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字體大小

第四十章  神師祈禱天施寵  徒弟脫免惡魔囚

1 40

方濟各會成立後不久──會祖聖方濟各還在會的時候,有一位亞西西城的青年名叫西滿,離棄世俗,進了方濟各會。根據當時與西滿同住過的修士們說,他所得到的奇恩意寵頗多,不但常能舉心向上沉醉在超性的事理中,並且也屢次神遊天上,無知無覺於大地的一切。他很少走出他的斗屋;有時,不得已和其他修士們互相往來,或出門在外時,他總是談論天主的事理,否則,便無話可說。他雖未進過學校的門,但他講論天上的事理,談說基督的聖愛,卻總是那麼深刻,那麼高明,好似他的話語皆來自天上,非世間人所能道及。他生平所修成的聖德,更是莫測高深。所以,和他同時的人們,竟都拿他當作修德成聖的明鏡。

據雅各伯‧瑪撒修士說,有一天傍晚,西滿修士同他逗到樹林深處,談論超性的事理,講述天主的聖愛,一直講論到大天光;但因為西滿修士獎得那麼出神入微,那麼甜蜜沁心,一個通宵過去了,他們去感覺只有數分鐘而已。從此可見西滿修士在神修方面的造詣了。

西滿修士還得到了一種奇恩,就是他屢屢次次感受到天主聖愛的光照,同時也感受到心靈的至極甜蜜。當這兩種奇恩幸福的時候,他便不能站立,必須睡倒,使他的靈魂和肉身都醉眠於天主的愛懷中,並隨之而神遊於天。這時,他的肉身對於物質方面的一切毫無感覺,同時物質方面的一切對於他的肉身亦失去作用。

一次,西滿修士進入了上述的醉眠境界時,某位修士要證實他是否真的失去外界的感覺,遂取了一塊燒紅的火炭放在他的赤腳上;結果,不但西滿修士不感覺到火燒,而且那塊炭火在他的赤腳上一直到自行熄滅,絲毫也不曾燒傷他的皮膚。這其中的秘密是,因為他的內心已充滿了天上聖愛的神火,所以世上物質的火焰在他身上失掉了自然的作用。

西滿修士平時口中不離天主的聖言道理,飯時也是一樣;他每次一坐在食桌前,總是先講一段超性的道理,以此神糧使靈魂得到滿足,然後再用飯,以此形糧解除肉身的飢渴。

有一天,西滿修士正在講論天主的聖言道理的時候,來了一個賽維利諾的花花公子,聆聽了他的道理,感動至極,從此放棄世俗的浪漫生活,痛改前非,要入方濟各會,跟西滿修士做徒弟。西滿修士答應了他的要求,給他穿上了會服,但將他換下來的俗衣卻保留起來。

話說,那青年跟西滿修士學習會士的生活,一向都是循規蹈矩,非常熱心。但有一天,忌恨一切善事的惡魔來陷害他,誘惑他,在他心裡燃起了猛烈的肉情慾火,使他無法撲滅,使他極端難熬。於是,他便去見西滿修士,說:「請還我俗衣,我要出會還俗,因為我抵抗不了內心的肉情慾火!」西滿修士聽他如此說,非常憐惜他,答道:可憐的孩子,先別著急,請在我的身邊靜坐一會兒再說吧!」待青年坐定後,他便開口講論天主的聖言道理。奇妙,那青年一聽他講的道理,心中的誘惑立刻消失。但以後當那誘惑再起時,他又要求還俗,而西滿修士仍用同樣的方法給他一驅而散。這樣一再重複了許多回。

最後,在一個更深夜靜的時候,同樣的誘惑又侵入了那青年修士的心中,且是比前更加厲害。他感覺煎熬難忍,再也不能克服了;遂去要求西滿修士,非還他俗衣不可。他決意不再住下去了。西滿修士見他決意還俗,只好把他的俗衣指給他,示意他可以隨便拿去。不過還如同過去一樣,請他在臨走以前,靠近他自己先坐一會兒,再給他講了一段道理。那青年人因為憂苦煩悶至極,就把頭放在西滿修士懷中,大哭起來了。當時,西滿修士很同情他,舉目向天為他祈禱天主垂憐。因著他的熱切祈禱,那青年人竟然得到了神遊於天的奇恩。在神遊於天的時候,他聽見西滿修士的祈禱蒙主俯允…及至他返醒以後,他的誘惑完全冰消霧散,一點痕跡也不存留,靈海中一片鏡平,如同從未受過那樣誘惑似的,感覺無限的安逸。

西滿修士的心所懷抱的愛主愛人的神火之大,遠遠超過世間一切的形火,簡直有如一團熾烈的炭火,凡靠近他的人沒有不被炙熱的。這次那位青年人因為太靠近他,所以所得的神果也更顯著;他內心一向所有的慾火完全被窒息了,而上愛天主下愛眾人的神火卻被燃了起來。

一次,有一個已被政府逮捕的大盜,依法判決,要剜去他的雙眼。西滿修士知道這件事後,內心愛人的神火驅使他立刻跑到法庭,帶淚懇求大法官接納他的要求,允許他替犯人犧牲一隻眼,這樣給那犯人再留一隻眼,免得他完全失去視覺。結果,執法的人們都被西滿修士的偉大愛德所感動,不但沒有剜去那大盜的眼,而且連他應受的刑罰也赦免了。

西滿修士的聖德不但可以制服魔鬼,可以感化人心,聖化人靈,而且連無靈的禽鳥也受他的指使。據說有一天,西滿修士正在斐爾茂地方的一個樹林中祈禱,一群烏鴉卻噪鬧不休,使他不能安靜地默思沉想;於是,他以耶穌的聖名向牠們發言,命牠們離開那一方,而且不許牠們再飛回原地。奇妙,那些無靈的鳥類果然完全服從他的命令,立刻飛去不再返回。據說,從那天以後,在斐爾茂境內許多年都不看見烏鴉出現。這個奇蹟一時傳遍遐邇,大家對於西滿修士的聖德更加景仰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