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TWzh-CN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五章 聖方濟怎樣愛天主

聖方濟對受造物的愛,人人都容易了解。可是,為什麼方濟的言語和行動這樣有力,這樣崇高偉大呢?若能更深入探索就會了解這個秘密,原因就是由於他熱愛天主。如果我們想知道,為什麼天主選擇這個微小的人,作為自己寵幸的對象,給他豐渥的恩賜,那我們似乎太過冒昧,有失敬意。不過,我們只要回想一下,聖方濟如何立即以愛還愛,恆久不變地愛了天主,如何用單純而高深的謙德以及謹小慎微的騎士作風,還報了天主的愛,也許就可約略窺見這個神妙聖愛的秘密。

請聽這神聖友誼的開端:在亞西西,一個萬里無雲星光閃的夜晚,一條陡峭而窄的街上,走過一隊青年。他們唱著流行歌曲,一些比荷馬的傑作更古老的夜間抒情詩。他們嘹亮的歌聲像一條潺潺溪流,從那些簡陋黝黑的屋頂上升,直達星空。這是一些熱情沸騰、追求愛情的青年;星辰回應了他們,但是,只有一個人,一個心靈純潔無瑕的人聽到了星辰的歌聲。青年們一路唱著歌曲向前走去,他卻獨自留在路中,出神地聆聽那勾起他相思的歌聲。誰在青春時期不曾如此出神遐想呢?一個尋常青年,若是看到這種來自無垠天際倏忽即逝的閃光,也許會停留傾刻,隨後就繼續哼著小調繼續前行,去追求那暗藏在半掩的窗後,向外窺視的愛人。方濟卻不同,他駐足傾聽,並惶恐地自問:「這是什麼」他似乎聽見整個宇宙齊聲回答他:「天主!」

從此以後,他總是迅速而絕對地聽從這個聲音,無論這聲音是在聖達彌盎堂裡San Damiano,命他重修那座聖堂;或是在博峻古拉Porziuncola,命他去講道和修神貧;或是在崴爾那La Verna山上,命他完全獻己於主,好使耶穌把自己的五傷印在他的身上,用有形可見的證據表示祂已把自己賜給了他。那股燃燒著聖方濟的熱愛,使他常常留神地迎接天主聖神,對祂的每一樣恩賜都表示萬分的感激。他有深不可測的謙德,因為這是從除了在所愛者內消失自己之外別無他求的熱愛裡產生出來的。他的謙德並不使他失去那種自信為天主特寵者的信心,也不使他稍減對這聖愛的神樂,卻在他的心中引起一種恐懼,就是怕因著自己的罪過而喪失了聖愛。為此,聖方濟用童稚般的口吻對上主說「求祢替我把它保存起來吧!因為我是一個小偷,會偷去祢的寶物。」他這種天真的稚氣,真是無人可及的。

這位天主的大情人非常害羞,不願意使別人知道自己的愛情。他雖然樸實單純,卻常使出一些小手法,掩飾天主賜與他的特恩。例如:他在晚上就寢時故作鼾聲,使大家都聽見;卻在深夜靜悄悄地起來祈禱,避免他人發覺。他在祈禱後,往往面部火紅,神志恍惚;從祈禱中回來時,總是竭力設法鎮定自己講話的語氣,並同別人一起做日常的工作。當他在眾人面前實在無法抑制自己愛主的熱情時,就用衣袖掩蔽自己的面,以免被人看破他神魂超拔的實情。由於上主居住在他心內,所以在他四周沒有嘈雜的聲音,只有寧靜的氣氛。天主與祂特寵的人之間的親密關係,是不容第三者干擾的。有一次,亞西西的主教想偷看聖方濟在自己小室中祈禱的情形,忽然他在門旁癱瘓了;他雖然貴為主教,卻也不能逃避這樣的懲罰。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四章 聖方濟的愛

曾有人說,聖方濟的特徵是愛。這話非常正確。聖方濟愛的能力不僅超過一般人,而且也出乎其他聖人之上。不過,說他的特徵是愛,其實仍嫌不足;因為沒有一位聖人,也沒有一個修會,不是以基督信仰的這個基本特徵為其標幟的。聖人之與聖人不同,一人之與另一人有別,就是因為愛的方式不一樣沒有什麼比愛更能展現一個人的真實價值

