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善靈一朝不見主  心枯意渴欲斷腸

1 48

「好兒子是父親的光榮」。依照智王撒落滿的這句格言,人們都說,方濟各會內的大德修士們,都是他們的父親──會祖聖方濟各的光榮。

在我們的這一時代,有一位出生於瑪爾溝的修士,他的一生,聖德皎皎,確是聖方濟各會當代的傑出人物。他的原名叫若望.斐爾茂,但因為他進會以後,差不多常寄居於辣偉爾納山上的會院中,而且也從那裡去世升了天堂,所以,以後人們都叫他若望.辣偉爾納修士。

這位若望.辣偉爾納修士,在未進會以前的兒童時代,便酷愛克苦補贖的生活,用以衛護他身靈冰清玉潔的天賦美德。他為實現他的理想,小小的年齡,便在腰間紮上了鐵製苦帶,在胸部繫上了一塊鐵片,且常守嚴齋。當他在斐爾茂的聖伯多祿堂裡住宿的時候,更加克己苦身守齋少寐,且摒棄世俗的一切享受,以致骨瘦如柴。那裡的神父們都反對他這種克苦的行徑,用强力將他身上的苦衣苦帶給他除去了,又多方阻止他實行守齋等補贖神工。因此,他下了決心,同時也得了天主的啓示,要離開世俗以及世俗中的人物,要將自己完全托付被釘的救主耶穌手中,要穿上方濟各會的十字型的會衣。他這樣決定之後,便立刻見諸實行了。

小若望進會後,穿上會衣作初學的時候,雖然還是一個小孩子,但是他在各方面的神修事業上,卻顯得非常老成,非常突進每次聆聽神師講論天主的事理時,他的靈心就像爐邊蜜臘似的,完全溶化於天主的聖愛中。他感到了不可抗拒的神飴、恩寵與無比的聖愛;他激動得不能自持,竟像一個愛主之情的瘋狂者似的,時而跑到園子裡,時而跑到聖堂裡,只随著天主聖神愛火的推動與引領,跑出、跑入、跑東、跑西、一會兒也不能站定。這樣憑著天主聖寵的波浪,他的聖德日新月異地上游不息,經常生活於天上的恩光、神拔、與主對觀相契的境界中。他的神志,時而被舉到上智天神──革魯賓的光明界,時而被舉到愛火天神──賽辣芬的輝耀中,時而被提升到天上神聖的歡樂氣氛裡,有時神遊象外,投身於耶穌基督的愛懷中。曾有三年之久,他的心靈被天主的聖愛之火緊叩著,密包著,炙熱得內外通紅。在這期間,他不斷地承受著天主的幸臨探訪,享受著無比的欣慰神樂,更不時地神魂超拔,優遊於至尊天主的台前。

上智仁慈的天主管教祂的孩子們,其所用心,是至極細膩而周密的,但其所用方法,卻是更替無常,甜苦不一的。天主所以如此這般的動機,全是依照祂的上智所見,為了祂孩子們的需要和神益。例如:祂有時賞賜孩子們欣慰神樂,有時賞賜他們焦慮神枯,有時置他們於光明的大道上,有時置他們於陰晦逆遇的荒野裡這無非都是為了激勵祂的孩子們或修謙德,或修愛德,或修信、望等德,力爭上游,奪取天功。

話說,若望修士度過了有如天上的幸福生活之後,天主遂更換了教育他的方法,將那賞賜給他的聖愛神火抽去,將諸般欣慰與快樂也收回,而置他於晦暗、神枯、孤獨、無援的沙漠荊棘中,如同遺棄了他似的,任他孤行獨往,日徬徨於心靈的空谷原野中。祂原是他靈魂的神配,是他靈魂的生命,是他靈魂的慰藉,是他靈魂的光明,是他靈魂的一切。他沒有了祂如何能活下去呢?但祂卻像慈母和愛兒開玩笑似的,竟將祂自己暫時隱藏了起來。於是,若望這個愛兒著慌了,他時而跑進樹林,時而又跑出樹林他流淚,他嘆息,他高聲呼喚,他到處尋找他過去所享有的美夢──他的淨配,他的愛人,他的耶穌,他的生命,他的萬有之源,他的甜密生存的支柱,然而他卻遍尋不獲!雖然他的這種難熬的漫漫苦痛,一直延長了許多時日,但他始終不失望、不灰心、不鬆氣,總是哀憐嘆惜地哭求天主開恩,將他靈魂的甘飴淨配再還給他。

一天,天主見若望修士的忍耐與恆心確實不小,更看到他的望德與愛德已臻於頂峰,遂準備結束祂對於他的考驗。那時,若望正在樹林中四處奔走,尋找他愛情的對象──耶穌基督。他遍尋不獲,而人亦疲乏不支了;他坐在一棵櫸樹底下,兩眼淚汪汪地望天嘆息。啊!他遍尋不獲的耶穌忽然顯現了,在他剛才走過的那條小徑上,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默然無語地站著凝視他。若望一看見了祂,便認出祂。他立刻跑向前去,跪在祂的足前,流著奔泉似的熱淚,謙遜至極愛戀無比地懇求耶穌說:「啊!我主我天主我的救世主!求你可憐我吧!因為你一離開我,我便被困於暗無天日的愁城!啊!至仁至慈的天主羔羊,我若沒有你,我便感到空虛、痛苦、恐懼!啊!至高天父的聖子,你一離開了我,我便感到惶惑與羞辱!啊!我主耶穌,你是人靈的眞光,你一隱遁,我便暗無天日,一無所睹,一切的美景都與我脫離關係你是人靈的生命,你是生命的源泉。沒有了你,我哪能生存,哪能不陷入永遠的死亡啊!你是聖寵的寶庫,你是諸善的根源。你若不與我同在,我豈能不萎縮而枯乾嗎啊!我的耶穌,你是我們的救贖、仁愛、希望;你是使諸神聖、眾人靈得以滿足、得以歡樂的神糧聖酒。我若沒有了你,哪裡還有欣慰可言至仁慈的天師,至和愛的善牧,我雖卑微不堪,但究竟是你的小羊。求你光照我,啟迪我,指引我妥走救靈升天之路!」

