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序

剛恆毅樞機於一九二二年出使中華,迄今剛好七十週年。主徒會為了紀念他們的會祖,準備出版他的回憶錄以資慶祝;特囑我為序。身為教廷駐華外交官員,我執筆時,心坎中湧出雙重的感激之情。

我們今天慶祝的這位偉大人物,是宗座首任駐華代表;當然也與今天的教廷大使館有著很密切的關聯。正好給我一個機會閱讀他的遺著;進而更深一層的認識他本人。現今出版的回憶錄僅只是他自傳的摘要,選自他的三本著作:(一)殘葉,(二)在中國耕耘,上下冊,(三)零落孤葉。所以,除了感謝主徒會給我做序的榮譽之外,更引發了我對剛樞機的深切欽佩之情。

回憶錄中有許多摘自他所著的「在中國耕耘」。僅就這些摘錄內容,我們就不難發現剛恆毅不愧為一位懷有莫大熱忱的傳教士。也正因如此,聖座才把這一艱巨任務托給他──天主的忠僕──在中國的土地上代表教宗。

不論是教廷代表也好,或教廷大使也好,他們的任務在某些情況下,既繁雜而又不易掌握現況;因為它所涵蓋的範圍非常遼闊,而情勢又變化莫測。具體說來,它有兩種特性:第一特性是,要對教宗絕對的忠誠。唯有消除一己之私才能完全彰顯教宗的旨意。第二特性是,要與所在地的教會打成一片;深入地了解當地的教會,並與當地教會一起成長茁壯。剛恆毅樞機可以說完美無缺地達成了這兩項任務。事實上,沒有一個人敢否認剛樞機對教宗的赤膽忠心。同時,也不能不稱讚他在華十餘年間(一九二二-一九三二)持續不斷地瞭解中國,並熱愛中國人民和這塊土地。他首創教會本土化,更實現了由中國神職界主持中國教會聖統的目標。在這方面,他堪稱梵二大公會議的先驅。

坦白來說,如果當時有更多的人聽從剛樞機的見解,很多不愉快的事件都可避免,也不會直到今日仍身受其害。

剛恆毅樞機離開中國已六十年,逝世也三十多年。但他一直熱愛中國,更愛護中國教會,這是不爭的事實。中國教會當然也懷念他,敬佩他。這足以証明,身為宗座在華代表的剛樞機,充分地發揮了這兩項特性;也完成了教宗所托付給他的使命。

教廷駐華大使館代辦
裴納德蒙席
一九九二年一月十日於台北

回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