聖方濟的愛是具體的、犧牲自我的;他以實際行動以及修練神貧的德行表現他的愛德。萬王之王在思博來道Spoleto告訴他,沒有另一位比祂更偉大的君王;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對他說,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像耶穌基督那樣既許必踐、決不食言的,沒有像耶穌基督那樣為了我們而犧牲自己生命的,也沒有像耶穌基督那樣把祂自己完全送給我們的。從此以後,聖方濟就以一種絕無僅有的愛去愛基督。在他的心裡,愛就是行動的能源,因此他自問:「我應該做什麼呢」福音答覆他說「誰愛我,就遵守我的誡命。」既然有福音的答覆,他就不再去尋找或請教別的神師,也不去隱修院尋求;每逢有疑問時,他就打開福音;無論在福音裡看到什麼忠告,他便「按字」實行,好像福音的話就是專門為他而寫的。

由於他有這樣實際而具體的愛,所以聖方濟特別恭敬最能表現天主聖子的人性謙卑與苦難的事件,如:白冷的馬槽、加爾瓦略的十字架、以及聖體聖事。他內心燃燒著這樣的熾熱愛火,最終竟使超性的事成為肉眼可見的有形標記;例如在他的肉體竟然被印上耶穌的五傷。對他而言,這是愛的印記,對我們而言,卻是聖德的標幟。由於他的愛是如此實際而具體,所以他獻身為教會服務,深信教會生自基督,是基督的奧體。聖方濟是羅馬教會最忠誠的信徒。他對耶穌基督的愛蓋上了至公教會的印記,而這個至公性正是實行聖愛的具體方式。當時各異端教派都妄自聲稱要把福音重新在世界上建立起來,卻不肯接受完全的福音,不服從伯多祿的繼位者。他們的言行否定方濟這種實際而具體的愛,而只是任意設想一個神以及神的旨意;他們對天主的愛,只是對這個神及其旨意的一種空洞幻想而已。

聖方濟對天主的愛包含實際而具體的表現。不過,必須注意,這個具體性並非自然科學般的具體性,而更像是藝術家的具體性;換句話說,他的愛孕育創造的想像力。所以,他的祈禱變為歌唱,他的默觀成就了為搭建馬槽的豐富戲劇性慶典。這種具體的愛必然化為行動,表現在實際的事務上,表現在救助受苦者的慈善工作上,更表現在向教外人的福傳事業上。亞西西的聖方濟具有奇妙的天性,能使一切的對立都在行動上達至融合統一。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二章 方濟其人

伯多祿‧伯爾納道乃Pietro Bernardone的兒子方濟,受到當時一切對立衝突的影響,使他養成一種個性,成為一位聖人。他在自己身上,使那些對立衝突達到平定安靜,融洽結合,並給新的力量指出一條途徑。

在方濟的時代,有封建制度,也有自治區;有中世紀帝國的政權,也有正在形成的國家;有拉丁文,也有本地方言;有高超的靈修,也有縱情的享樂。這樣的一個時代使方濟養成一種階級觀念,卻也形成他自主獨立的高昂之氣;他富有成為騎士的夢想,卻也有實事求是的美德;知道犧牲小我,而又熱情奔放,充滿蓬勃的生氣。

他的父親傳給他商人的機智、活動和適應環境的能力;他的母親卻給了他騎士的敏感、寬宏的氣度、以及冒險的精神。他的血液裡含有貴族和中產階級的成分,二者互相混和融洽,使他對社會上各階層的需要都能深刻了解。

