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zh-CN


第五章  生前印傷至真實  死後顯聖更感人

2 5

聖方濟各去世升天以後,天主為證明聖人身印至聖五傷的事實,曾允許發顯了不少奇跡並且將耶穌基督給他印五傷的時日和地點也向人指出了。

一二二八年十月的一天,突斯加尼省的省會長斐理伯,負著總會長若望寶納額濟的使命,要求熱心德高的瑪竇加斯第良修士,在聽命聖願之下,將他從默啓中知道的,關於聖方濟各印五傷的時日和地點向他說明。那時,瑪竇修士就聽命敘述說:「去年五月間,我在辣偉爾納山會院中居住時的一天,正在一間小房子裡舉行祈禱,據說那間屋子就是聖方濟各印五傷的地方。我當時祈禱的目的,就是懇求天主把聖方濟各受印五傷的時日和地點默啓給我知道。我恆心祈禱一直到半夜三更時分。忽然間,聖方濟各身發奇大的神光顯現给我,問我說:我的孩子,你向天主要求什麼呢?』我答應說:『敬愛的父親,我在要求天主賞賜我知道,你當時受印五傷的時日和地點。』我答應了他的話後,他又問道:『我是你的父親方濟各,你還認識嗎?我答說:『父親,我認得是你。』」

「於是,他把手、足和肋膀上所印的五傷,都顯示給我看,且說:『現在到了天主聖意預定的時候,祂為了祂的更大光榮,祂要把修士們,直到目前為止,不大感興趣、不渴望知道的事情顯揚出來。現在我奉天主的命,告訴你知道,那時候顯現給我的並不是天神,而是耶穌基督自己,是祂藉著愛火天神的形像,把祂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至聖五傷,完全刻印在我的肉身上。詳細地說來,就是:九月中旬光榮十字架瞻禮的前夕,先是一位天使奉天主的命顯現給我,囑咐我要以忍耐的精神善自準備,好接受天主將在我身上實現的事情。當時,我立刻答應,說我已準備妥貼,等候接受天主要在我身上作的任何事情。第二天早晨──光榮十字架瞻禮的那天,那天適逢瞻禮六,在晨光熹微中,我走出斗屋,聚精會神地祈禱。你現在所處的地點,正是我當時和慣常祈禱的地點。我正在祈禱的時候,忽然有一位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少年人,藉著愛火天神的形像,身插六隻羽翅,極其神速地,從天上憑空降下,光臨在我的面前。在那種奇偉奥妙的情形下,我謙卑地跪倒地上,開始熱誠默想被釘耶穌的無限愛情,和祂蒙難時所受的無限痛苦。祂當時的情態,使我的心靈感到至大的同情,也使我的肉體覺得祂所受的真實痛苦。祂當時所發射出來的神光,使這座山變得光明美麗有如太陽一般同時,祂愈降愈低,也更接近了我。祂站在我的面前,告訴了我一些秘密的事情;這些秘密事情,迄今我還不曾告訴過任何一人,但是在不久的將來,人們都要知道的。耶穌說了那些秘密的事情以後,向後退了少許,遂即升天去了。就在那時,我發覺我已受印了五傷。我的孩子,你現在去吧!』聖方濟各敘述完以上的事情,吩咐我說,你以後應當把這些事據實報告你的省會長,因為這原是天主的工程,而不是人的作為。』聖方濟各吩咐畢,降福了我,遂同許多身發奇光的少年們一起返回天上去了。」

瑪竇修士所說的以上種種,決不是他在夢境中的見聞,而是他在絕對清醒時所見所聞的真實事情。他在福老蘭西會院中,在省會長的房間,因著聽命的聖願,曾正式起誓,證明他向省會長所說一切皆屬實無誤。

生前所聞秘密言,死後方與修士傳

一天,有一位熱心的修士,閱讀一本記載聖方濟各印五傷的聖書當他讀到「愛火天神顯現給聖方濟各時,曾向他說了一些秘密事。關於那些秘密事,聖方濟各曾明白地說過,當他在世時,他決不向任何人吐露。」於是,那位修士心裡想:「既然聖方濟各說了,當他在世時,不肯將那些秘密事向任何人吐露,可是現在他已經去世,所以若是有人懇切祈禱,他一定會將那些秘密事默啓給他的。」他這樣想著,便立下決心,開始爲達到他的目的而懇切祈禱他這樣繼續祈禱了八年之久,方才得其所願。

據說,有一次,修士們用過午飯,照例都去聖堂誦念感謝天主的經文時,那位修士跪在一個角落處,兩眼流著熱淚,非常懇切地祈求天主和聖方濟各,賞賜他知道那些秘密的事情。當他正在祈禱時,卻有另外的一位修士到他跟前,因著院長的命令,叫他上田地裡去幫他工作。那位修士心知聽命比祈禱更有價值,更中悅天主,遂立刻停止祈禱,起身跟著他上田地裡工作去了。這種行為,果然中悅了天主的聖意,也取得了聖方濟各的歡心於是,他八年之久的祈禱未能求得的恩典,竟因一次甘心聽命的功勞而換得了。

事情的真相是這樣:當兩位修士步出聖堂,剛走到院門外的時候,忽然看見了兩位陌生的修士,從遙遠的異鄉走來其中一位年輕而健壯,一位年老而瘦弱。兩人都因天雨路滑的緣故,弄得衣服盡濕,污泥滿身。那位為聽命而來的修士眼見此種情形,同情之心油然而生,遂向他的同伴說:「敬愛的兄弟,我們現在要去辦的公事,可否遲延一會兒呢?我看這兩位遠路走來的修士,極需要我們熱誠地招待一下,尤其是這位年老者更為需要。所以,我求你讓我先替這位老者洗洗腳,你替那位少者洗洗腳……然後我們再去辦我們的公事吧。」他們兩人立刻彼此同意,遂懷著極大的愛情,將兩位陌生的修士領進會院,讓他們先坐在爐火旁邊取暖,並烘乾他們的衣服。當時在那裡取暖的,還有該會院的八位修士。

當大家都圍坐在爐火旁邊取暖的時候,那兩位作主的修士請兩位作客的修士坐遠一些好替他們洗腳。奇妙,那位聽命的修士正替那位老者擦泥洗腳的時候,忽然看見他的雙腳都印著聖傷,訝異非常,喜不自禁,敬謹地托著他的雙腳,歡叫起來,問道:「你是耶穌基督呢?還是聖方濟各呢」這一聲歡叫的問話,驚起了爐邊的眾位修士,都爭先恐後地圍攏過來,懷著敬畏的心情,瞻望那老者雙腳上的光榮聖傷。同時,那位老者迫於眾修士的熱誠要求,讓他們一個一個任意瞻望、觸摸,並親吻他腳上所印的至聖傷痕。

眾修士滿足了要求,不勝驚喜欣慰神樂之際,那位老者藹然可親地對他們說:「親愛的孩子們,你們別懷疑,也別畏懼我就是你們的父親聖方濟各遵照天主的聖意,創立了方濟各第一、第二和第三會的就是我。八年以來,這位替我洗腳的修士,每天都在向我祈禱,懇求我把我在世時所保密的密言密事,也就是愛火天神給我印五傷時,向我說的那些密言密事告訴他;今天,因為他祈禱的比過去更見熱誠,且肯割愛甘飴的祈禱,而爽快服從了院長的命令,所以天主才讓我自天降來,把這位修士所要求的事,公開告訴你們知道。」

於是,聖方濟各特地把視線射在那位主角修士身上,說道:「各位親愛的孩子們,現在我告訴你們知道,當我那天在辣偉爾納聖山上,在愛火天神顯現的情形下,在我完全浸沉於耶穌基督苦難的默想中,祂在我的身上刻印五傷奥跡的那個時候,向我所說的那些密言密事吧。祂向我這樣說:『你知道我在你身上作了什麽事呢?我已將我被釘在十字架上時,手足肋膀被穿透的五傷,印在你的身上了你以後要作我的代表。我現在給你一個特殊的權柄:在你將來去世以後,每年逢到你死亡的紀念日,你可以進到煉獄裡去,把你第一會的修士、第二會的修女、第三會的會友,以及那些在世上曾熱心敬禮你的人靈,從煉獄中提出到天堂裡去,就如同當我被釘而死的那一天,曾親自降到古聖所去,因著我的五傷功德,把那些古聖人的靈魂都拯救出來一樣。這樣,你不單在生前和我相似,將來死後也和我一般。」聖方濟各剛一講完上面這段話,便和他同來的那位伴侶,忽然隱去不見了。當時在場的修士們,隨後將他們所見所聞的事情,告訴了其他的許多修士知道。

若望榮獲聖人見,口吻手觸聖五傷

有一位熱心出眾、聖德不凡的修士,名若望辣偉爾納。一天,他在辣偉爾納聖山上祈禱的時候,忽然聖方濟各顯現給他,和他談了很長時間的話。最後,聖人要告别歸天時,問他說:「你想求得什麼恩典,現在向我求吧!」他遂要求道:「敬愛的父親,我求您告訴我很久以來所渴望知道的那些事,就是當愛火天神顯現於您的時候,您在什麼地方站著,並在那裡作了些什麼?」果然,聖方濟各允其所求,答應他說:「當時我所站立的地方,就是西滿孔德.寶笛福萊的聖堂現在所在的那塊地方我那時在那裡懇切祈禱,向吾主耶穌基督懇求兩樣特恩:第一,我懇求祂,依照我的力量,賞賜我在靈魂和肉身上,都能體會到祂在蒙難時所受的種種痛苦第二,懇求祂,依照我的力量,賞賜我在心靈中,能體會到祂為我們罪人甘心受苦受難,所流露的那種至大無比的愛情。天主果然允我所求,依照我的力量,將那兩種特恩都賞賜給了我尤其,我身印至聖五傷以後,在我的靈魂和肉身上都充其量地,體會到了我所求的那兩樣特恩

若望修士又問道:某位修士所說關於愛火天神向您說的那些密言密事,是否屬實?而且他還說那是您當著其他八位修士的面告訴他的呢」聖方濟各答應說:「那位修士所說的全是真的,全是實在的事實」若望修士見聖方濟各有求必應,有問必答,遂壯了膽量,更進一步要求道:「敬愛的父親,求您允許我看一看、摸一摸,並吻一下您光榮的至聖五傷我所以要求這個,並不是因為我有所懷疑,而是為了增長神益。您也知道,我渴望達到這一目的,已經很久了。」聖方濟各和顏悅色地以行動答覆了他的要求,顯出自己的五傷,讓他瞻望、觸摸和親吻

最後,若望修士又要求道:「敬愛的父親,當您看見耶穌基督給您印五傷的時候,您心靈中所感覺到的神慰有多麼大呢?但願天主也賞賜我體會到一點兒那樣的神慰才好!」聖方濟各問他說:「你沒有看見我手傷中的釘子嗎?」答應:「看見」「那麼」聖方濟各接著說,「你用手再摸一摸傷孔中的釘子吧!」當若望修士懷著極大的敬畏之情,再次摸那釘子的時候,立刻從釘孔中噴出一道非常强烈的香氣,像冉冉上升的乳香烟似的,撲入他的鼻孔同時,他的靈魂和肉身都充滿了至大的甘飴神慰,使他立刻神遊物外,從上午九時至下午三時,肉身完全陷於無知無覺的狀態中。關於這次與聖方濟各神密會見的事,若望修士在平時,除神師外,總沒有向任何人吐露過;及至到了臨終的時刻,他才當著幾位修士的面說了出來。

五傷功德恩無量,煉靈得之即升天

在羅馬省會院裡有一位熱心而頗有聖德的修士,看見過一個偉大奇異的神視。茲將其詳細情形詳述於下。

一天晚上,那位熱心修士的一位同院修士去了世,第二天早晨,被安葬於唱經所的走廊處。那位熱心修士參加葬禮後,便退在唱經所的一個角落,在那裡痛哭流涕地為新亡者的靈魂祈禱,哀求天主和聖方濟各垂憐新亡者的靈魂。直至午後眾修士都回房休息的時候,他還在那裡繼續祈禱。忽然間,他聽到一個奇異的響聲,遂懷著驚懼向新亡者的墓上看去他看見聖方濟各和一大隊修士,圍繞著新亡者的墳墓站立著。他再向遠處望去,發現在會院中央有一團熊熊大火,新亡者的靈魂正在火中受煉苦。他驚心動魄地注目張望時,忽然又發現耶穌基督,带領著無數天使和聖人聖女,徘徊於火與新亡者的墳墓之間。

