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zh-CN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十四章方濟會的辯證性

聖方濟最初決意遵行福音勸諭生活時,並沒有想到這個既單純又艱難的決定會給世人帶來這麼重大的改變。各界人士好像看見了活生生的奇蹟,紛至沓來要跟隨他。這情形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年輕時也許曾如此幻想過,但在他悔改後的謙卑心中一定沒有這樣想過。隨著弟兄們人數日增,自然產生正式會規的需求。可是,聖方濟相當遲疑,因為不是已有福音了嗎?他認為,凡願意單純而不經詮釋地善度福音勸諭生活的人,都可成為方濟會的小兄弟。因此當他必須編寫會規時,也只是謹遵耶穌聖訓,不斷地引證福音作為依據,似乎不敢按照自己的意見來制訂會規。為此,他的會規裡很少誡命,沒有單純只講形式的內容,所有的規定都是針對內心,並且保留解釋的自由。聖方濟編寫會規時,也尊重各人的個性。

此外,他沒有跟隨其他修會創立人為自己的修會限定某種工作範圍。他只要求大家遵照福音生活,宣講福音時多用榜樣而少用言語;一切會規內容都包括在這幾句話裡了。由於會士人數迅速增加,使徒工作的範圍也自然地日益擴大。聖方濟也贊成不斷地拓展會士的工作領域,因為他自己懷有活躍好動的愛心,不看已經完成的事業,而更注意尚待著手執行的工作。為此,方濟會士的福傳工作,由翁布利亞地區一直拓展到整個義大利,進而到歐洲各地,更由摩洛哥到達非洲,從巴勒斯坦而遠至亞洲。

隨著工作領域不斷擴大,同時也出現了新的需要 ── 例如學識 ── 和新的問題 ── 例如供會士共同居住的固定房舍。關於這些問題,方濟不願意自己特地予以解決。主曆1220年,他下令拆去伯多祿史達佳(Pietro Staccia)建於波倫亞的那座校舍;可是,後來在主曆1221年,由於鄔哥利諾樞機(Card. Ugolino)聲明那座房子屬於聖座,他才准許聖安道在那裡教授神學。

方濟曾禁止一位初學修士擁有大日課經書,也不許李納道修士(Rinaldo)有過多的書;但對那些請求加入弟兄團體的學者,卻表示歡迎和敬意,囑咐他們要保存和尊重所有的著作;因為他肯定一切知識都直接或間接來自天主,並引導人歸向天主。方濟本人並沒有閱讀的愛好,他的書本就是耶穌苦像、大自然與生命;他更重視心靈的學問,而不是書上的知識;更重視事實,而不是說話;更重視心地單純者的謙遜,而不是學者的驕傲。他深信人做多少事,就是有多少知識;拯救人靈首先要靠祈禱和榜樣,而不是用理論。他不命令人讀書,因為在福音裡,他沒有看到讀書的命令;不過,他也不禁人讀書,因為他也承認讀書的需要。

為解決這樣辯證性的問題,應該作這樣的聲明:反對他自己願意修最嚴厲的神貧的理想,或者應該抑制他自己所深深感受到的,並由他親自傳給他會士的傳教救靈的熱情(不插足知識的領域),尤其是必須把自己手創的修會局限在某一種固定的生活方式之內。相反的,他清楚地看到自己的修會就有如一株粗壯的大樹,將要長出許多別的枝條,弟兄們也將從事不同的工作,成立各種組織。所以,大家都必須抱著同一的理想,但每人應按照自己的方式好好生活,發展那個最初啟發大家的理想。

也許就是因為這些緣故,在方濟的心靈內存在著或明或暗的對立,而這一切都被方濟會繼承下來。這些對立就是日後方濟會內,多次引起紛爭、甚至分裂,但也激發種種創新的原因。我們可以在聖方濟本人身上,也在方濟會內,同時發現嚴守紀律的精神與獨立自主的企圖,獨居隱修的渴望與傳教救靈的熱忱,自我犧牲的願望與實際行動的要求。