耶穌明知,他愈拖延不答祂的忠僕們的呼求,則他們的望德、愛德與功勞亦愈增高。所以若望修士雖苦苦哀求,而耶穌卻故意不理不睬,竟然一聲不響地轉身從原路遠去。

若望見耶穌走開,立刻起身追了上去,攔住祂的去路,又匍伏在祂的足前,更熱淚滂沱地哭求道:「啊!至甘飴的耶穌,求你可憐我,除去我的痛苦吧!你的仁慈無限無量,充塞天地之間,求你仁慈仁慈我吧!求你依照你救世的意義,憐視我罪人,將你的笑容轉向我,我便心意滿足了。」

耶穌仍佯作不聽,不但一句話也不和他說,一點安慰也不給他,反而又擺脫了他向前走開。耶穌如此這般地對待若望修士,真如同一位慈母對待他的愛兒似的,為增加愛兒吃奶的渴望,在他要吃的時候,反不立刻給他吃,先讓他跟在她的後面哭叫一陣,然後再給他吃。這樣,他吃的時候,不但覺得更香甜,而且也會吃的更飽滿。耶穌這次讓若望跟著祂哭求的用意,也無非是為增加他渴望。待他再次追上了祂的時候,祂這才笑容可掬地垂視他,伸開仁慈的手臂,極其柔情地將他擁抱起來。當耶穌伸開手臂的時候,若望看見從祂的聖心中射出了萬道神光,竟將他的靈魂肉身以及整個樹林,都照得內外通明、溫暖異常。隨後,若望又匍伏在耶穌面前,耶穌便當他聖婦瑪達肋納似的,將自己的聖足讓他親吻。這種恩惠當然是他求之不得的;於是,他也真像聖婦瑪達肋納一樣,恭敬至極地雙手捧著祂的聖足,用口吻了再吻,用淚洗了再洗,同時,又向祂哭求道:「我主、我天主,求你千萬別計較我的罪惡,但看你的至聖苦難及無價寶血的功勞,使我再生活於你的寵惠與聖愛的海洋中吧原來,你向我們領佈了嚴命,命我們應當全心、全力地愛你於萬有之上,但是我們軟弱無能,若沒有你的扶佑,任誰也不能夠完成你的這條命令啊所以,我至可愛的救主耶穌,為使你的命令得以實現,求你千萬開恩,扶佑我能夠全心全力地愛慕你才是

若望修士在耶穌足前匍伏哀禱之際,祂已垂允了他。他先前所享有的恩寵――神愛的烈焰又在他的心田中熊熊燃了起來他感到無限的欣慰、平安與神樂。當他一覺察失去了的諸般恩惠又恢復了,遂轉換哀禱為歡謝,以熱誠吻足之禮代表了他的千言萬語。之後,他站立起來,和耶穌面面相覷,一腔喜意謝忱竟不知如何表達。其實也用不著他再說什麼,因為耶穌已透視了他的一片真情,將祂的聖手遞了過去,讓他盡情熱吻。他雙手捧著祂的手吻了再吻,親了再親,復埋頭在祂的懷中,將口唇貼在祂的胸部;他擁抱著祂,親吻著祂。祂亦擁抱著他,親吻著他,心心相印在一起。這其間,他嗅到了一股神聖的天香神味。其甜美,其芬芳,即便總匯了世間所有的香味,亦不能與之相比於萬一;若要勉强比較,那也只能得個濁味或惡臭而已。若望修士在那種神香聖味薰灼之下,感到無言可喻的神慰怡樂,竟至忘掉一切,神遊象外了。及至他返醒以後,耶穌早已離去了,只是來自耶穌聖身的那種天香神味仍充塞其靈,縈繞其身,數月之久,依然不散。後來,他每次走近耶穌在樹林中所站過的那塊地方,或其周圍附近時,他仍然能嗅到同樣的天香神味。他每次踏上耶穌所走過的那條路徑時,也還能看到耶穌的神光仍在照耀著。

若望修士自從那次蒙耶穌優遇以後,因為他的口唇曾貼服過祂的聖胸,從那個智慧的源泉吸取了智慧之故,他似乎變成天上人一般他所講的話微妙至極,高超無比,好像來自天上的花雨似的,凡聽見的人們,無不萬分感動,亦無不結出豐碩的超性美果。他雖然沒有讀過人間書,不識人間字,但他對於天上的妙事奥理,卻能明若觀火,瞭如指掌凡向他所提出的任何高深問題,例如關於天主聖三的道理,關於奧妙事蹟的含意,開於聖經字裡行間的疑難,他無不條條分明地给以適當的解答。他曾多次應邀,在聖父教宗、樞機主教、國君顯要、博學宏儒之前,講道論理,釋難解惑,其語詞話意無不深入淺出,發人深醒其判斷事理無不恰到好處,使人驚服。他的聽眾每當他講演的時候,總是訝異讚歎不已聽他講演之後,都如獲至寶,滿載而歸。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