他面對這些奇異的顯現,不勝惶惑。他看見耶穌第一次行近新亡者的墳墓時,聖方濟各便和他的修士們一齊跪倒,懇求道:「至敬畏的天主,極親愛的慈父,求您回憶您爲救贖人類,而降生在苦世上的無限愛情,拯救我這位弟兄的靈魂脫離煉苦吧!」但是耶穌未予理會,又轉身走了過去。

當耶穌第二次行近時,聖方濟各和他的修士們又跪倒,哀求說:「至仁慈的天主,極良善的大父,求您回憶您為救贖人類,而甘心被釘死於十字架上的無量恩愛,拯救我這位弟兄的靈魂脫離煉苦吧!」耶穌依然置若岡聞,又轉身走了過去。

及至第三次耶穌行近時,聖方濟各和他的修士們像先前兩次一樣,立刻跪倒在地。可是這次,聖方濟各先攤出王牌──將他的手、足和助膀上所印的五傷顯露出來,然後哀求道:「至慈善的天主,極可愛的大父,求您回憶您在我身上印這些聖傷的時候,我所體會的至大神慰,和我所忍受的至大痛苦的功德,求您可憐我這位兄弟的靈魂,拯救他脫免煉火吧!」

啊,真是奇妙!這次聖方濟各完全成功了。因為耶穌一看見他身印的五傷,即刻俯允了他的轉求,藹然對他說:「方濟各,為了你身印五傷的功德,我把你這位兄弟的靈魂完全托付在你的手中,你願意救他脫免煉苦,儘管救出他吧!」

以上這件神奇的顯現和結局,證明耶穌基督有意顯揚和光榮聖方濟各的五傷功德同時,也是為教世人知道,凡是聖人要拯救他的修士們在煉獄的靈魂,使之早升天堂,沒有比憑賴他的五傷功德的方法,更有效和更神速的。原來,在耶穌給他印五傷的時候,已賦給了他這種特殊的權力啊。

據說,當耶穌看了聖方濟各身印的五傷,俯允了他的轉求,向他說了上面那一句話後,會院中央那團熊熊大火立刻消失;那位新亡者的靈魂,遂光榮絢爛,神彩奕奕地,跟著聖方濟各以及無數天使和聖人聖女們,擁著萬王之王耶穌基督,升到天上樂園去了。

那位為新亡者哀禱的熱心修士,看見了這個神奇的顯現以後,不勝欣慰,立刻跑回會院,將他所見所聞的奇事,據實報告給院長和諸眾修士大家聽了都爲之慰不置,一起頌揚感謝天主的無限恩德。

獄魔被迫作見證,明言聖人印五傷

在聖伯多祿瑪撒地方,有一位顯貴的伯爵先生,名叫祿多福。這人非常敬愛聖方濟各,曾在聖人手中穿上了第三會會衣,是個虔誠的第三會會友。關於聖方濟各的逝世和身印五傷的事,他很快地都知道了;但他所得到的消息,不是來自天神的報告,也不是來自世人的通知,卻是來自地獄惡魔的供認。

據說,在聖方濟各臨的那幾天,有一個魔鬼從地獄裡出來,附在祿多福村中的一個女人身上,百般難為她。它利用她的口舌講論極艱深的事理,故凡前來和她辯論道理的博學宏儒,都被她一個個地駁倒。但奇異的是,忽然有兩天之久,魔鬼完全放棄了她;到第三天,魔鬼又來附在她的身上,而且變本加厲地難為她。祿多福伯爵聽說這事,便來到那女人跟前,責問魔鬼為何兩日之久離她而去,而第三天又來更加難為她呢?那魔鬼借著她的口舌答應道:「前兩天我所以離開了她,因為那個窮無立錐之地的方濟各已屆臨終的末刻。所以我必須和這一方同事們,前去合力攻擊他、誘惑他,希望能將他的靈魂俘虜過來,投進永火的地獄去;可是當我們到了那裡的時候,早有無數的天軍──天使、聖人、聖女們已先我們而到,將他團團護衛起來,使我們無虛可入亦無機可乘。及至當他呼出了最後一口氣時,那些天軍遂勝利凱旋、興高彩烈地將他前呼後擁著,送到永福的天國裡去了。我們一群同事都氣極敗壞地無可奈何,遂一鬨而散,各歸本位。所以我現在又回到這個女人身上要加倍為難她;理由是:一方面為填補兩天來未難為她的空白,另方面為發洩我在方濟各身上失敗的遺恨。」

祿多福聽畢,遂以天主的聖名斥責它,並勒令它將已故的聖方濟各,和存的聖女加辣的聖德實情供認出來。魔鬼坦白的答應道:「這事雖逆我意,但我不能不據實供認出來。原來,公義而永生的天主聖父,眼見人類──無論男人或女人,大都不守祂的誠命,一意縱慾犯罪、和祂作對於是祂大發義怒,指定時日,要審判罪人,並要將他們和她們從這個世界消除淨盡,除非他們和她們在限期內肯改惡遷善、痛悔作補贖。當時,祂的聖子耶穌基督大發仁慈,代罪人求情,許下要將自己在世的生活與苦難,在貧窮謙遜的聖方濟各其人身上重新演出,這樣,必有無數的罪人會因著他的善表和勸導,返回真理的大道,實行贈罪立功的生活。

的確,耶穌基督所許下的事情,已完全實現了!現在祂為教世人知道,當聖方濟各在世時,祂在他身上所印的五傷和苦難的標記,在他一死之後已完全公開了;許多人都親眼看見、親手摸到,而且也親口吻過他的五傷傷痕。同樣,耶穌基督的母親瑪利亞,為使罪人改惡遷善,立功事主,也曾許願要將自己的童身貞潔,和謙遜的美德,要在聖女加辣身上重演出來。果然,加辣這個修女現在已從我們的領域中,帶去了無數的女性,教她們不但根絕了罪惡,而且更修成了偉大的聖德呢。為此,天主聖父已平息了義怒,撤消了祂要審判和滅絕罪人的最後定案。」

祿多福伯爵雖然聽了魔鬼如此這般、有聲有色的敘述和供認,但他並未真信,更不相信聖方濟各已經去世的消息,因為他熟知魔鬼是撒謊之父。他為證明事情的真象起見,立刻派遣了他的一個親信僕從,前往亞西西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裡去,看看聖方濟各是否真地已經去世。那個僕從去看了以後回來報告說,聖方濟各正是在某日某時去世的,完全如同魔鬼所供認的一樣,一點也不差錯。

歷代教宗頒文告,明證五傷至真實

聖方濟各因著他身印的五傷,生前死後都顯過無數的聖跡。關於這一層,可略過不提,讓讀者在聖人其他的傳記之類的書籍內去讀吧。現在謹將教宗額我略第九位,及其他幾位教宗有關聖人五傷的論斷,扼要地敘述於下。

教宗額我略第九位,曾經有一度對於聖方濟各的五傷,尤其對於聖人的肋膀聖傷頗為懷疑。但是後來,他的懷疑完全冰釋了。這是什麼原因呢?據他自己親口向人說,有一天晚間,聖方濟各顯現於他,舉起自己的右臂,讓他觀察他肋膀上的聖傷同時又叫他取一個玻璃杯,接在他的聖傷下面。他親眼看著他的聖傷中流出了血和水,一直流滿了那個玻璃怀。從那天以後,他不再疑惑聖人身印的五傷奥跡了。並且他也同意紅衣主教團的意見和要求,正式批准了聖方濟各身印五傷,爲真實的事實同時,他為敬禮聖人五傷起見,曾頒上諭,賜予聖人的修士、修女及第三會會友們許多特恩大赦這是他在位第十一年,御居文德爾博時所作的事

第二年,他又給聖人的修士、修女及第三會會友們頒賜了不少更大的恩赦同樣,教宗尼各老第三位和教宗亞力山大,也曾為顯揚聖方濟各的五傷功德,特給聖人的修士、修女及第三會會友們頒賜了很多的特恩和大赦並且,教宗還聲明,凡否認聖方濟各身印五傷奥跡者,將視作左派,將被起訴受審。

關於聖方濟各印五傷的前後事跡就此作結吧。但願天主厚賜我們聖寵神力,好能追隨聖方濟各的德表,並仰賴他的五傷功德,得救靈升天,永享常生。願耶穌基督及其忠僕聖五傷方濟各永受讚美亞孟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第四章  下山返同聖母院  苦盡甜來得安眠

2 4

聖方濟各因著天主的聖意安排,在聖彌額爾總領天神的四十天齋期前,上到辣偉爾納山上在那裡,他受印了被釘耶穌的光榮五傷。四十天齋期既過,天主又啓示他下山返回天神之后聖母院去。

聖方濟各已印了五傷,他的雙足不但有傷痕,而且還有鐵釘在洞穿著,故不能踏地行走,所以,良修士又將上山時的那頭驢子借來,驢主──那位敬愛聖方濟各的熱心農夫也跟了來。他們扶著聖人騎在驢背上,沿著下山的道路走下去。

聖方濟各的聖德名聲早已傳遍了四鄉,再加上牧童們將那天夜間,在辣偉爾納山上所生的火光奇跡,到處宣揚,因此,人們都一致認爲天主一定在聖人身上作了偉大的奇事。所以當聖人下山以後,四鄉的民眾,無論男女老少,都聞風集攏在聖人必經的道旁,熱誠地要瞻仰聖人的德容,要觸摸聖人的衣服,更要吻聖人的雙手。雖然聖人將手用布緊緊地包裹著,深深地藏在會衣袖中,要量地隱蔽天主的秘密,但是他不能拒絕民眾的熱烈要求。最後,他只好將手指伸出袖外,讓民眾瞻仰和親吻。

身印五傷更自謙,驅魔癒病聲揚

聖方濟各為了修養謙遜、躲避虛榮,千方百計地要保密身印五傷的至聖奥跡,可是天主卻另有計劃。祂為了發顯自己的光榮,祂要藉著他所印的五傷而行無數奇跡。

聖方濟各從辣偉爾納山至天神之后聖母會院的那一段路上,和他生前死後因著他身印的五傷德能所顯的奇跡,其數之多,實在無法統計。現在只舉幾件敘述於下。

當聖方濟各從山上下來,到達亞萊藻村莊的時候,有一個女人,熱淚滂沱地抱著她十二歲的孩子迎上他來。那孩子患了水腫病已有八年之久。他的病情非常嚴重,狀極可憐。他在站立的時候,因為腹部漲得很高,所以他的眼睛總是朝著天上,不能俯向地面。那女人一到聖人跟前,便將孩子放在地上,苦求聖人為她的病孩子祈禱天主,賞賜他獲復健康。聖人一見那種情形,大動慈心,立刻代為祈禱以後,遂將雙手按在孩子的腹部上。果然,奇跡發顯了,那孩子的水腫病頓時消失,完全恢復了健康。那女人見孩子已完全復原,真是喜不自勝,先讚美了天主,也多謝了聖方濟各,然後把孩子領回家去。以後,她每逢到人,便喜形於色地把她的孩子讓他們看,把當時聖人奇跡癒病的情形,不憚其煩地講給他們聽。