聖方濟當初是否知道這些對立情形呢?觀察他的聰明才智,探討他的言行著作,似乎應該肯定他是知道的。他曾祝福了厄里亞修士,也曾祝福了伯爾納鐸修士;這就表示他承認,在他的修會裡有兩種對立的精神。由此可見,他深刻地直觀到具體的事實,亦即生活在矛盾對立中的生命。所以,他給自己的修會內所有精神後裔留下這分遺產,也就是在他所創建的三個修會內,可以收錄來自不同的地區、不同的社會階層的人士。他讓自己的神子們從事各種不同形式的使徒工作,播下各種使徒工作的種子;雖然這些工作外表看來各不相同,但由於所有工作都來自同一個精神的推動,所以彼此融合相通。

聖方濟對人生直覺的看法是以愛為起點,也以愛為終向。所以,他愛厄里亞修士,也愛伯爾納鐸修士;愛生活在群眾之間的人,也愛退隱獨居的人;愛行動者,也愛靜觀者;兩人他都祝福;在他最後一次的晚餐中,他給兩人都分送了象徵性的麵包,好像為表示,日後在方濟會內所發生的一切分歧都應該因他的名,因他仁慈寬大的父愛,而彼此重歸於好。聖方濟的父愛是在天大父之愛的肖像;天主使太陽光照義人和惡人,賞給牛力氣,也把歌喉賜給雲雀。

聖方濟的作品不僅說明上愛天主下愛眾人的愛的基礎,而且也提出兩個同等重要的條件;只要嚴謹地遵守這兩個條件,弟兄之間的一切衝突都將得以消除。弟兄們所以會偶有不和,正因為他們往往忽略了兩個條件中的一個。這兩個關鍵條件就是:神貧和服從。它們彼此相等,無分大小。神貧這個問題之所以會在不同的派系間引起對立,就是因為有些弟兄只繼承了會祖這個或那個德行,卻沒有繼承他至大的力量 ── 愛。藉著愛的力量他達成天人合一,也使自己成為世界性的人物。這裡所說的愛是愛天主的愛、愛我們的救主的愛,以及愛祂所救贖的人靈的愛;愛耶穌為我們的長兄,愛其他人如同祂的幼弟。聖方濟把這種愛的需要傳給了他的神子。為此歷代以來方濟大家庭,不管怎樣分裂,不管如何常發生對立的情形,都因著對天主和對受造之物的愛,而總能夠在其本身內,如同在會祖方濟內,重新找到基本的合一。的確,在方濟會內沒有一個世紀未發生過改革或分裂的事件;可是,這些事件不是方濟會衰落的象徵 ── 像那些只看外表的人所做的判斷 ── 反而成為方濟會更新的活力。這真好比生物組織的內在活力,細胞有的分裂、有的死亡;組織裡有些東西死去,有些東西變化;可是,死亡是外表的,變化也是暫時的;細胞重生之後,又在自己所屬的同一個組織內相互結合;細胞在組織裡誕生,為組織而生存。歷代以來,從這個對天主和對其受造物的統一性的愛,產生了方濟精神祈禱、思想以及行動的力量。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十三章 聖方濟的圓滿快樂

這種快樂也包含本性的和超性的兩方面。聖方濟是詩人,而且活潑好動;他本身就有兩個快樂的來源:他能夠發現美而欣賞它,充滿活力但不沉溺於消極感受。為此,世物無論大小都能吸引方濟,帶給他喜樂,一切都是生命奇妙的表現,他都能在其中感受到天主的美善。叫醒他的隼,與他對唱的蟬,歡迎他的雲雀,使他高興的鴿子和麻雀,太陽、星辰、火、水、風和雲,以及正發出綠芽而活力蓬勃的大地,一切都能成為他默想的資料和詠唱的題材;在方濟善良的眼中,這一切並不稍遜於他在人心中所發現的美德。不過,聖方濟並非只求靜觀而不思行動的人。他的愛使他看見生命最完美的和諧;他的愛也催促他援助有需要的人,安慰受苦的人,把一切都捐獻出來;他的愛更催迫他宣講福音,告訴世人天主是創造萬物的大父,敦促人人都認識、愛慕天主。

