幸!」

狄剛主教高度評價剛公的歷史貢獻:「剛樞機的貢獻,不只限於中國教會,他是傳教區歷史最重要的人物。于斌樞機、羅光主教、雷鳴遠神父……這些人能夠發揮作用,關鍵的前提,是剛恆毅在教廷坐鎮。他在中國的創舉,使教宗本篤十五世的《夫至大》通諭在全球開花結果!教宗若望二十三世認為,剛樞機1953年才被授予樞機,太晚了,他應該1935年就當樞機的。試想剛恆毅如果1935年就被授予樞機職,他可以為教會作多少大事?剛樞機是聖人,非常謙虛,根本不在乎名利。天主就選擇了這樣一個人,來做了不起的事業。」

狄剛主教尤其讚揚剛公的聖德:「剛樞機來中國做宗座代表,他不是科班出身的外交官,但他是好神父、好主教。為教會做了許多的創舉,可以看出聖神在這個人身上工作。他廢除了法國保教權,建立了中國的本地教會,我們1926年就有了中國籍的主教(之前的羅文藻是第一個中國主教,但沒發揮什麼作用),有了中國的本籍修會,有了中國的大修院,有了輔仁大學……剛樞機很愛中國,1946年,他把本來要授予他自己的樞機頭銜讓給了中國人。印度是聖多默開教的教會,他們直到六十年代才有了本地樞機;菲律賓開教四百年之後才有了本地的主教。中國教會為什麼比人家幸運?就因為有剛樞機在羅馬支持我們!」狄剛主教特別叮嚀主徒會士們,「你們翻譯了剛樞機的一些著作,但是遠遠不夠。要把他所有的著作都譯成中文,出一個全集。」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在網路連載《剛恆毅樞機回憶錄》,是一件大好事。在此,謹將老主教的一番肺腑之言與讀者分享,作為開篇導讀。

回《剛恆毅樞機回憶錄》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