聖方濟各以奇跡治癒了那個八載蠱症的孩子以後,繼續前進,走過聖墓場,未到達前面的一座市鎮時,那鎮上的市民以及鄰村的農夫農婦們,都成群結隊地出來歡迎聖人他們中有許多人手中拿著橄欖樹枝,口裡高聲喊道「聖人來了聖人來了」同時,他們為了敬愛聖人的緣故,都要求能親手摸一下聖人的衣服於是都爭先恐後地蜂擁而上,水洩不通地把聖人包圍在中間。但是聖人當時已神遊於天,所以群眾中有的推他,有的拉他,他完全不感覺到;他周圍的情形,以及群眾向他所說所作的一切,他都完全不知道他完全失去了知覺似的走過了那座市鎮。及至行近了距離市鎮四里外的一個痲瘋病房,群眾已經都退回去了的時候,聖人方才返醒過來,好像從另一世界來的一個人似的,一無所知地問同行的修士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達那座市鎮呢」聖人的這句問話,證明聖人的靈魂當時深深地浸沉於天上的事理中,對於時遷境移、種種切切、來來往往的人間事,完全無所見聞亦無所感覺了。聖人這種神遊於天而忘形於地的情形,據他的修士們說,那是屢見不鮮的事。

當天傍晚,聖方濟各一行人到了一座名叫孟特加撒肋的會院。當時在院中有一位修士,不但生了一身很嚴重的病,而且被魔鬼難為得慘不忍睹。他屢次被摔倒地上,口中不由自主地儘吐白沫有時全身的筋絡一齊抽搐起來,有時身體向後倒彎過去,以致頭額和腳跟緊緊地連在一起有時他的身體被舉到半天去,忽然又憑空跌落到地上。

當聖方濟各正在用飯的時候,聽說那位修士的遭遇十分可憐,且是無法醫治,便非常同情遂從自己手中的麵包上分了一小塊,舉起他的聖傷右手,在那塊麵包上畫了一個十字聖號後,托人送給那位患病的修士吃。真是奇跡,那位修士一吃完聖人降福過的麵包,全身的病痛和病魔頓時消失,健康完全恢復,且是一直到死,那樣可怕的怪病再也沒有復發過。

第二天早晨,聖方濟各叫來該院的兩位修士,命他們前往辣偉爾納山上去,並命他們住在那裡同時,又教他們順路送那位善心的農夫和他的驢子到他的家中。

據說,當那兩位修士辭別聖方濟各起程後,行將到達一個名叫亞來西意村莊的時候,村外有許多人遠遠地看見他們,以為聖方濟各又來到了,都喜出望外,滿心高興地迎了上去。及至到了跟前,才知聖人並未同來,於是他們表示非常的失望。原來,在那村中有一個難產的婦人,已經三天了,但孩子還是不能生出,眼看著她疼痛的快要死去。她的親友們都希望聖方濟各能再回來,把他的聖手放在那婦人身上,使她得以順利生産。既然聖方濟各本人未來,在失望之餘,他們又大發信,相信只要有一件聖人親手觸摸過的物件,也會顯奇跡的。於是便要求二位修士,將聖人曾用手握過的驢繮繩解下來給他們一用。他們得到那條繮繩,遂拿回去放在那產婦身上,並呼求聖方濟各的名字,懇求聖人解救危難。果然,奇跡發生了,那難産的婦人立刻平安地生下孩子,而且她本人和孩子都很健康,並沒有受到什麼虧損。

聖方濟各在孟特加撒肋會院住了數日之後,又起身到一個名叫加斯德老的城裡去。聖人剛一進城,就有一群人給他送來一個附魔的女人,懇求他替她驅魔。那女人的情形非常淒慘,時而哭,時而笑,時而像狗似的亂吠,時而像驢似的狂叫;整個鄉村都被她擾亂的不得安寧。聖方濟各接受了他們的要求,先祈禱了一會,然後向著那女人舉手畫了一個十字聖號,迫令魔鬼從她身上出去。聖方濟各的驅逐令剛一出口,魔鬼便立時逃之夭夭;同時,那女人的靈魂和肉身都得到了解放,平平安安的回家去了。

這個聖跡一傳出去,又有別村的一個女人,抱著她的一個身生毒瘡的孩子,到聖人跟前,懇求聖人向著她孩子劃一個十字聖號,使他的毒瘡得癒。聖方濟各見她的信德非常熱誠,便接過她的孩子,先把包瘡的布揭去,舉手對著瘡口,一連劃了三個十字聖號,然後將那包瘡的布再放回原處,把孩子交還他的母親。那時夜幕早已低垂,那女人把孩子抱回家去,也沒有查看瘡口如何,就立刻放他在床上,讓他睡去。第二天早晨,當她去叫孩子起床用飯的時候,見瘡口上的布已經脫落;在查看瘡口時,發現那毒瘡早已痊癒,好像從來不曾生過瘡似的,只是在那生瘡的地方,肉皮長得像一朵深紅的玫瑰花,非常光潤美觀。那朵深紅的玫瑰花在他身上,與其說是毒瘡的遺痕,無寧說是聖跡的鐵證,因為那玫瑰花在他身上,一直到他去世,常常保持著原來的色與形。他每次看到那朵玫瑰花,敬愛、感謝聖方濟各的心情便油然而生。

聖方濟各隨合民眾的要求,在加斯德老城中住了月餘之久,以他的五傷德能作了無數的奇跡。最後,他決意辭別該城,起身前往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裡去。路上除良修士外,另有一位借給他驢騎的農夫陪伴著他。

那天,一方面因為道路崎嶇難行,另一方面因為氣候晦暗惡劣,他們雖然走了一整天,也不曾遇到一個可以過夜的房舍;因此,他們走到天已黑盡,而且雪已紛紛下降的時候,不得已,便進了一個山洞去投宿。

投宿在這種冰天雪地中的石洞裡,既無被褥,又無火爐;在這種情形之下,聖方濟各和良修士因為過慣了刻苦生活,都能安之若素,可是那個農夫卻凍的無法支持,冷的不能入睡;漸漸地怨從心起,哀聲嘆氣,抱怨聖方濟各帶他到了這種痛苦的境地。聖人聽見他的哀聲和怨慰,也看透了他的心意,非常同情他,遂出自己愛火天神般的聖手,放在他的身上。說起來真奇妙,聖人的手剛一觸及他,他的冷意完全消除,覺得通身內外都溫暖了起來,好像靠近了一個神秘火爐似的,不但他的肉體覺得非常溫暖,而且他的心靈也感到非常快慰;未幾,他便深深地入了夢鄉,一直睡到大天光。據那農夫後來向別人說,他那一夜雖然睡在冰天雪地中的山洞石板上,可是他覺得就是在他的軟床上,也從來沒有比在那裡睡的更舒服。

第二天一早,他們一行人便起身就道。傍晚時分,方才到達天神之后聖母會院。據說,在他們一行人臨近該會院的時候,良修士舉目遠望會院的房舍,忽然看見一個極灼爛美觀的苦像十字架,像一個嚮導似的走在聖方濟各的前面,而聖方濟各緊隨其後;聖方濟各進行,那十字架亦進行;聖方濟各停止,那十字架亦停止;那十字架發射出來的光輝,不但照得聖方濟各的面容耀而爭光,而且連他們身前身後的道路,以及四周的一切也照得一片通明;這樣,聖方濟各一直走進會院以後,那光明美麗的苦像十字架才消失於視線之外去了。那時,院內的修士們一看聖方濟各和良修士回來了,都份外地高興喜歡,以兄弟的熾愛接待了他們。從此以後,聖方濟各一直到死,差不多常居住在這座會院中,也在這座會院中光榮地結束了他的世界生活。當聖方濟各尚未去世之前,他的聖德和顯聖跡的德能,已家傳戶曉,盡人皆知了。可是聖人仍一本謙遜之誠,每當人們讚揚他的時候,他常自稱為罪人中的最大罪人。

自從身印五傷以後,聖方濟各眼見自己的體力每下愈况,一日不如一日,以致他不能再擔負管理修會的重任,遂開始召集大公會議。當各省會長到齊之後,聖人便極謙誠地說明自己不能繼續擔負總會長職務的理由;並說,他自己的總會長一職,原屬教宗所委任,故若無教宗的明文許可,不但他自己不能完全辭去總會長的職責,同時也不能委任繼任人。所以,在這種情形之下,他只任命伯多祿嘉達宜修士作他的總代理,一片熱誠地託他代行職權,並囑咐各省會長分别負責會務事宜。

一切安排就緒之後,聖方濟各在精神上如釋重負,感覺非常的快慰,遂高舉雙手,仰面朝天,說道:「我主,我的天主,您曾將您的這個大家庭──修會托付給了我,現在我因為有病在身,將她再交還給您;哦,我至甘飴的天主,我實在沒有力量再擔負這個大家庭的總務了。我囑咐各省會長分擔這個家務,讓他們將來在公審判的時候,向您報告這個家庭帳。倘若他們因著懈怠失職,或因著他們的壞榜樣,或因著他們責人太苛、濫用職權的緣故,而使修士中任何一人喪亡者,他們就應當負其全責!」

當時在場的省會長們,因著天主的指使,聽了聖方濟各以上所說的幾句話,便都明白他所說的病苦,是指他所身印的五傷,因此,他們為敬愛聖人的熱情所迫,竟不自禁地流淚痛哭起來。

自從那天開會以後,聖方濟各便把負責會務的重任,移交到他的代理人──伯多祿嘉達宜和各省會長的手中。那時他說:「我因為身體有病,已將管理修會的責任放棄;自今以後,我除了為整個修會祈禱,為每一位修士樹立善表外,別無所事了。我也知道,即使我的病癒,也不能為我的修會有什麼大的貢献;因此,我只有為我的修會繼續不斷地祈禱,懇求天主保護她、管理她、支持她一直到世界末日

聖人聖傷,愈隱愈彰

如同前面說過的,聖方濟各自從身印五傷以後,為了謙遜的緣故,他的手傷和足傷常用布包裹著,設法不讓任何人看見,尤其是他的肋膀聖傷,更加小心,特意隱蔽。雖然他極其所能地不讓人看見或摸到他的聖傷,可是他卻無法避免他的修士們的眼和手。一天,替他服務的某位修士,想出了一個孝愛式的方法,勸導聖人將襯衫脫下讓他洗一洗聖人不知有他,遂脫下襯衣;出其不意,那位修士不但清楚地看見了他的肋膀聖傷,而且還迅速地伸出手去,用三個指頭摸了摸聖傷的寬度和深度。聖人的代理──伯多祿嘉達宜,也曾親眼看見過聖人的肋膀聖傷

路費諾修士對於聖方濟各的五傷知道的更清楚。原來,路費諾修士在與天主神交密談的祈禱上造詣最高,他的聖德根底也最深;聖方濟曾多次說他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一位聖人;因此,聖人也最敬愛他,最信任他,凡他所願作的事,聖人沒有不讓他隨意去作的

路賽諾修士最清楚聖人的五傷,尤其是他的肋膀聖傷。其原因有三第一個原因是:聖人所穿的褲腰很高,一直要拉至胸間,用以遮蓋他的肋膀聖傷,而路費諾修士每次替聖人洗褲子的時候,常看見聖人的褲腰右邊,總是染著一片鮮血;根據這一件事,他確知聖人的肋膀聖傷常有血流出。有時聖人發現他在查看自己褲腰上的血跡,便責備他不應當如此好奇。第二個原因是:路費諾的責任是替聖人服務;有一天,路費諾修士在替聖人作一件事的時候,曾故意地將手伸至聖人的的肋膀聖傷處,以致聖人疼痛得叫了起來,說:「啊,路費諾兄弟,願天主原諒你的這種魯莽動作」第三個原因是:有一次,路費諾修士懇求聖方濟各為愛德的緣故,賞賜他一個最大的恩惠,就是要求聖人和他把會衣調換來穿。聖人本來很不願意,但爲慈父般的愛情所迫,遂答允了他的要求。當聖人脫下自己的會衣,準備穿上他的會衣的時候,他就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清清楚楚地看見了聖人的肋膀五傷。

同樣,在聖方濟各去世以前,常陪伴聖人的良修士以及其他不少的修士,都曾親眼看見過聖人身印的五傷。本來,這些修士都是大德不凡、誠實無欺的人,他們所說的話的都是可憑可信,不容置疑的,但是他們仍將手按在聖經上,發誓證明他們曾清楚地親眼看見過聖人的五傷呢。