聖方濟一旦想到要做甚麼,就立刻著手行動,毫不猶豫躊躇;在他的思想和行動之間,不留遲疑的餘地。愛催促他去做的事,他就盡心竭力地去做,把過去殘餘的渣滓掃除淨盡;例如:他在自己父親面前歸還全身衣物;在博峻古拉拋掉了自己的手杖。他從不為將來擔憂,因為他不期望、也不願意世界或世人給他甚麼;赤貧如洗,一無所有,而把自己完全投入天主懷中。他全心信賴天主,甚至認為把明日要吃的豆子預先浸在水裡也是對不信賴天主的表現。無論對過去的留戀,或對未來的憂慮,他都完全斷絕;所以他能無牽無掛,逍遙自得於寬廣的天地間。

然而,他也受苦,而且樂於受苦。他原本病弱又受盡各種苦行折磨的身體使他受很多苦,他敏感的直覺和智慧也使他受了不少苦。許多弟兄不了解他,甚至當著他的面做出相反神貧的事;這一切都使感觸靈敏的他受到慘烈的痛苦。他生命的最後兩年,無論精神或肉體都承受著殉道般的痛苦。尤其在身印五傷之後,他更真正成為痛苦之人;然而他願意痛苦,因為他熱愛崇拜被釘苦架的耶穌。

聖方濟與良修士關於「完美的喜樂」所做的談話,說明了基督信仰的基本原則,說明了我們在耶穌基督內的生命,以及耶穌基督在我們內的生命;說明了基督十字架的愛與光榮,以及我們如何接受這樣的愛與光榮。不過,他是在新奇、具體、而且無法仿效的方式之下說明這個原則,以自己的生命和身體作實際的榜樣。他所立的榜樣說明最困難的情況、情緒最易感觸的情況下該如何生活行動。例如:安心忍受朋友或屬下的鄙視、甚至迫害;精神與肉體都過著貧苦的生活。在那樣的痛苦考驗中戰勝自己,這是天主賜予聖方濟最大的恩典;他這樣戰勝自己,甚至於以精神和肉體的痛苦為樂,為愛十字架上的耶穌而樂此不厭,實在是天主恩賜給他享受「完美快樂」的特恩。聖方濟把這樣的快樂叫做為天主而「享受」痛苦。他這個表達成為永垂不朽的千古名句。他與良修士的那次談話,不僅減輕了這位弟兄在嚴寒的冬夜裡心中感到的痛苦,縮短了從貝路佳(Perugia)至博峻古拉那段遙遠的路程,而且也為後世萬代的痛苦發出一道明光,給所有受苦的人指出了面對痛苦的妙方,就是要為了愛耶穌而愛痛苦,因為所有的痛苦都是經祂許可而來的。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十一章 聖方濟與講道

聖方濟也好像耶穌基督,為了能引人歸向天主,除了用榜樣和美德,也公開宣講。

聖方濟利用自己直覺的能力,以及貼近實際生活的觀念,改進了中世紀的講道方式。當時的本堂司鐸根據當時的習慣用拉丁文宣講福音;聽眾大多因無法聽懂而分心走意;那些專門負責講道者,往往從教父們著的「講道集」(Homiliaria)提取講道的資料;而那些學問高深的學者,則反覆闡述教會的道理。聖方濟卻一改當時的講道風格,使福音結合實際生活,讓聽眾的良心能與耶穌基督接近。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他開始講道時,首先注意觀察聽眾,盡量好像針對每一個人個別對談,引導他們用倫理的眼光反省自己的良心。然而,如果聽眾人數增多,或有一些特殊人物前來聽他講道(他曾在教宗和樞機面前講道),他就仿效師傅耶穌,利用比喻和事蹟來講道。最後,只要能吸引聽眾,使他們注意的方法,他都盡量利用,無論是當地方言、手勢、唱歌、或笑或哭,甚至採用生動的戲劇表演 ── 例如在格來喬(Greccio)的聖誕慶典。