他有高度的智力,卻也有謙虛的胸懷;所以他能深入各種人的心底,洞察其中的隱秘。他的天性具有許多相互對立的特徵:他有好像直覺者那樣的衝勁,卻也有好像實行者那樣的毅力;他有好像高傲者那樣的自信,卻也有好像心謙者那樣的服從;他有出人頭地的野心,卻也有愛與被愛的需要;他一面渴望榮譽光采,一面卻也熱願自我犧牲。他有愛的傾向,不過那不是感官的愛。正如亞西西的景物,在嶙峋崎嶇的山嶺上,卻抹了一層溫柔而幾乎撩人幽思的色彩;年輕方濟的內心充滿丈夫之氣而不喜歡綿綿柔情,但也有著豐富而細膩的情感,不過絕不是那些使人煩惱的慾情。他更愛美而不愛享受:更追求友情而不追求愛情。薛朗諾Celano)為他所寫的《第一傳記》Vita prima,曾以黯澹的筆調描寫方濟的青年時期。從這本書我們也可以推測,對方濟而言,女性從未成為真正的阻礙,或實際的危機;他的阻礙和危機反而是驕傲和自私。所以他悔改之後,便竭力對付它們,予以痛擊。他心地純潔無邪;為此,當他後來遇見了兩位與他抱有同樣理想的婦女時,他可以凝視她們的眼,指導她們走上他自己的精神所嚮往的兩條道路:一條為貞女,就是以補辱和朝拜來傳教;另一條為寡婦,就是以祈禱和行動來傳教。

起初他深受世俗榮華的吸引,但不久就感到厭煩。他也曾想投身軍戎,卻被一個超自然的聲音所阻止了。那個聲音並沒有毀滅方濟的個性,卻是加以變化、予以指導,為能在他身上完成一件來自聖寵的偉大工程。所以我們可以斷定,他喜愛一切受造之物的性格,完全不適於成為東征西討的職業軍人。他所以參加布利亞Puglia一役,也許是由於嚮往騎士生活。除了從軍以外,還有什麼其他道路可以求得人世的光榮呢?文學嗎?這與他好動的性情不合。於是萬王之王戰勝了他那好高騖遠的野心,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吸引了他那湧流不竭的熱愛。當他生活在世俗的時候,騎士和商人這兩種生活在他心中鬥爭對立;然而,一旦他決心要生活於主,便成為一位隱居獨修的隱修士,同時又是熱心救靈的使徒;他是英明多智的領導人物,卻也是謙遜溫良的神秘靈修者;他有攻戰克敵的勇氣,也有克己絕私的刻苦精神;他有愛主愛人的愛德,也有輕看世物的清高風度。這一切都匯集於他一人身上,使他成為一位超眾絕倫、獨步古今的聖人。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三章 聖方濟與異端教徒

人盡皆知,聖方濟所修的德行以神貧為首。不過,大家應該注意,方濟青年時期是生活在異端教徒匯聚之處的,當時的異端教徒幾乎都以宣講神貧為其基本的道理,也以神貧做為攻擊羅馬聖座的武器。巴大利尼派的異端教徒,起初以米蘭Milano)及倫巴底Lombardia為中心,後來以翁布利亞Umbria)及馬爾該Marche為中心;而瓦耳代西派的異端教徒,則以皮蒙得Piemonte為根據地。方濟很瞭解他們的原則和習慣;所以雖然他深刻認識依據福音改善自己生活的思想,而且也立刻把這思想付諸實行,並能超過別人,可是這並不能說是他開創的新思想。

十二世紀末期,度福音生活的思想早已瀰漫在空氣中。當時的人若看見一個人或一組人實行這樣的思想,並不會像現代人這樣感覺奇怪;現代的人由於越來越遠離神貧理想,也因而越來越容易放棄福音全德,而屈服於時代、環境、以及個人情況。不過,方濟之所以和異端教徒迥然不同,就是因為他完全地服從天主教會。異端教徒提出反對羅馬聖座的各種觀點,他都以服從教會來予以解決。異端教徒強調字字遵照福音;聖方濟更是這樣實行,而且是完全接受福音中所有的話,也包括那些有關伯多祿、使徒們及其繼承者的權力的話。異教徒主張神貧、貞潔和勞動,可是他們給自己的德行披上了驕傲的外衣,同時攻擊聖職人員的吝嗇和行為不檢,批評那些與他們生活方式不同的人,而且到處散佈分裂和仇恨。聖方濟卻謙卑自下,看自己為人類中最微末的人;司鐸走過的地方,即使是一位行為不良、徒負空名的司鐸,他也口親他們經過的地方;因為他敬重司鐸,尊之為天主的使臣。他先以身作則,厲行刻苦,然候才用言語去教訓勸告罪人。他不強求人修德成聖,也不責備人犯罪作惡;而只承認自己的罪過,極嚴厲地譴責自己。他到處衛護和平、支持合一,異端教徒卻越來越消極,終於走上了兩個極端:反對遺產繼承權,提倡共夫共妻制。聖方濟以天真無邪、純潔明淨的眼看一切的受造物;他不佔有它們,卻也不否定它們。他持己甚嚴,待人卻像慈母教會一般寬仁。異端教徒自命為福音的忠實信徒,其實卻是驕傲自大,黨同伐異,煽惑人心,製造暴亂的黨徒。聖方濟才是名實相符、十全十足的福音信徒,是真正的天主教徒,相信唯一、至聖、至公、由宗徒傳下來的羅馬教會。