有許多與聖方濟各要好的紅衣主教,他們為歌誦聖人的五傷奥跡,曾作詩、作賦、寫文章,用以證明他們也曾親眼看見過聖人所身印的至聖五傷。

教宗亞力山大,一次當著千萬民衆和一總的紅衣主教,聖文都辣亦在其中,公開聲明他自己在聖方濟各在世時,亦曾親眼看見過聖人所身印的五傷奥跡。

當時,有一位羅馬貴婦,名叫雅高巴思德淑里,是個最敬愛聖方濟各的人。她在聖方濟各的生前和死後,不但親眼見過聖人的聖傷,而且還親口吻過聖人的聖傷。原來,當聖方濟各在世上的許多年間,雅高巴思德淑里太太,曾屢次拜見過聖人,請教過聖人,也大力協助過聖人及至聖人臨終時,她又得了天主的默啓,從羅馬不遠千里而來到亞西西的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中,給聖人送終並安葬聖人。關於這一點,下面有較詳細的敘述。

時神樂非凡,魂歸天身方安眠

聖方濟各逝世前數日,在亞西西主教府小住時,忽然臥病不起,侍候於病榻前的是他的幾位修士。

聖方濟各的病情雖然極度嚴重,但他卻不斷地在歌唱讚美耶穌基督的頌詞。一天,有一位修士勸阻他說:「吾父,你要注意一點,因為亞西西城中的市民都非常敬重你,都認為你是一個大聖人所以,若是你在病榻上還歡天喜地地高聲歌唱,你想,他們要想你什麼呢?為此,你應當默想死亡,預備你的臨大事,不要只顧歌唱,而要放聲痛哭須知,你的病情是十分危險的啊」那位修士又說:「你若繼續歌唱,也命我們跟你一起歌唱,我們的歌聲傳揚出去,主教府內的人要聽到,主教府外更有為保衛你而武裝的軍隊和群眾要聽到你想,在這種病危的情形之下,我們歡樂歌唱為他們豈不是大壞表樣?再者,這地方是世俗人居住來往的場所,不是我們的會院,我們處在他們中間實在不大合適。所以我想,你更好讓我們將你送回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裡去吧!」

聖方濟各聽了那位修士的半責備、半勸告、半建議的話,答應道:「敬愛的兄弟,相信你還記得兩年前的一件事吧!那時候,我們兩人都在福里坳地方居住;在那裡,天主把我死期先默啓給你,以後也默啓給我。根據那個默啓,我必須死於這次的病危中,而且為時亦不多了。在那次默啓中,天主賞賜我確實知道,祂已赦免我一總的罪過,並預許我死後必然要升天享福去。原來,在那次默啓以前,我常默想死亡,也不斷地痛哭我的罪過;可是,自從得了那個默啓以後,

我已充滿了神樂神慰,若現在還要我哀哭,那為我已成爲一件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我現在要歌唱,將來還要歌唱;我要用我的歌唱讚美至尊天主的恩愛,因為祂把祂的恩寵寶藏賜給了我,因爲祂使我有把握得享天上樂園中的無限福榮。至於說我們應當離開這裡,回到天神之后聖母會院去,這意見我很贊成只是因為我已病得無力行走,希望你設法把我送回去才好。」結果,幾位修士遂手牽著手,架著聖人離開了主府當時給聖人送行的人成千成萬,都依依不捨。

修士們抬著聖方濟各行近路旁的一所客棧時,聖人命他們把自己放在地上,面朝亞西西城,望著城祝福道:「哦,聖城呀,聖城!願天主降福你!因為為了你的緣故,將有許多人靈得到救恩,將有許多天主的忠僕居住在你那裡,將有許多被選升天享福的人靈,也將要從你的懷中產生!」祝福畢,修士們又將聖人抬起,一直抬到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中,讓他在病房中休息。

聖方濟各叫了一位修士到病榻前,囑咐他說:「敬愛的兄弟,天主早默啓了我必死於這場病中;還有幾天,我就該離開這個世界了。現在我有一件事,也是你所熟知的,就是關於雅高巴思德淑里的事。這位熱心的老太太,向來很愛護協助我們的修會,倘若她聽說我已去世而她竟不曾在跟前的話,那為她一定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遺憾。所以我想叫你現在給她送個信,若是她願意在我未死之前見到我,就請她立刻來這裡。」那位修士聽了說:「敬愛的父親,這樣辦,再好沒有了,因為她平素很敬愛你,若在你去世的時候而她竟不知道,也不在跟前的話,這於情於理都大不合適。所以應當寫封信通知她。」於是,聖方濟各說:「那麼,你快去拿筆、墨、紙來,我說什麼,你就寫什麼吧!」

筆、墨、紙張都拿到以後,聖方濟各便教他一字一句地寫道:

「敬愛的天主婢女雅高巴太太:

基督的窮小修士方濟各,因耶穌基督及聖神之名,向您請安,並致以誠懇的友誼。

敬愛的雅高巴,我現在吿訴您一件喜訊,就是仁慈的天主已默啓給我知道,在不數日之後,就要結束我的世界生活。爲此,您若願意在我去世之前見到我,就請您見信後立刻趕來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若是遲延,您將不會再看到我了。您起程時,請別忘記給我帶來入殮時應用的白布,和安葬時應用的蠟燭等物。此外,還希望您給我再帶來一些,當我在羅馬臥病時,您慣常給我預備的那種食物。」

剛寫到這裡,聖方濟各忽然得到主的默啓,知道雅高巴太太已經快要來到,而且凡他在信上所要的東西,她都隨身帶來。於是,聖人就告訴那位修士把所寫的收藏起來,不用再續寫了。那位修士聽後,不禁訝異:怎麼?信還沒有寫完而忽然又不要寫了呢?

未幾,有人在叩院門了。聖方濟各叫看門修士去開門;果然,在門外站著的正是羅馬貴婦雅高巴太太,還有她的兩個羅馬議員身份的兒子,另外還有許多隨從人馬。雅高巴太太一進院門,便一直被領到病榻前。聖方濟各這次和她相會,真是萬分慰。雅高巴太太得以及時趕到,看見他尚在人間,且是還能和她敘談,所以也感覺無限欣慰。她向他說,當她在羅馬城中正祈禱的時候,天主把他快要去世的消息默啓了她……他問她随身帶來了些什麽東西和食物;她便一一地說給他聽,並將帶來的食物叫人送到他面前,且侍候他吃了一些。

他吃了一點兒她帶來的食物以後,覺得氣力增長了不少。那時,她便跪到病榻的一端,懷著至大的敬愛與热情,雙手環抱著他印有耶穌聖傷的雙足,用她的口唇吻了再吻,用她的熱淚洗了再洗,甚至沒有人能教她離開他;當時在場的修士們,都不禁想起昔日跪在耶穌足前的那位聖婦瑪達肋納的那一幕來。

很久很久之後,修士們才將她扶起,領她到另外一間房子休息。那時,修士們問她怎麼會來得那樣巧,怎麼又會帶來那些正都是聖方濟各所急需的東西──食物正是他在病中所喜歡吃的一種,白布和蠟燭等正是爲殮葬他所最需要的物品。雅高巴太太向他們說,她在羅馬時的一個夜間正行祈禱,忽然從天上來了一個聲音向她說道:「你若是願意在聖方濟各未死之前看見他,你就快快的去吧!切勿遲延!去時,要随身帶上你過去當聖方濟各臥病時,給他所作過的那種食物;同時,也應當帶著為殮葬他所需要的那些物品。」她說,她一得到天主的啓示,立刻就照辦了。

不多幾天以後,聖方濟各去世了。雅高巴太太和她帶來的人們,用她自己的錢財,極其哀榮地將聖人安葬了。諸事畢,她又返回羅馬。但她回去後不久,也非常聖善地離開了人間,升天享福去了。因爲她生前非常敬愛聖方濟各,所以她的孩子們依照她的遺囑,將她的遺體也埋葬在亞西西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中。

熱若尼莫心懷疑,多默宗徒第二人

謙遜的聖方濟各在世時,為避免虛榮,常儘可能地保密著自己身印的五傷奥跡,但他的聖靈魂去世歸天以後,他的五傷奥跡卻完全公開了。所以,不但修士們和雅高巴太太瞻望、觸摸和親吻過他的聖傷,聖女加辣在殮葬前亦趕到,曾瞻望、手摸和口親過他的聖傷,而且無數的亞西西市民,也都隨意瞻望、觸摸和親吻過他的聖傷。但是,在亞西西市民中,有一位顯貴騎士名叫熱若尼莫的,他原是一個極端反對和不相信耶穌的至聖五傷,會印在聖方濟各的身上的人。所以當聖方濟各的遺體未殮葬之前,他為證實他的倔强見解,並有意糾正別人的可能錯誤,也趕往現場。他當眾聲明,他若不親眼看見,不親手觸到聖方濟各的五傷傷痕,他是決不相信的。及至他親眼看見、親手摸了聖人的肋膀傷痕,以及聖人的手足傷痕和傷痕中的釘子以後,他才完全改變了;他不但用口舌和文字證明,而且將手按在聖經上宣誓證明:聖方濟各確實身印了耶穌的至聖五傷,他曾親眼看見和親手觸摸過他的聖傷傷痕。

熱若尼莫其人,在這件事上,正扮演了當日執拗不相信耶穌真復活的多默宗徒的角色。但是他們的成見和懷疑,都被眼前天經地義的事實瓦解冰消了。他們原先的態度本無可厚非,因爲天主聖意的運用,要借助他們,使超性的事實更彰明顯著呢。

聖方濟各的生、死、印五傷並列入聖品的年、月、日。

聖方濟各於一一八二年九月二十六日,誕生在亞西西城內。一二二四年九月十七日,在辣偉爾納山上受印五傷。一二二六年十月三日,逝世於亞西西城外,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中。聖人去世後第三年,即一二二八年間,教宗厄我諾第九位,曾御駕親臨亞西西,將聖人列人聖品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第二章 祈禱苦身荒山上  魔恨神愛物相親

2 2

歐蘭道先生聽說,聖方濟各和三位修士上山去住的消息,感到非常欣慰;於是,在第二天一早,他便領著許多僕從,帶著大量的麵包、美酒、以及各種日用品,上山去看聖人和修士們。歐先生等人上到山頂的時候,見聖方濟各和修士們正在祈禱,遂靜悄悄地走近,向聖方濟各和修士們請了安。聖方濟各見歐先生帶領許多僕從來到,也就結束了祈禱,竭誠歡迎他們的光臨。

賓主互相寒暄之後,聖方濟各遂代表一總的修士,多謝歐蘭道先生爲了基督的愛,將偌大一座清幽的山貢獻給他們,且又躬親上山探望他們,並贈送了大量的日用必需品。談話時,聖方濟各又要求他,在距離修士居住的地方約有拋石之遠的一株櫸樹下,再搭蓋一間茅屋,因為聖方濟各覺得在那裡獨居祈禱,爲他自己更為適合。歐蘭道聽了聖方濟各的要求,立刻命令他的僕從平地伐木,依照聖方濟各的心願,很快就搭蓋了一間簡陋的茅屋。工作告竣後,已是夕陽西沈的時分。

在歐蘭道帶領其僕從告别之前,聖方濟各先給他們講了一端道理,然後又舉手降福了他們。歐蘭道臨別時,仍依依不捨,一再囑咐聖方濟各和三位修士說:「至敬愛的弟兄們,在這山區,我不願意你們缺少任何日用必需品,因你們若有所缺,那是會影響你們的祈禱等神業的所以我現在就誠懇告訴你們,如果你們需要任何東西,儘管派人到我家中去拿要是你們不肯這樣作,那就等於刺傷我的心,使我感到極不安樂了。」他說完這段話,才辭別了聖方濟各及三位修士,帶著他的僕從,下山回家去了。