方濟講道的內容非常簡單,只講基本道理,例如:萬民四末、福音等。他不重視精微深奧的推論,也很少事先準備;如果他預做準備,反而往往講不下去。他總是順從聖神在當下給他的靈感,以及按照在場聽眾給他的指示,臨時開口宣講。他這樣未做準備而當場講的道理,常能打動人心。不過,他的道理並非只是如同傾盆大雨,一時從人的良心流過,卻起不了多大作用;他說的話更如同綿綿細雨,深深地滲入人心,連那些為了各種不同理由、最狡黠詭詐、最頑固不化不肯聽信別人,尤其不願聆聽像聖方濟那樣沒有學問的在俗宣講者的人,也會被他感動。聖方濟就是這樣宣講,感動了波倫亞(Bologna)的大學教授,以及羅馬的樞機主教。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十二章    聖方濟與勞動

聖方濟不僅謙德深不可測,同時更願意完全服從天主的旨意,並謀求別人實在的福利。這一切使他能夠忠實地闡明基督教會對於勞動的觀念。

在這方面,他也依靠天生本性的幫助。他是商人之子,出身於中產階級的自治區,因此他生性就有建設生產的優點,但是,卻沒有商人和中產階級的最大缺點,即家庭的自私主義。他青年時既熱望出人頭地,而又慷慨好施,這樣的作風都顯示他對金錢抱有一種高尚的看法,把金錢視為應該流動的而不該滯留的勞動產物。金錢可被用來確立個人的人格,也能成為統治他人的工具。聖方濟在那時候就已開始實行最好的統治方式,即幫助別人,為別人謀福利,使別人高興。

他悔改後,勞動成為他實踐愛的方式。勞動首先是愛立法的天主,因為天主懲罰人的罪,命人勞動;其次,勞動也是愛救主耶穌基督,因為祂以身作則,為人樹立勞動的榜樣;第三,勞動也是愛人類,因為每個人都必須運用自己的理智和意志,在世上進行各種工作。最後,勞動也是愛一切受造物,因為只有藉著勞動它們才能變為有用的東西。

聖方濟自己勞動,也要求弟兄們勞動。開始的時候,他做泥水匠,甚或做小工,重修了聖達彌盎堂、聖伯多祿堂、以及天使之后堂。他悔改後,最初也如同任何一個悔改的人,喜歡退隱獨修;但是,為了要做那些卑微的工作,他竟把自己渴望獨修的愛好也犧牲了。

1208224日,他在博峻古拉聽到福音,指示他去做精神性重建教會的使徒工作,他隨即轉變成為一個從事言語工作的勞動者。他在講道時,運用言詞小心審慎,比重修聖達彌盎堂搬運石塊更加注意。他講道時,言詞簡單而涵義豐富,敘事生動而感動人心,給予教訓切實而中肯,作出結論嚴謹而正確。所以,他的言語就是行動,不但能夠影響人,更使他人也開始行動。聖方濟講道時,勞動工作超過自己體力負荷。他向群眾講話,也給個人講話。他跣足遠行,徒步千里,到各城市去宣講天主的道理。他不辭辛勞地宣講,不但不怕痛苦,連嚴重的疾病、精神的挫折,或五傷的疼痛,都不能阻止他講道。他在宣講天主聖道的時候,總是耗盡自己全部的精力。