他之所以完全信從教會出於兩種原因:一種是信德、謙遜、服從的超性原因;另一種是本性的原因。關於這本性的原因必須注意一件事,即聖方濟生在義大利的翁布利亞,他的性格因而帶有古代義大利人的特殊宗教熱誠,同時也有拉丁民族熱愛土地、勞動、秩序、階級的特性。他愛好實在而具體的行動;這種純屬拉丁民族的愛好,也許是從他宗教虔誠的天性來的。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第一編 聖方濟及其時代

第一章聖方濟以前的時代

主曆1182年,在義大利中部亞平寧山所環抱著的翁布利亞(Umbria)自治區中,方濟誕生了。當時的社會有著一副特殊的面貌。

當時,中世紀流行的普世一統的學說還沒有完全表現在哲學和藝術方面。這要到下一個世紀,綜合貫通一切的偉大士林哲學(經院哲學),宏偉的哥德式教堂,以及詩人但丁寫的「神劇」(Divina Commedia)出現之後,那些學說才完全表現出來。不過,政治和宗教方面,卻已經開始失去其穩固性。事實上,自從腓特烈一世(Federico Barbarossa1122-1190)去世後,人們便不再把神聖羅馬帝國看做應受尊重的政權,反而視之為應予打倒的敵人。當時在德國已出現強大的分封侯和自由城市,在義大利則有自治區,這一切都促使帝國崩潰瓦解。另一方面,各學院中所講授的主要內容還是教會的學說和主張。教會經過教宗額我略七世(Gregory VII1073-1085)改革後,不論紀律、聖德或權力各方面皆不斷地改進發展;在其後的數位教宗,不僅都是極有聖德的聖職人員,而且也是才能出眾的法學家和政治家。教宗依諾森三世(Innocent 1198-1216)在位時,教會更達到了教會史上最完滿的時期之一;然而,同時異端邪說卻也有如細菌般在平民大眾之間繁殖滋長。

義大利開始出現一種新現象:在主教們支持的教會與遭受分封侯攻擊的帝國兩種勢力之外,又產生一種新現象,即「自治區」(Commune)。這種自治區是以平民為核心的組織。他們勞動、生產、經商、旅行、控制金融,並因此進而控制權力。他們希望自治,極力擺脫封建的奴隸制度,反對各大小分封侯的干涉。自治區的出現顯示散漫的佃農開始團結形成組織,城市逐漸吸收農村平民,貨幣經濟取代土地經濟,市場交易增加,小型工廠和商店蜂起林立,手工藝者在工廠裡可以習得專門技藝,並各以其所長,分工合作。

由於政治經濟型態逐漸改變,因此基層人民雖然仍生活在統一的帝國內,但卻已逐漸形成一種新的方式,遠比封建制度下的生活更為積極而有活力。這個情況也產生不同的精神需求,最明顯的實例就是本地方言的傳播和應用,甚至正式公文也開始使用本地方言。語言的演變是非常重大的事件,一種新的語言代表著一個新的民族,除非文化發生改變,這是決不會發生的。

這個組成自治區的新民族,不但掙脫封建制度的控制,而且也不願再接受教會強大勢力之一的隱修院的良好影響。聖本篤(AD 480-547)適應西方拉丁民族的實際需要,改革了隱修院的生活,除了過去實行的祈禱和苦行之外,他還加上勞動工作和適度有節等原則。經過聖本篤的改革之後,在蠻族南侵以及封建制度盛行的時代,各隱修院都變成了福傳、教育和文化的主要中心。隱修院通常就建築在強權霸主的堡壘旁邊,屢次也與那些堡壘相對而立。隱修院四周的平民,在隱修院院長和修士們的領導下生活、勞動、構成村落。隱修院有自己的圖書館,也有自己的學院;他們負責改良土地,變沼澤為乾地,化荒野為良田;除了傳授農藝,使人人都能享受安定富足的生活之外,更給那些崇拜偶像的地方帶來基督的真光。