聖人訓徒守神貧,天主啓示山裂史

歐蘭道一行人走後,聖方濟各命三位修士蓆地坐下,給他們以及未來的修士們講了一長篇訓話,教訓他們要做一位理想的修士,應有何種精神,應取何種態度,應如何生活度日,應如何待人接物等等。在這篇訓話中,對於遵守神貧聖願一條,他特別加以强調,說:「對於歐蘭道先生出於愛德的各種惠贈,你們切勿過於依侍,更不可留戀,以免與我們的主母──神貧太太有所抵觸。你們必須知道,且要切記勿忘:若是我們以貧窮為恥,越遠離神貧的精神,則世人也要以我們為恥,也要越遠離我們,因而我們也將要更受到貧窮的壓迫反之,如果我們越親近神貧,有神貧的精神,那麼,世人也就越親近我們,越要拿大量的物資接濟我們。再者,天主召選了我們來度這種神聖的修道生活,是為了拯救世人的靈魂,所以祂也在我們和世人之間立定了一個條約,就是:我們有責任給世人樹立聖德的表樣,世人有義務接濟我們的窮困。還有一層更重要的理由是,神貧的精神是修成全德的康莊大道,也是爭取天上財富的先決條件和法寶所以,弟兄們,我們要堅定志向,務要守好這神聖的貧窮聖願才是」聖方濟各對於神貧這一點,講得微妙至極,動聽至極,也感人至極;結論時,他說:「……這就是我自己和你們,在度這種神聖的修道生活上,應有的精神和應取的態度。現在,我已覺察到死亡妹妹的腳步離我不遠了,所以我要在那邊櫸樹下的茅屋中,深居孤處,單獨和天主敘談,要在祂的台前痛哭我的罪愆。我要求良修士,在他認為合適的時候,給我送去少許麵包和清水就夠了但是切勿讓俗人到我那裡去,如果他們有什麽問題,你們儘管替我答覆好了。」聖方濟各訓話完畢,降福修士們後,便徑直走向櫸樹下的那間茅屋裡去。修士們仍居留原處,將聖人的訓言恭謹慎微地一一見諸實行。

聖方濟各在那所茅屋裡獨居的時候,有一天,他站在屋前,細察四周的山勢;他看見山壁裂痕斑斑,縫穴深邃,大石倒懸而不墜,不禁稀奇訝異,默求天主啓示箇中原因;果然,天主應允了他的祈禱,將山裂的歴史啓示他,說是當耶穌基督被釘死於十字架上以後,天主顯大奇跡,使加爾瓦羅山山崩石裂的同時,也使辣偉爾納山石崩山裂;現在猶存的裂痕,懸石一縫穴等等景象,便是來自那時的遺跡。辣偉爾納山所以迄今仍保存著這種遺跡的原因,是天主預見聖方濟各的偉大精神、神聖愛情,要使耶穌當時所受的苦難滋味、在他的心靈中重演,要使耶穌在加爾瓦羅山上手足被釘、肋膀被穿的五傷,印在他的肉體上,使救主的五傷奥跡復現出來,用以感化罪人的硬心,拯救世人的靈魂。聖方濟各得到以上的默啓後,遂退回茅屋,關上柴門,開始全心全力地祈禱,以等待天主所默啓的奧跡在他身上實現。

從那時起,聖方濟各因著不斷的祈禱,不時嘗到與天主對觀的甜蜜神味,因而也屢次神遊象外,沈醉於天主的偉大中。關於他神遊於天的事情,在山上居住的三位修士作證說,他們多次目睹聖人身體離地升空,與天主相契對觀,完全失去了肉身官能的作用。就在他與天主相契對觀的時候,天主便把現在與未來的重要事情啓示他知道不但外界的事象,而且連人心的隱念等秘密也給他啓示了。關於這一點,良修士便是一位身歷其事的人證。

一天,良修士在精神方面受到魔鬼的重大誘惑,而無力使之退卻,因此他想,如果自己能得到聖方濟各的親筆字,那誘惑一定會逃之夭夭的。他雖然如此想,但他卻一面怕羞、一面不願意打擾聖人,所以始終沒有自動把他的意願告訴聖人。其實聖人早已因著天主的默啓,知道了他的隱情,叫他預備了筆、墨和紙張,親手寫了一段讚美耶穌基督的詞句,並在收尾處劃了一個十字架,遞給良修士說:「至愛的良兄弟,你將這張字紙帶去,好心收藏,至死勿失。願天主降福你,並助你克勝一總的邪魔誘感。你該切記:凡遇惑,萬勿沮喪因為你受的誘感越多,越顯出你是天主的忠僕和摯友,同時,我也更加敬重和愛護你。我再鄭重告訴你,任何人,他若不先經過許多誘惑和艱難,便不能證明他是天主的摯友。」良修士得到聖人的親筆字,又聆聽了一篇寶貴的教訓,非常感激,同時,他所遭受的誘惑也果然立時逃之夭夭。他回到他的居所以後,真是喜歡得無法自制,遂將天主因著聖方濟各的功德,所賜予他的恩惠的經過,都吿訴了其他的兩位修士。此後,良修士和其他的許多修士,都曾利用聖人那片親筆字紙,顯了無數的奇跡。

天使降凡慰聖人,預言其會世世傳

良修士自從得到了那張墨寶,走了威脅誘騙他的妖魔鬼怪後,對於聖方濟各的為人更加景仰了,同時,也開始要研究聖人的實際生活。他所以要這樣作,決非出於好奇心,而是出於純潔聖善的意念;正因為他有這種必勝的超然條件,所以天主允許他達到了他的目的讓他屢次看見聖人在神魂超拔的時候,身體便離地騰空,有時離地三四尺,有時離地丈餘,有時高過屋頂,有時高過櫸樹梢,有時升高幾達雲端,要不是有神光異彩圍繞其身,那就無法看到他的所在了。

有時,聖方濟各的身體緩緩上升,尚不及一人之高,而被良修士發覺了的時候,你想這個心地純潔老實的人要作什麼呢?他並不坐視,他竟悄然迅速地及時跑到他跟前,將他的雙脚用手握住,感激零涕地用口吻了再吻,且懇求天主說:「我主、我天主,求你仁慈可憐我吧!求你看這位聖人的功德,賞賜我得與你永相契合的恩寵吧!」

一次,良修士眼見聖人的身體憑空上升,但未趕上握住他的雙足,只能立在他的足下仰頭瞻望忽然看到一面金字錦旗自天而降,落到聖方濟各的懷中;旗上寫著「天主的聖寵在此」七個大金字。他剛一念完,那面錦旗便回升到天上去了。

聖方濟各不但得了神魂超拔、與至尊天主相契對觀的異寵,而且也享有和天使往還、聚首會談的特恩。有一天,他想起自己不久將要去世,因而很擔心在他死後,他的修會可能滅亡,遂向天主祈求道:「我主、我天主,由於你的無限仁慈與上智,你所托付我大罪人管理的這個貧窮修會的弟兄們,在我死後,將有誰鼓勵他們、安慰他們、指正他們,並為他們向你乞恩求佑呢?他正在向天主祈求之際,忽然有一位天使顯現於他,安慰他,並向他保證說道:「我代表天主向你聲明、向你預言,你的修會將永遠常存直至世末;凡真心愛護你修會的人們,即使他們是至大的罪人,也將要獲致天主的慈恩而得善;反之,凡惡意加害你修會的人們,必不得長壽而要受罰早死。再者,在你的修士中若有違規逾矩而怙惡不悛者,必被開除會籍,以免損及你的修會。所以,你若看到你的修會中有一些不守會規的頑劣修士時,切勿為此煩惱,更不必為你的修會命運擔憂;並且,在你的修會中將永遠會保持著一個龐大數目的修士,他們要謹守會規、要完全履行耶穌基督福音的理想生活的;這樣的修士,在他們逝世之後,將不經過煉獄而直升天堂。至於那些守規不全,度福音生活而不力的修士們,他們將來固然也能救得靈魂,但在他們去世升天之前,卻必須經過煉火净化而後可,且是他們將來在煉獄應居住若干時間,天主將這問題完全委諸於你,你願意長,則長,你願意短,則短。至論那些完全不守會規的修士們,天主說,祂自己不降福他們,也教你不要理他們好了。」天使說完了這段話,便辭別歸天去了。此後,聖方濟各不但對於他的修會的未來命運有了信心,同時也感到極大的欣慰。

齋期默禱懸崖處,迴避魔擊石化蠟

聖方濟各來到辣偉爾納山上的目的,就是為了善過聖彌額爾總領天神的四十日嚴齋。這個齋期的第一天是始於聖母升天膽禮的本日。現在,這個神聖的日子行將光臨了,聖方濟各願意找一處更幽靜的地方,好讓他能夠更孤獨地度過嚴齋月於是,他便叫了良修士,說:「你去站在修士們的經堂門口,等我叫你時,你再來。」良修士遵命而去,站在經堂門口等候召叫。未幾,聖方濟各高聲呼喚了一聲「良修士來吧!」良修士立刻應聲而到。聖方濟各見他應聲來到,遂對他說:「我的孩子,讓我們找一個你不能聽見我呼喚的地方吧」結果,他們在山南坳處,找到了一個最合理想的地方;但是那地方可望而不可即,因為有一丈餘寬的深溝橫在前面。最後,他們經過了幾許辛苦,砍伐了三兩條樹木,横溝架起了橋樑,才通了過去,到達了目的地。

於是,聖方濟各把三位修士叫到,將自己所以選擇那個僻靜處所、要單獨度過四十日齋期的用意告訴了他們,並要求他們就地給他支搭一個茅屋。這樣,他若有什麼動靜,也就不會被修士們察覺了。

不久,茅屋落成,聖方濟各又對修士們說:「現在回到你們的居所去,讓我獨自一人在此;我希望賴天主助佑,能一心一意而安靜地度過這一次的嚴齋月。為此,你們不要讓任何人來我這裡,同時你們自己也不要前來探望我。不過,良修士,你可以每天日間來一次,給我送點兒麵包和清水;夜間夜課經時來一次,和我共念夜課經。但你每次來時,必須靜悄悄的,别驚動任何人。你一到橋頭,應當先說一聲望主啓我唇。我若答應,你就過來到我屋裡,否則,你就快快離去。」聖方濟各說最後兩句話的原因,是因為他知道,當他神魂超拔的時候,對於人間的一切聲、色、事、象,都會失去感覺。在他神魂超拔時,他是不願意有人在跟前的。他說了以上的話,降福了三位修士,遂叫他們回到他們自己的居所去。

到了聖母升天瞻禮那天,聖方濟各正式開始了他的齋期。他在齋期內,不但少吃少喝、少睡眠,且作了很嚴厲的苦功,以致於他瘦弱的肉體更形枯瘦;但是他的聖靈魂,因著所行的祈禱與苦功,卻更見生力,更形超性化了。這樣,他的靈魂有了足夠的勇氣,以接受天主的奧跡和神聖的光榮;他的肉身也有了足夠的條件,以致勝惡魔一再的攻擊。

一天,聖方濟各走出他的小茅屋,到一個萬丈深谷的懸崖處祈禱之際,忽然霹雷似的一聲,一個狀極醜惡的魔鬼出現在他的身邊;它企圖將他擊倒,推下懸崖,使他粉身碎骨好除去它的眼中釘頭刺。那時,聖方濟各既受不了與那醜怪的悪鬼對視,但又不能脫身走開,真是進退兩難;不得已,遂傾身向右邊的山壁靠去,全心依賴天主,希望能握住什麼把柄,以免被惡魔推下山谷。原來,天主固然允許祂的忠僕受魔鬼的襲擊,但總不會讓魔力超過祂的忠僕去,不然,天主必會顯奇跡去救援的。果然在那千鈞一髮之際,天主顯奇跡了:使那塊山壁板石軟化如蠟,依照聖人的身形陷進尺餘,將聖人緊緊箝住,使惡魔無計可施。後來,在那塊石壁上,深深地印下了聖人的面容、體態和手指。這樣,聖人因著天主的救援,得脫免於悪魔的毒手。

