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在羅馬服務(一九三三-一九五八)

一九四五年

  • 本土文化

基督救贖和成義的思想,與希臘倫理及宗教的思想絕不相同,不過,後來希臘的文化,給基督的教義,提供了詳盡的解釋,使基督宗教脫離了以色列的文化。因此,以色列的亞巴郎之子,到了西方變為失主的孩子。基督宗教與以色列思想型態脫離關係,是必然趨勢,否則,就不能成為一個普世萬民的宗教了。

聖保祿對以色列人講解基督時,稱之為默西亞,可是他到了雅典,稱基督為未識之神,和賞善罰惡之法官。這一切都在説明傳教士必須掌握民族的本土文化,予以基督化後,使之成為信主的入門。而事實上,許多地區已有具體成效。今再以亞美尼亞為例:

每年玫瑰花開季節,亞美尼亞都要舉行瓦達瓦廟會,為慶祝他們的女神──一切智慧、能力和生命的根源。基督宗教傳入後,無法消除該節日,就代以宗教上的節日──與耶穌顯聖容節結合為一,在那一天,紀念耶穌顯聖容──代表光明和榮耀,宛如一朵鮮豔全開的玫瑰。

  • 百廢待舉

大戰已告結束,仇恨終止了。傳教區付出了數以百計的犧牲者,其中包括六位主教,我們向他們俯首致敬。許多傳教事業被戰火化為一片瓦礫,傳教士們仍然秉持百折不撓的精神,開始重建工作。中國、日本、緬甸,以及其他地區的傳教士們和教友們一齊參與復原和傳道工作:捐獻農作物、手工藝品、獵物、家禽、工資等等,十足表現了團隊精神。

  • 謹記死亡

今天好友米傑理(Michieli)來訪,是我十六歲從軍時的戰友,現在只剩下我們兩人,使人感觸良深。

在我們坐談的小廳裡,有一張一九二四年拍的上海教務會議的照片。前排三十位主教中,在我右邊的十五位都已作古,左邊的只有三人還健在(圖見64頁)。我已年近七十。除了感謝天主仁慈扶助外,深感世事的虛幻。我剩下的歲月不多了。如果天主願意,我願完成計劃中的三本書能夠出版問世。一本是確定生死意義的「撫慰之神」,另一本是與若望弟合作的「藝術與信仰」,以及一本作賢妻良母的書藉。(編者按:前兩本已出版)

64頁圖

  • 教堂的角色

教會像慈母,不辭辛勞地維護著教堂,以及主教公署、修院、會院等。因為教堂是:

(一)精神的避難所面對糾紛的困擾和社會的不公,只有在聖堂裡能找回人格的尊嚴和階級的平等。聖堂可使痛苦者找到安慰和救恩,也能令人心靈超拔,神遊天外。

(二)生活的教育館:在這裡可以學到生死的意義、言行的規律和信仰的慰藉,這些都是人生基本的知識。往往也是一部講論歷史、文學、藝術、建築的書。民衆看到圖像上的聖人,就會見賢思齊,改進自己的生活。聖堂教我們以特別的眼光來看這世界,一切都導往聖德,教我們榮主愛人。

(三)歷史的紀念碑:所有的教堂,不管大小,都是高尚的歷史紀念碑。像是一個母親,把孩子集合在身旁,講述以往的故事,其中含有歡樂與悲傷,而且,這部活的歷史還在不斷地延續著。

(四)藝術的博物館:義大利的藝術,百分之八十是宗教藝術。教堂是信仰和藝術的寶庫,而且,經常在增加新的一頁。連那些新建的簡陋小堂,也能激發人內心的謙恭和寧靜的信仰,進而賦以一些生動的、高貴的和神聖的氣質。再透過莊嚴肅穆的禮儀,就能實現天人合一的完美境界。

上一篇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