由於聖教宗大額我略(Gregory the GreatAD 540-604)開創之功,本篤會隱修士成為最早的傳教士:坎特布里的聖奧斯定(S. Agostino di Canterbury),偕同四十位隱修士感化了英格蘭:聖波尼法爵(S. Bonifacio)感化了日耳曼;聖阿達伯特(S. Adalberto)感化了匈牙利和波希米亞。按照各個時代不同的需要,由本篤會的會規產生出其他活力充沛的新支派,例如:在法國有克魯尼亞隱修會(Cluniacensi)和西篤隱修會(Cistercensi);在義大利則有嘉瑪道理隱修會(Camaldolesi)和瓦隆勃羅沙隱修會(Vallombrosani)。第十一及十二世紀時,從本篤會這株大樹上長出來的壯碩樹枝促進了教會和人類的文明,開化了日耳曼、蘇格蘭、愛爾蘭、以及斯堪地納維亞等地的野蠻部族。十二世紀初,西篤會出了一位偉人,基亞拉瓦的聖伯爾納德(S. Bernardo da ChiaravalleAD 1090-1153),他不但修院中是位神秘靈修造詣極高的會士,而且還遵照羅馬聖座的命令,著手改革修會並宣講十字軍的工作。不過,聖伯爾納德是個例外;一般而言,隱修士從不離開修院。

十二世紀初,那些在義大利的自治區裡辛苦勞動的人們,已經開始有人騎著騾子,帶著一捆捆布料或羊毛,袋裡盛著新鑄的錢幣,翻山越嶺,跨過阿爾卑斯山。他們在那個時代,做著我們現代的工作,這些從事新奇事業的新式騎士,都聽不到隱修士們的聲音。這時來到這些中產階級小市民中間的不再是隱修士,而是從阿爾卑斯山後來的異端教徒,有喀大利派(Catari)、巴大利尼派(Patarini),以及瓦耳代西派(Valdesi)。他們到處散播謬說,鼓吹人重度福音生活,宣傳貧窮、勞動、共產主義、以及反抗教會。聆聽他們宣講的是一般的平民大眾、工人和婦女。他們用煽惑人心的言論,攻擊聖職界與隱修士,嚴厲批評他們當中偶有的不良行為。他們又自稱修有貧窮和貞潔的美德,是基督真正的弟子。當時司鐸在教堂裡講道時,說的是拉丁文;他們卻用本地言語向民眾宣講福音。他們有的也宣傳末世的思想,說不久將有一個假基督要來。民眾聽了都覺得驚奇,而被他們打動。他們幾乎都談論貧窮的問題,這是與聽眾有著切身關係的問題;因為當時的社會,雖然貴族與奴僕的區別已逐漸模糊,但是貧富高下的等級仍然明顯。十二世紀中後出現的非奧來的若亞敬(Gioacchino da Fiore1135-1202)預言將有一個「第三時代」,一個精神的時代,一個教會淨化的時代。那些假先知散佈邪說的聲音也因此而更為加強,他們的謬論煽動聽眾、迷惑人心。當時一般的平民大眾,雖然忙碌於各種勞動工作,卻並未把永生大事完全置諸腦後,因為當時的人都極關心永生這個重大問題,所以他們也都很重視宗教。

在這個時期中,以前的與新興的兩種勢力同時並存。神聖羅馬帝國、封建制度和騎士等,仍然是當時現實的體制;它們雖然已逐漸衰落,但依舊保持著龐大的組織。事實上,它們越是沒落式微,越是在人們的幻想中、以及藝術的領域內擴展伸張。最後人們由於懷念它們,把它們作為吟咏的題材。至於那些騎士,卻在十字軍裡發出英雄日暮的餘暉。十字軍一方面給封建的舊社會打開一條出路,另一方面也給剛形成的新社會提供思想和經濟的來源。的確,參加十字軍是英雄性的壯烈豪舉,不但可以表現個人勇敢和堅強的信德,同時也可以藉此一睹遠方異地的新奇風光。這一切在騎士們的心中燃起了一股烈火,使他們急欲從軍東征,設法將耶穌的聖墓從異教人的手中奪回。參拜耶穌的故鄉,重活福音的理想,對那些真正的信徒具有強大的吸引力。這樣的信徒把這種理想傳給了平民大眾。在另外一方面,將船隻駛往東方各港口,直接認識當地的人民,進行各種貨物交易,這一切都引起那些沿海的國家,以及經營貿易的中產階級極大的興趣。