對聖方濟而言,勞動是一種需要,也是一種職務。他也如此勸勉弟兄們,所以他在會規中教導弟兄:「我願意我所有的弟兄都要勞動,謙遜地從事各種好的工作,以遠避靈魂的敵人 ── 即空閒無事 ── 減輕別人的負擔,維持自己正當的生活。凡能工作的弟兄必須工作,做他自己所會的手藝。甚麼工作也不會的,要學會工作;不過,必須忠誠而虔敬地工作,以免傷害了祈禱的精神;一切的世事都應有助於祈禱的精神。此外也應該注意,除了保養身體的必需品之外,不可接受任何其他的報酬;尤其不得接受金錢。要謙遜地這樣去做,如同天主的僕人以及修至聖神貧的人所應該做的。」他不能用更精簡的話來說明這麼豐滿的思想。在這條會規裡,包括了以下的思想:勞動的目的:不論它是本性的或超性的勞動,都要尊重個人所負有的使命;勞動的方法:外在活動的生活應該與靜觀默禱的生活互相結合,神貧也應與勞動互相結合。最後兩點,是聖方濟關於勞動最特殊的思想。聖本篤用「祈禱與勞動」(Ora et Labora)這句口號,固然開創了勞動與靜觀彼此混合的生活,可是他仍是在隱修院中度這種混合生活;聖方濟卻將這種混合生活帶出隱修院,引進世俗裡。物質的需要,以及社會的環境,使這種混合生活在世俗中能發生更大的良好作用 ── 當然,實際實行起來也更為困難。

對於神貧與勞動的關係,聖方濟的觀念更是新奇特殊。他自己和弟兄們全都放棄接受遺產的權利,不僅沒有私人財產,連團體也不能擁有任何產權。他們工作而不接受報酬;由於他們已經獻出了一切,因而必須謙遜地向人請求、甚至乞討生活的必需品;他們實實在在地把自己完全貢獻出來了。另一方面,他們這樣完全放棄自己的權利,連享用自己工作所得的權利也放棄,目的是避免因工作而產生財產所有權的一切後果:誘惑、焦急、憂苦,並使人得享到更大的快樂,比工作本身所能給人的快樂還要大。除了讚美和感謝的祈禱以外,在神貧中勞動工作,是方濟會士另一個喜樂的泉源。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十章 聖方濟怎樣愛自己的會士

在愛弟兄方面,聖方濟更是慈父,而非嚴師。他愛自己的弟兄,並以互愛為服從的基礎:長上要像慈父,而屬下應如孝子或幼弟。他常安排長上與屬下互調職位,透過這個方式使階級以平等為基礎,以謙德為支柱;並使服從由忠誠的信賴開始,而以精神的自由為終向。

聖方濟愛自己的會士,了解他們,聆聽他們的意見,安慰他們的憂苦。當最初的十二個弟兄被派遣兩個兩個外出福傳而第一次和他分離的時候,他感到非常難受,甚至用一個奇蹟使他們再聚集在他身旁。每一次離別,不論對他或對其他弟兄都是難以忍受的痛苦;每一次重聚,卻總是特別喜樂的事。會士中就算最微小的一個呼喚他時,他也一定立刻給予慈愛的答覆。一天,有兩位從外國來的弟兄,走了很遠的路想來見他,卻被幾個常在他身邊的弟兄勸阻;聖方濟一知道了,就親自祝福他們。李載理奧修士(Rizzerio)深怕自己不被聖方濟喜愛,並且認為如果聖方濟不愛他,就表示天主也不喜歡他。聖方濟遂去見他,並以比父親更大的慈愛任命他做自己的秘書,給他書面的祝福,並決定自己死後要把會衣留給他。方濟由於看見自己手創的修會日益擴大而擔心,甚至領受五傷神魂超拔時,以及病重垂危快要去世時,也掛念著自己的修會。《小花》(Fioretti)一書甚至留下這樣的傳說:每逢方濟去世週年,他都親自下到煉獄去拯救自己手創的三個修會的弟兄姊妹,以及所有恭敬他的人的靈魂。但丁則想像方濟在自己的會士臨終時,特從天上降來與惡魔爭奪亡者的靈魂。