魔推修士墮深谷,聖人顯聖救其生

在那峭壁處,惡魔要殺害聖方濟各而告失敗,待聖方濟各去世以後,魔鬼竟在聖人的一位愛徒身上,仍要施展它的毒手。

有一天,聖方濟各的一位忠實的修士,為敬禮聖方濟各的緣故,肩了一捆木棒,到印有聖人身形的那塊峭壁處,要在那裡作一排木栅,好讓前往朝聖的人們有所欄護。不料,那位修士剛走到那裡的時候,忽然魔鬼出現了,將他和肩荷的木棒一齊推下深谷。過去,聖方濟各在這個地方,因著天主的特意保護,沒有被魔鬼推下深谷這次,為了聖方濟各的轉求,天主也保護了那位修士,雖墮深谷,但只有驚而無險。據說,當那位修士被推下墜之際,懷著極大的信賴之心,高聲急呼聖方濟各救命;果然,聖方濟各立時顯現到他的身旁,雙手扶翼著他,使他慢慢地、毫無損傷地落到谷底。

可是,當其他修士們一聽到救命之聲,測知那位修士必定墮下了萬丈深谷。他們熟知那個地方的險惡情形,都毫無疑惑地相信他已粉身碎骨在谷底了於是,大家在悲傷之餘,便帶著繩索擔架之類,循著山谷,繞道前往,準備去將他的屍體零件收斂起來,依禮埋葬了事。但當前往收屍的修士們走進山谷不遠,便看見那位被魔鬼推下峭壁的修士,不但沒有跌死,沒有受傷,而且歡天喜地地仍然肩荷著那捆木棒,大聲唱著「吾儕讚頌天主」那篇歌詞,健步迎面而來。眾修士見此情景,無不驚喜交加。待那修士將經過實情告訴他們,說他如何被惡魔推下,又如何呼求聖方濟各救命,而聖方濟各又如何顯聖保佑了他。之後,大家要求那位修士帶他們一起回到顯聖的地點,又異口同聲地唱了「吾儕讃頌天主」歌,感謝天主及聖方濟各的救命宏恩。

鷹語醒鐘誦經時,天使調絃奏天樂

聖方濟各在辣偉爾納山上守齋的時候,雖然地獄的魔鬼曾千方百計地加以襲擊,加以陷害,但天上的慈父卻不斷地予以撫慰;祂不只派遣天使看顧他、娛樂他,並且還命林中的鳥雀,向他承歡,向他服務呢。

據說,在聖方濟各守四十天嚴齋期間,有一對獵鷹特地搬家到他的屋旁,作了他的芳鄰。每夜夜課經前,這一對芳鄰必定歌唱一曲,將他叫醒;有時,牠們飛到他的屋頂上,像叩門似的,用牠們的翅或嘴砰砰作響,叫他準備念夜課經。及至聖人起身開始念經的時候,牠們便回家靜悄悄地休息去了。但當聖人身體過於疲倦或有病時,他的芳鄰竟像智慧而慈心的人類,就晚點兒叫他起來。因為牠們不但常常準時叫他起身誦讚美天主,並且日間也常和他親近,使他開心,所以聖人也非常愛護牠們。

聖方濟各在齋期內,因為守齋過嚴,再加上魔鬼的多方為難,以致他的身體已到了弱不可支的地步。這時,他想利用靈魂的神糧,來補充一下肉身的力量。於是,他便默想聖人聖女們的真福真樂,懇求天主賜恩,賞他預先嘗到一點天上的福樂。當他正在希翼的時候,忽然有一位天使,神光輝耀,左手提著胡琴,右手握著樂弓,顯現在他的面前;聖人一見到天使,便肅然起敬及至那天使將樂弓在胡琴上只拉動了一下,聖人的靈魂遂甜醉了過去,同時他的肉身也因喜而迷,失去了知覺。事後,聖方濟各向他的修士提及此事時說,假如天使再多拉一下,恐怕他早已喜歡得死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第三章  望承擔救主苦  手足肋膀印五傷

2 3

在上面說過,天主所以引領聖方濟各到了辣偉爾納山上,是計劃將耶穌的五傷印在他身上,用以感化罪人的硬心,使之痛改前愆而得救恩。現在,天主的計劃就要開始實現。

九月中旬,光榮聖十字架瞻禮前數日的一個深夜,良修士照例前往聖方濟各的居處,要和他一起誦念夜課經。

良修士行至聖人屋外的獨木橋頭,照例朗誦:「望主啓我唇」經句,等聖人答應後再過橋到他屋裡去但是,這次卻始終沒有得到答應。本來,良修士早有聖人的吩咐,若未得到答應,便該退回。可是這次,良修士卻興起了一種不可遏阻的聖情,竞破例渡橋,躡足躡手地走進聖人的茅屋。意外得很,聖人並不在屋內。於是他想,聖人一定是往樹林中祈禱去了,同時他也就轉身走出,借著月光,緩歩踏入樹林,極目張望,尋找聖人。結果,他聽到了聖人的聲音,遂朝著聲音來處行近了幾步,看見聖人正高舉著雙手,仰面朝天,跪地祈禱那時,他聽見聖人極熱情地說道:「至甘飴的天主,您是誰?我又是誰?我是至卑賤的蛆蟲,是您的無用奴僕」只把這兩句話返來復去地說著,此外,別無他言。

良修士正在聽得出神之際,忽然看見一團非常燦爛悅目的火光,自天下降,停在極接近聖方濟各的上空從那團火光中傳出一道宏亮的聲音,同聖人說了許多話,但良修士卻完全聽不懂所說的話有什麽意思。於是,他心想,他實在當不起距離出現著那麼偉大的奇事的聖地太近,同時,又生怕自己擾亂了聖人的祈禱,使聖人不,遂立即抽身退到較遠的地方,在那裡駐足瞻望,等待事情的結局。他看見聖人一連三次向那團神光舉手,又見那團神光在許久之後,始煌煌然回升天上的奇景。

良修士偷偷地見聞了這次顯現的神跡之後,滿心歡喜地就轉身要回到自己的屋裡去。他雖然很小心地放輕腳步走,但因為他腳下的樹葉子沙沙作聲,竟被聖方濟各聽見了。於是聖方濟各命他站著勿動等著他。據良修士後來向人說,當他聽命站定等候聖人的那一時刻,心裡非常焦急懼怕,甚至寧願大地裂口吞下他去,也不願等待聖人。原來他很敬愛聖人,極熱情小心地服侍聖人,甘願一生作聖人的伴侶,怎也不敢作出些微使聖人不悅之處。但是這次,他明知違犯了聖人的嚴命,開罪了聖人,難免不被聖人取消他作伴侶的福份,所以極其恐懼和悔恨。

其實,當聖方濟各行近時,事情並未像他所想的那麼嚴重。聖人先問道:「你是誰?」他膽顫心驚地答應說:「吾父、我是你的良兄弟。」於是聖人說道:「小羔羊、良兄弟,你為什麼要來到這裡呢?我不是禁止你來察看我麼?現在我以聽命聖願命你,將你所見所聞的一切,據實向我說明!」良修士據實答應說:「吾父,我聽見您多次重覆地說:『至甘飴的天主,您是誰?我又是誰?我是至卑賤的蛆蟲,是您無用的奴僕!』說著,便跪倒在聖人足前,明認自己違犯了聽命的罪過,同時也熱淚滂沱地懇求聖人賜以寛赦。以後,他又赤子般的懇切要求聖人,將他所聽到的話和那些聽而不明其意的言語,都給他加以解釋。

聖方濟各認為,既然天主肯把這次的神秘事情讓謙遜的良修士知道,自己也就沒有保密的必要,同時又見良修士那麼虔誠,遂答應了他的要求,說:「耶穌基督的小羊良兄弟,你該知道,當你聽見我所說的那些話的時候,在我的心靈中出現了兩道神光:一道神光使我認識我自己,一道神光叫我認識造物的天主。當我說『至甘飴的天主,您是誰?』那句話的時候,我已處身於對觀天主的神光中。那時,我清楚地看見了至尊天主的無限、全能、全知、全美善等美德的奧蘊。當我說『我是誰?』那句話的時候,我是處身於透視我自己的神光中。那時,我徹底地認識了我自己的卑賤、可憐亦復可歎的真象。為此,我情不自禁地向天主說:『無限美善而智慧的天主啊,你是誰?何等至尊,竞不嫌棄我,而來探望我這個卑賤可惡的蛆蟲?』」

「你所看見的那團火光」聖方濟各接著說,「就是天主的隱身處。祂在火光中和我說話,正像祂曾在西乃山上和古聖梅瑟說話時的情形一樣。在談話中,天主曾要求我必須奉獻三件禮物那時,我回答說:『我主,我的靈魂肉身都是您的,您知道我是一貧如洗,毫無所有的現在僅有的這一襲會衣和這條會衣帶,也非我所有,仍是屬於您的那麼,我能拿什麼東西向您至尊奉獻呢?』天主告訴我說:『你探手在你的懷裡,將你所找得的東西奉獻給我!』於是我便遵命照辦,果然我在懷中取到了一個東西──金球,遂將它奉獻給天主。這樣,我三次遵命照辦,也三次跪地讃美感謝了天主,因為祂賞賜我找到了三件奉獻給祂的寶貴禮物。奉獻禮行後,天主立即指示我知道,我所奉獻的三件禮物,是代表神貧、潔淨、聽命的三條神聖、光明、偉大的聖願。這三大聖願,蒙天主助佑,一直到現在我都完整地遵守了,自忖於心毫無所愧。」

「小羔羊兄弟,」聖人繼續說,「你曾眼見我三次探手懷中,三次舉手奉獻三大聖願美德的代表物──天主預先放在我懷中的三個金球。這在說明,無限美善的天主,不但賞賜了我一切的恩寵與慈惠,並且將諸切恩惠的最大者──三大聖願的美德也投入我的心靈中了。為此,我不能不誠心極口地稱謝讚頌天主。這也就是你在我三次舉手時所聽見的那些話。但是,小羔羊兄弟,今後要小心,別再察看我的行蹤!現在返回你的房子去,願天主福佑你平安你以後還要繼續幫助我,因為不多幾天以後,天主要在這座山上作出一件舉世皆驚的偉大事情,且是要實現在我的;這件驚人的事情,是天主從未在任何受造的人類身上作過的一件新奇事情。」

聖方濟各說了以上的話,遂命良修士給他取一本福音經書,因爲天主已默啓了他,教他三次揭開福音經書,便可知道祂的聖意要在他身上作的是什麼事情。

良修士將聖經送到,聖人先跪地祈禱了一會,然後才命良修士因三位一體的天主聖名,一連三次替他揭開福音經書。真是天主上智的神妙安排,三次揭開福音經書,三次反映在聖人眼中的經句,都是耶穌苦難的記錄。於是,聖人完全明白了天主的聖意,就是他在過去既然跟隨了耶穌,那麼,在他未死之前,他必須繼續努力,踏著耶穌的腳跡向前邁進,必須使自己和耶穌肖似,尤其在耶穌所受的苦難方面,要與耶穌肖似,使自己成為名符其實的耶穌基督第二。

從那天以後,聖方濟各在天主光臨於他的時候,或在祈禱默想與天主對觀的時候,所體會到的甘飴神慰,也較前更為濃厚了。其中有一次,是九月中旬光榮十字聖架瞻禮的前夕,也就是他身印五傷前的最後一次,他正在斗屋中獨自祈禱,忽然天主的一位天使顯現於他,並代表天主向他說道:我來的目的是加增你的力量,並告訴你應當善自準備,應當懷著極大的謙遜與忍耐,好承受天主在你身上將要實現的偉大事情。」那時聖人答應道:「我已準備妥當,我要以堅忍的精神承當我主在我身上所願意作的任何事情。」聖人答應了這一句話之後,那位天使立刻告別,歸天復命去了。

被釘耶穌聖光臨,面對聖人印五傷

第二天──光榮十字聖架瞻禮日,聖方濟各一早便打開房門,依照他的習慣,面朝東方,跪在門前,祈禱說:「我主耶穌基督,求您在我未死之前,賞賜我兩樣恩典:第一,求您依照我的力量,賞賜我在靈魂與肉身上,都能體會到您在蒙難時所感受的痛苦與憂患第二,求您依照我的力量,賞賜我在心靈中常能感覺到,您為罪人甘心受苦受難時,所流露的至大愛情。」他這樣祈禱了一段時間之後,便得到了天主的默啓,知道天主已俯允了自己的要求,就是天主要依照受造物的能力所及,將他所要求的兩樣恩典賞賜給他。