上述的一切複雜因素促使歐洲各地人民的生活,尤其是義大利人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為活躍。就整個國家來說,義大利人是最後脫離古代世界的;可是,對於新興的世界,他們卻很早就參加了,且帶有他們獨特的面貌。就某種意義來說,中古時期的封建社會具有地域的固定性。地域束縛人,固定性使人傾向靜觀默想。相反的,自治區是動態的,而活動表示實際行動。因此,兩種不同的心靈同時存在。對傾向於靜觀默想的人,教會給了他們偉大的隱修會。這些隱修會曾經開化了野蠻民族,教育了騎士和平民,安慰了悔改的壓迫者和被壓迫者。然而,對新興的中產階級,教會給了他們什麼呢?他們不喜歡聽拉丁文,對漫長的宗教聖歌開始感到厭煩,也沒有時間再到隱修院去請求平安的祝福;他們開始用自己的文字來書寫、閱讀、以及記帳。司鐸們的牧靈工作有時做得很好,有時卻並不理想;當時的那種情形使他們束手無策,無法予以全面的回應。異端邪說因而有機可乘,因而滲入平民大眾,尤其深入鞋匠、裁縫和紡織等工人之間;這些人給了異端教派最大的幫助。到了十二世紀末葉,在信仰基督的民族中可以感到雙重的需要:一方面要使生活密切地符合福音,另一方面也應該以基督精神提昇那些新的生活方式,尤其要賦予那日後要成為文化特徵的福音價值。就在這個時候,上主派遣聖方濟來到這個世界。

top

Divider Clover

上一章         下一章

閱讀更多:方濟精神總覽

 



 

訂閱「主日福音釋義」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主日福音釋義」

每星期四寄發

訂閱本服務 / 變更訂閱資料

訂閱Youtube頻道
連結至iTune
銀行轉帳捐款

銀行轉帳捐款 (此處捐款由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開立抵稅收據)  new icon

銀行轉帳帳號:00758120000047
銀行代碼: 012
收款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台北富邦銀行 南崁分行)

轉帳後請聯絡我們提供以下捐款人資訊,以便寄出捐款收據:
[捐款人姓名、日期、帳號末五碼、金額、收據抬頭、地址、電話、捐款用途
(為聖地捐款、為方濟會捐款、為思高中心捐款...等等)]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電話:02-23112042 電郵:read.bible@hibox.biz
或填寫以下google表單:請點選

加入Line官方帳號

LINE logo.svg  Line QR Code Large

加入思高讀經推廣中心Line官方帳號

Line官方帳號搜尋「@ccreadbible」

加入思高中心粉絲團專頁
下載手機App
Paypal線上捐款

Paypal線上捐款給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此處捐款由北美地區開立抵稅收據)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

108 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96巷8號 位置圖
電話:02-23112042 傳真:02-23754439
郵件請寄: 108-99 台北郵局2-10號信箱
Email: read.bible@hibox.biz

***捐款方式***
郵政劃撥帳號:17970033
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銀行轉帳帳號:00758120000047
銀行代碼:012(台北富邦銀行)
收款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方濟各會
捐款後請填寫google表單(請點選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相關連結

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首頁

聖地在華辦事處

思高中心Youtube頻道

友站連結:佳播圖書

思高讀經推廣中心課程

《瑪竇福音》 / 林思川神父 導讀

時間:週二晚上7:15~8:30上課 (6:40一樓聖堂晚禱日課)
地點:
南港耶穌聖心堂(成德堂)六樓教室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近捷運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
歡迎新舊學員參加,無需報名,請準時入場。
           詳細資訊請來電02-23112042或來信read.bible@hibox.biz洽詢。


切換到桌面模式切換到流動網站
為提供您更佳的閱讀體驗,方濟會思高讀經推廣中心使用Cookie及分析技術,做為我們增進網站服務的參考依據。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cook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