聖方濟在世上創立一個大修會,卻從不擺架子,態度常是和善可親,慈愛無比。他想像自己猶如出身微賤的女子,卻為一位偉大君王生下許多孩子。他也想像自己好比一隻羽毛黑暗難看的母雞,小心翼翼地呵護自己的小雞。這樣的想像含意深遠。他的愛非常特別,即使對屬下也非常謙虛,只求別人的利益,不圖自己的滿足。為此,聖方濟的愛吸引了許多性格和地位迥異的人:有溫良多情的良修士、也有出身貴顯的魯斐諾修士、天真而頑固的季乃勃勞修士(Ginepro)、心地單純的若望修士(Giovanni)、有愛基底奧修士和伯爾納鐸修士(Bernardo)等神祕靈修者,也有充滿騎士精神的安其勞黨客來底修士(Angelo Tancredi),具有行吟詩人作風、被稱為「詩王」的巴其非哥修士(Pacifico),以及夢想著建樹大事的厄里亞修士(Elia)。方濟會中那些嚴格靈修派(Spirituales)的作者,沒有提起他們的會祖對待不同的弟子時,所表示的寬容和氣的態度(也許是因為他們自己缺少這種美德)。聖方濟清楚知道厄里亞修士的性格,卻仍選立他為總會長,並至死常把他留在自己身邊。聖方濟認為學識只是工作的利器而已,但他尊敬那些富有學問的人,稱聖安多尼(St. Anthony)為他的「主教」。他輕視富貴的出身;然而有一天,一個修士牽著聖方濟騎的驢子,心裡想道:「這人究竟也只不過是伯多祿伯爾納道乃的兒子而已。」聖方濟立刻從鞍上下來,對那個修士說:「兄弟!你有道理:應由你,而不是我來騎才對!」

因為聖方濟懷有這種實在而具體的愛,所以他創立了三個修會,以適合各種不同聖召的男女;他們的生活環境不同,因而在靈修方面的需要也不一樣。

再者,聖方濟超性的愛就是他的力量,說明他全部的生活,也說明方濟會不斷發展的理由。他這種上愛天主,下愛一切受造物的愛,建基於超性的動機上。因著這愛,他對許多人發揮了強大的吸引力。他又用自己的榜樣,使許多人跟隨他。別人看到了聖方濟愛的表現,知道他實行耶穌的誡命:「你們要彼此相愛如同兄弟,世人就可以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由於人人都覺得聖方濟愛他如同兄弟,因此人人也都愛他。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訂閱「主日福音釋義」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主日福音釋義」

每星期四寄發

訂閱本服務 / 變更訂閱資料

訂閱Youtube頻道
連結至iTune
加入Line官方帳號

LINE logo.svg  Line QR Code Large

加入思高讀經推廣中心Line官方帳號

Line官方帳號搜尋「@ccreadbible」

加入思高中心粉絲團專頁
下載手機App
線上捐款

線上捐款給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此處捐款由北美地區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108 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
電話:02-23112042 傳真:02-23754439
郵件請寄: 108-99 台北郵局2-10號信箱
Email: read.bible@hibox.biz

捐款郵政劃撥帳號: 17970033
戶名: 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請註明捐款用途)
(此處捐款由方濟各會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相關連結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首頁

聖地在華辦事處

思高中心Youtube頻道

友站連結:佳播圖書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課程

《牧函》 / 林思川神父 導讀

時間:週二晚上7:15~8:30上課 (6:45一樓聖堂晚禱日課)
地點:
南港耶穌聖心堂(成德堂)六樓教室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近捷運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
歡迎新舊學員參加,無需報名,請準時入場。
           詳細資訊請來電02-23112042或來信read.bible@hibox.biz洽詢。


切換到桌面模式切換到流動網站
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