聖方濟各既蒙受了天主的默許,便懷著更大的熱誠,默想體會耶穌所受的苦難,和耶穌所流露的無限愛情。他愈默想,他的心就像被燃著了似的,亦愈熱烈。就在當時當地,他眼見耶穌基督的化身──一位身生三對光耀羽翅的愛火天神,以極大的速度自天下降,光臨在他的面前。那時,他很清楚地看到並辨認出來,那愛火天神的情形,正和一個人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一般。他的三對羽翅的作用是:一對直伸出祂的頭部,一對展開飛行,一對遮蔽著祂的身體。聖人見此景象,甚爲驚懼,但同時在他的心裡卻也滿了喜樂、憂苦與訝異的情愫。他所以感到喜樂,因為他眼見耶穌基督的容貌極其親熱和善,並且還在向他藹然注視。他所以覺得憂苦,因為他眼見耶穌基督被人活活地釘在十字架上,使他不能不感同身受,心如刀割。他所以感到訝異,因為他明知耶穌受苦受難被釘而死的事實,是與祂的不死不滅的美德絕對不相合,但是眼前的那種異乎常理的景象卻是不可抹煞的事實──不能受難受死的天主聖子,竟然在受難受死!他對此不可思議的超性事實,不能不訝異呐喊。正在驚訝之際,他得了啓示,知道天主所以讓他看見這種奥妙的景象,是要教他照樣兒效法耶穌,教他完全變成被釘耶穌的活像,但不是以他肉身的殉難,而是以他靈魂的熱情與愛火肖似耶穌。

當時,辣偉爾納山全部像著了火似的,放射出極大的光芒,將四周的高山與深谷都照耀的有如紅日當空,十分光明,以致當地守夜的牧童們都非常驚恐,以為辣偉爾納山眞地在著火了。據牧童們事後對修士們說,那種奇異的火光一直延長了一小時。周圍的村鎮以及各旅店都被照明有如白晝因此,有一群上羅馬城的旅客都從夢中驚醒,以爲太陽已經升空,紛紛束裝起程。及至他們走了一大段路程以後,才看見真正的太陽從地平線下剛剛露出頭角,同時,也才發覺他們先前所看見的那個光芒並非陽光,而且已經熄滅了。原來,在辣偉爾納山上顯現於聖方濟各的那位愛火天神已經告別升天去了。

究竟耶穌化身的愛火天神在辣偉爾納山上,向聖方濟各說了些什麼話,和在聖方濟各身上作了些什麼事,聖人生前從未吐露過,至少沒有完全向任何人說明但是,當聖人去世以後,這才顯現出來,向人完全表白了。

當時,耶穌對聖方濟各所作的事和所說的話就是:「你知道我在你身上作了什麽事呢?我已將我在十字架上時,手足肋膀被穿透的五傷,印在你的身上了你以後要作我的代表,我給你一個特殊的權柄:在你將來去世以後,每年逢到你死亡的紀念日,你可以進到煉獄裡去,把你第一會的修士、第二會的修女、第三會的會友,以及那些在世上曾熱心敬禮你的人靈,從煉獄中提出帶到天堂裡去,就如同當我被釘而死的那天,曾親自降到古聖所去,因著我的五傷功德,把那些古聖人的靈魂都拯救出來一樣。這樣,你不單在生前和我相似,將來死後也和我一般。」

當耶穌向聖方濟各說了以上的話隱去之後,聖人的心靈中便充滿了極大的神愛熱火,他的肉身上也印透了耶穌的五傷,成了耶穌的偉大活像。就是:在聖人的雙手雙足上出現了鐵釘釘穿的傷痕,正和耶穌化身的愛火天神,顯現於他的那種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傷痕一樣。在手心與足背上的釘子蓋兒清楚可見釘尖兒穿過手足,顯明地露在手背與足心上,像是被鐵鎚擊打過似的,彎了回去釘孔之大,可以放進一個指頭。釘子的形狀都是圓圓的,顏色鐵黑。他的右邊肋膀上,深深地印著一個鐵矛洞穿的傷口,鮮紅的,常在流血聖人的內衣和會衣經常浸漬著血跡。

雖然聖方濟各常常小心地隱蔽著,天主對他所說與所作的奧秘事件,不讓任何人知道或看見,但是他的修士們卻不待他自己披露,早就根據種種跡象,知道了他所隱蔽的密事。例如:他們見聖人行路時,腳心總不能踏地;替聖人洗衣服時,見衣服上血跡斑斑,尤其是貼近五個傷口的衣服處,血跡更多,因此他們都心照不宣地看出來,在聖人的肉體上已確鑿地印有被釘耶穌的五傷了。在這種情形下,聖方濟各也開始懷疑起來:他覺得要將事繼續保密下去是不可能的,至少對於日夜和他共處的修士們,是不可能保密下去的但是不這樣保密下去呢,他又生怕暴露了天主的秘密。所以,他實在不知道應當將愛火天神顯現於他,和在他身上刻印的耶穌至聖五傷的事蹟,披露出去好呢?還是繼續保密下去好呢?

有一天,聖方濟各對於他所懷疑的問題感到非常不安,遂把幾位最親近的修士叫到跟前,隱蔽著事實真相,只含蓄而籠統地將自己的問題告訴他們,請他們代為決定。當時在場的有一位大德不凡的修士,名叫依路彌納多意思是光明。他真是得到了天主的神光照明,一下就明白了聖方濟各一定是看見了什麽神秘偉大的事情,直然答應道:「方濟各兄弟,你應當知道,天主多次將自己的奥妙事蹟向你披露,但這並不只為你個人的好處,而也是為教別人得神益啊!所以,若是你把為別人得神益的事情都保密起來,不讓別人知道,那你就該小心要受天主的責罰!」聖方濟各一聽這話,確實有理,也更害怕起來,遂把印五傷那天所發生的神秘事件,並當時所見到情形,都明白地告訴了修士們。同時,聖人又告訴他們說,當那天耶穌顯現的時候,還對他說了一些別的事情,但他要至死保守秘密,不願向任何人吐露的。

聖方濟各身上所印的至聖五傷,固然使他的心靈感到莫大的神慰神樂,但是為他的肉身卻是一件疼痛難當的事情。當他痛極或必要的時候,便叫最誠實最純潔的良修士,查看或按摩聖傷,教他清潔傷口的血跡,並用布帶包裹傷口,藉以減低他的痛苦。後來,在他卧病的時候,每天數次叫良修士替他調換包裹五傷的布帶但是每到星期五下午直至第二天早晨,包裹傷口的布帶是不容調換的,因為他要紀念耶穌為救贖人類而被釘、受死、被埋葬的種種苦難,甘願忍耐一切,不肯讓人用任何方法減低他所受的五傷痛苦。

許多次,包裹五傷的布,尤其是包裹肋膀傷口的布,因血凝結而與傷口緊緊貼在一起。所以良修士替他調換傷口上布帶的時候,要用力向下揭。因此,往往使聖人疼痛不支,必須把手扶在良修士的胸際。但每當聖人的聖手一觸及他的時候,他的心中便感到一股難以勝任的超然神樂,使他不能直立,幾乎要跌倒似的。

聖方濟各在辣偉爾納山上,度過了聖彌額爾總領天神的封齋月以後,因著天主的啓示,遂決定要返回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裡去。於是,就把馬賽伍和安知樂修士叫到跟前,先向他們講了一長篇神修訓言,並把辣偉爾納山托付他們管理,然後告訴他們,說他和良修士應當返回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裡去……臨別時,當修士們陪送他走了一段路後,他便舉手以被釘耶穌基督的聖名降福了他們,並囑他們代為祈禱同時也爲鼓勵和安慰他們起見,伸出他印著光榮的五傷聖手,讓他們觀看,讓他們撫摸,讓他們親吻。然後,聖方濟各和良修士遂向馬賽伍和安知樂兩位修士道別,下山朝著天神之后聖母會院裡走去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第一章  慶祝會中講神修  歐氏動心以山酬

2 1

公元一二二四年,正是聖方濟各四十三歲的時候,天主教他離開斯保萊滔山谷,帶同良修士到羅瑪納地方去。當他們途經孟德繁托城堡時,聽說城中正在舉行一個慶祝宴會,慶祝該城的一位伯爵榮獲武士尊位;當時到會的盡是來自各州府縣的官紳顯貴。於是,聖方濟各便對良修士說:「我們也去慶賀一下這位武士大人吧!也許天主要我們利用這個大好機會,給祂獲致大量的超性碩果呢。」說畢,師徒二人便進城去了。

話說,在官紳顯貴群中,有一位來自突司加尼省的富貴伯爵,是住在塞帝略的歐蘭道求夕先生。這位歐先生早已聽到聖方濟各的偉大聖德,也間接看見過聖方濟各所顯的神妙奇跡,因此,他對於聖人非常敬仰,希望有緣能親眼看見聖人,並能親耳聆聽聖人的道理。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機會來到了。

未幾,聖方濟各在萬頭攢動的慶祝會中出現了,同時,他的神火也中燒了起來,遂上到了一處高台之上,開始講論神修的道理。他的講題是「想求得來生無窮幸福,應樂受現世有限苦痛。」他謹隨天主聖神的啓示,採用最平凡的語言,道出極高的奥理他更證以宗徒們及諸聖如何樂受鞭打刀割等苦刑,精修諸聖的如何策心勵行、克已苦身的種種補贖神功,童貞聖女們的如何勇敢斬斷情絲、克勝魔、脫離紅塵、樂於忍受現世的各種苦痛。他真是講得出神入化,淋漓盡致。聽眾個個聚精會神,都把視線集中在聖人身上,像是聆聽天使在報告佳音似的,莫不興奮感佩,爭取神益。

歐蘭道伯爵聽了聖人的教言,同時天主也光照了他的心靈,因而他當時便決定,待聖人一講畢道理,便去請教,和聖人商議他靈魂的大事。他請聖人到一處幽靜的地方,說:「敬愛的父親,關於我靈魂得救的問題,求你指教指教我吧!」聖人答應道:「好極了,這是我最樂意的一件事;但是你今天是被請的貴賓,所以你應當先去和主人共享盛筵,然後再來盡情商議吧。」

歐蘭道和主人盡歡以後,遂來到聖人跟前,將自已靈魂上的一切隱情密事,毫無忌諱地告訴了聖人,求其對症下藥,詳加指教。最後,他一片誠懇地向聖人說:「在突司加尼境內有我的一座山,名叫辣偉爾納這座山為一般有意隱居遠處、專務行祈禱作補贖的人們,實在是一個最理想的清靜聖地。現在,你若願意,我甘心將它獻給你及你的修士們永遠利用,同時這為我靈魂的得救也是一個善舉啊。」聖方濟各見他如此慷慨大方,肯獻出一座合於祈禱的避靜聖山,正是他久已希冀的一個理想去處,心中大悅,先讚美感謝了天主的上智照顧,也多謝了歐蘭道先生。然後向他這樣說:「歐蘭道先生,待你回家後,我將派幾位修士去拜訪你,請你將那座山指示給他們看看如果他們認為那座山為行祈禱及作補贖等神功相宜,那麼,我便接受你的這份愛德的大惠贈。」說畢這句話,便告別了歐蘭道,又帶同良修士去辦理了應辦理的事情以後,便回到了天神之后聖母會院。那時,歐蘭道也宴會告終,返回了自己的城堡。

聖方濟各回到了天神之后聖母會院以後,隨派兩位修士前去拜見歐蘭道伯爵,伯爵也非常熱誠地接待了他們。之後,他親自帶領著五十位武裝步卒護送二位修士上山,以免遭受山林狼蟲的襲擊。他們上山以後,伯爵領導二位修士巡視一周,並給他們詳加解釋最後他們走到一塊平原地方,見那地形非常適合於實行祈禱默想等神功的用途,遂在該處大家合力採用樹枝搭蓋了幾座茅屋,為聖方濟各及修士們寄居之用。於是,兩位修士便代表聖方濟各,因著天主的聖名接受了辣偉爾納山。以後,修士們代代相傳,居住在那裡一直到現在。

兩位修士完成使命後,便下山回院向聖方濟各報告經過,說那山如何安靜,如何相宜於祈禱默想等用途。聖方濟各聽了頗表欣慰,感謝了天主,並向修士們說道:「孩子們,現在聖彌額爾總領天神瞻禮前的嚴齋月行將來到了,我相信天主的上智此時給我們預備了辣偉爾納山的用意,一定是願意我們在這山上度過嚴齋月的,教我們為光榮祂自己,光榮祂的童貞聖母瑪利亞,光榮一總天神的緣故,好在那裡用我們的祈禱補贖等神功,來從耶穌基督的手中,接受祂在這座聖山上要賜予我們的聖寵神慰。」聖方濟各這樣說了以後,遂選定了三位修士──律師出身、長於口才的馬賽伍修士,出身顯貴、曾作過伯爵的安知樂修士,及心地誠實純潔、頗見愛於聖人的良修士。他先同這三位修士一起祈禱,又囑咐其他的修士們為他自己和這三位修士祈禱,然後便帶同這三位修士,因耶穌基督的聖名,一起出發,朝著辣偉爾納山上走去。

山途夜禱時,孤身與魔鬥

師徒四人出發後,聖方濟各當眾指定馬修士在旅途中作他們的上司,說:「馬賽伍兄弟,在此次旅途中,你要作我們的上司,我們無論行止動靜,或念經、默想,或討論天主的事理,都要全聽你的命令,遵守一樣的規程對於肉身方面的一切,如飲食睡眠等事,我們不必掛慮,只是到了傍晚時分,我們就沿門向人家討一些麵包充充飢,然後隨天主的聖意安排,找一處地方休息一下。」三位修士聽了,都俯首贊成,一起劃了十字聖號,繼續奔赴前程。

第一天傍晚,他們到達一所會院,就在那裡度了一宿。第二天傍晚,他們走到一處完全無人居住的山野地區,更因為當晚氣候惡劣,無法露宿,遂走進一間被棄的破聖堂裡投宿。三位修士蓆地就寢不久,便都深入夢鄉,但聖方濟各卻獨自不寐,守夜祈禱。在他祈禱的時候,忽然來了一群惡魔,大鬧大叫,咄咄逼人,向他四面夾攻有的抓住他的右膀,有的抓住他的左膀,有的拉他立起,有的推他跌倒有的這樣難為他,有的那樣騷擾他;它們的目的在使他分心,不肯讓他安靜祈禱。但是它們卻始未能達到目的,因為天主常同他在一起啊。

聖方濟各得勝了群魔合力攻擊以後,大聲說道:「地獄的惡魔,你們在我身上除了這一點之外,什麼也不能作、也不敢作;現在,我因全能天主的聖名告訴你們,在天主允許你們對於我的肉身所能作的事,你們儘管作吧,我必歡迎你們的各式攻擊,因為我的最大的一個仇敵就是我的肉身;所以,如果你們難為我的肉身,便是難為我的勁敵,是替我報仇雪恨,是替我服務效忠,這原是很難得的一件事呢。」魔鬼一聽這話,真是怒氣横飛,益發不可遏止,遂一擁而上,抓緊聖人,在堂裡拉來拖去,使聖人的肉身比第一回合受傷更甚。但是,聖方濟各又高聲說:「我主耶穌基督,我忠心地感謝你,因為你太恩愛我了;原來,你在這世界上重罰我的過犯,正是你仁慈恩愛我的表示,是為赦免我死後應受的懲罰。所以,我的恩主,凡你在現世為懲罰我的過犯,所賜予我的一切艱難痛苦,我都甘心接受,且視若至寶,歡喜不置呢。」這時,群魔見聖方濟各如此勇毅堅忍,不能使他灰心喪志,遂羞慚敗興,自動地作鳥獸散了。

以後,聖方濟各神火中燒,遂從堂裡出去,走進堂外的樹林中,在那裡熱心祈禱,流淚苦求,尋找耶穌基督──他靈魂的生命、淨配和光明。最後,還是在他的心靈深處找到了祂。那時,他一會兒視祂為至尊的恩主,向祂崇拜,和祂交談;一會兒視祂為公義的判官,向祂自訟自承,求祂寬赦往罪;一會兒視祂為慈父,向祂求恩,向祂示愛;一會兒又視祂為友、和祂交換意見……

那夜,當聖方濟各走出破舊聖堂,進入深林中的時候,三位修士也尾隨著他,但卻不讓他覺察,只在相當距離之外,窺視他所作的事,竊聽他所說的話。所以他在林中聲淚俱下為自己和為罪人們祈禱的情形,他好像面對著耶穌痛哭耶穌苦難的神態,他伸展雙臂作十字形向天哀禱的言詞,他身體離地騰空、被光彩的雲朵圍繞的神聖美景,全被他們──三位修士收入耳鼓,納入眼底了。那一整夜,他就在上述的情形中度過,連一分的時間也未曾睡眠。

農夫讓坐驢,堅石流清泉

第二天一早,他們一行四眾又要繼續上山的前程,但是三位修士明知聖方濟各不僅一宿沒有片刻休息,並且也受了惡魔很兇殘的攻擊,再加上他平素健康不,身體病弱,若是讓他徒步登山,那實在是一件難能的事情;因此,他們便去找了一位窮苦而善心的農夫,求他為愛天主的原故,將他的驢讓給他們可敬的父親──聖方濟各騎一騎。那農夫一聽到方濟各的名字,遂問道:「你們就是那個人人敬仰、人人讚美的、亞西西方濟各修士的徒弟嗎?」修士們答應說:「是,就是求你把驢讓給他騎的。」於是,那位善心的窮農夫,立刻敬謹而殷勤地將驢預備妥當,親自將它牽到聖方濟各跟前,恭恭敬敬地幫助聖人騎上驢,他自己同三位修士跟在後面,一起向著辣偉爾納山進發了。

他們一起走了一大段路程時,那位農夫忽然問聖方濟各說:「請你告訴我,你就是那位亞西西的方濟各修士嗎」聖方濟各答應道:「是,我就是亞西西的方濟各修士」。「那麼,」那農夫又接著說:「你該勉力成一個好人,如同一總的人對你所想像的那樣好才是!你該知道,人們對於你都懷著很大的希望和信心所以我勸你切勿使人們失望,而且要勉力成一個比人們對你所想像、所希望的還要更好的好人才好。」

農夫向聖方濟各所說的這一番話,若是說給一個沒有聖德的人,一定會引起對方的反感,使對方罵他粗野無禮,使他落個自討沒趣。可是聖方濟各乃大德人也,他聽了農夫那番訓告,不但心無惱意,面無愠色,反而感激莫名,立刻跳下驢背,匍伏在農夫面前,口吻他的泥足,極謙遜地多謝他出自愛心的寶貴教言。之後,那農夫和三位修士,敬謹地將聖人扶起,幫助他再騎上驢,繼續前程。

行行復行行,行至山途中的時候,那農夫因為登山力倦,加之火輪當空猛炙,不禁在聖方濟各身後叫苦道:「渴殺我了!我已渴得喘不過氣了!若是得不到水喝,我就快要渴死了!」聖方濟各一聽到他的叫苦聲,便從驢上下來,雙膝跪地,伸展雙臂,懇切祈求天主開恩賜水,以解除農夫的渴苦直至他知道了他的祈求已被垂允方才起立。然後,指給那個農夫說:「你快到那塊大石那邊去,在那裡你將有清泉可飲;那是仁慈耶穌基督,暫時為解救你的苦渴,命那塊堅石流出來的活水。」農夫應聲跑去,果然天主聽了聖方濟各的祈禱,命那塊堅石潺潺然流出香甜的清泉來,遂盡情地喝了個痛快於是,他的渴苦被驅逐了,精力又恢復了。

根據那位生於彼、長於彼的農夫說,那塊堅石所流出的清泉,實在是全能的天主聽了聖方濟各的祈求,而發顯的一個奇蹟因為在那一區域,從來沒有一條溪流經過,更沒有一個泉水流出,不但過去沒有,而且當他喝了那清泉活水以後,那眼清泉不久也就枯竭了

聖方濟各和同行的人們,為了這個聖跡,一起頌揚了天主的全能,感謝了天主的仁慈宏恩之後,又繼續登山的前程。

上得山坳處,林鳥爭相迎

聖方濟各一行人眾,登上辣偉爾納山坳處的時候,見道旁有株綠蔭橡樹──此橡樹迄今猶存,遂蓆地而坐,稍事休息。當時,聖方濟各居高臨下,窮目遠望,見村莊星羅棋佈,田疇青綠似錦,不禁讚嘆、感謝造物者的奇工妙化,沈思在至尊天主的偉大深淵中。正在神馳遐想之際,忽然從山林各處飛來了無數玲瓏可愛的小鳥,圍繞著他,舒展羽翅,引吭歌唱,向他百般承歡有的落在他的頭頂,有的落在他肩上,有的棲在他的臂間,有的臥在他的手中或脚上,直像一群天真活潑、花枝招展的小小弟妹,都在表示著無限的欣喜與熱誠的歡迎。三位修士及那個農夫看見這種稀奇的事情,都不禁訝異吶喊。聖方濟各心神愉快地對修士們說道:「各位至親愛的弟兄們,我相信吾主耶穌的聖意,是要我們住在這個偏僻而靜謐的深山中的,否則,祂不會叫這一群飛鳥弟妹們來歡迎我們的。」他說著,便起身繼續登山,終於到達了事先派來的兩位修士看好的地方。那裡有預備好的數間茅屋,在等候著聖方濟各和修士們來居住。這便是天主在暗中給聖方濟各指定的,教他準備受印耶穌五傷奥跡的地方。

上一篇         下一篇

回《超人軼事》目錄



 

訂閱「主日福音釋義」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主日福音釋義」

每星期四寄發

訂閱本服務 / 變更訂閱資料

訂閱Youtube頻道
連結至iTune
銀行轉帳捐款

銀行轉帳捐款 (此處捐款由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開立抵稅收據)  new icon

銀行轉帳帳號:00758120000047
收款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台北富邦銀行 南崁分行)
銀行代碼: 012

轉帳後請聯絡我們提供以下捐款人資訊,以便寄出捐款收據:
[捐款人姓名、日期、帳號末五碼、金額、收據抬頭、地址、電話、捐款用途
(為聖地捐款、為方濟會捐款、為思高中心捐款...等等)]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電話:02-23112042 電郵:read.bible@hibox.biz
或填寫以下google表單:請點選

加入Line官方帳號

LINE logo.svg  Line QR Code Large

加入思高讀經推廣中心Line官方帳號

Line官方帳號搜尋「@ccreadbible」

加入思高中心粉絲團專頁
下載手機App
Paypal線上捐款

Paypal線上捐款給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此處捐款由北美地區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108 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
電話:02-23112042 傳真:02-23754439
郵件請寄: 108-99 台北郵局2-10號信箱
Email: read.bible@hibox.biz

***捐款方式***
郵政劃撥帳號:17970033
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銀行轉帳帳號:00758120000047
銀行代碼:012(台北富邦銀行)
收款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捐款後請填寫google表單(請點選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相關連結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首頁

聖地在華辦事處

思高中心Youtube頻道

友站連結:佳播圖書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課程

《瑪竇福音》 / 林思川神父 導讀

時間:週二晚上7:15~8:30上課 (6:40一樓聖堂晚禱日課)
地點:
南港耶穌聖心堂(成德堂)六樓教室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近捷運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
歡迎新舊學員參加,無需報名,請準時入場。
           詳細資訊請來電02-23112042或來信read.bible@hibox.biz洽詢。


切換到桌面模式切換到流動網站
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