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普世君王節

主曆2020年11月22日


最新消息

報名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課程公告

※ 《教會傳教工作法令》/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週二晚上 7:20~8:50(學員敬請留意群組上課通)

地點:南港耶穌聖心堂(成德堂)六樓教室

地址:忠孝東路六段114號(近捷運捷運板南線後山埤站3號出口,步行約5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為了統計人數,安排座位,敬請欲來上課的朋友再次以電子郵件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謝謝。  

 

※ 《天主教要理》/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週日上午 10:30~11:30

地點:楊梅法蒂瑪天主堂

地址:楊梅鎮大模路22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欲參加者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楊梅堂教友請使用堂區教友Line群組報名。  

 

※ 《瑪竇福音》/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週三晚上 7:45~9:00

地點:楊梅法蒂瑪天主堂

地址:楊梅鎮大模路22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欲參加者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楊梅堂教友請使用堂區教友Line群組報名。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基督普世君王節

林思川神父執筆

【福音:瑪二五31-46】

耶穌對他的門徒說: 31「當人子在自己的光榮中,與眾天使一同降來時,那時,他要坐在光榮的寶座上, 32一切的民族,都要聚在他面前;他要把他們彼此分開,如同牧人分開綿羊和山羊一樣: 33把綿羊放在自己的右邊,山羊在左邊。 34那時,君王要對那些在他右邊的說:我父所祝福的,你們來罷!承受自創世以來,給你們預備了的國度罷! 35因為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 36我赤身露體,你們給了我穿的;我患病,你們看顧了我;我在監裡;你們來探望了我。 37那時,義人回答他說:主啊!我們什麼時候見了你饑餓而供養了你,或口渴而給了你喝的? 38我們什麼時候見了你作客,而收留了你,或赤身露體而給了你穿的? 39我們什麼時候見你患病,或在監裡而來探望過你? 40君王便回答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 41然後他又對那些在左邊的說:可咒罵的,離開我,到那給魔鬼和他的使者預備的永火裡去罷! 42因為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的;我渴了,你們沒有給我喝的; 43我作客,你們沒有收留我;我赤身露體,你們沒有給我穿的;我患病或在監裡,你們沒有來探望我。 44那時,他們也要回答說:主啊!我們幾時見了你饑餓,或口渴,或作客,或赤身露體,或有病,或坐監,而我們沒有給你效勞? 45那時,君王回答他們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沒有給這些最小中的一個做的,便是沒有給我做。 46這些人要進入永罰,而那些義人卻要進入永生。」

 節日起源

天主教會在禮儀年的最後一個主日,慶祝「主耶穌基督普世君王節」。這個節日原是教宗Pius XI1925年所訂定,當年他為了紀念尼西亞大公會議1600週年,透過頒佈Quas primas通諭強調:對抗現世中各種毀滅力量,最有效的救援方法是承認基督的王權。於是教宗Pius XI訂定十月的最後一個主日為基督君王節,當時的想法是使這個節日和諸聖節相連,因為耶穌基督的勝利特別顯示在聖人及被選者的身上。

1970年所新頒佈的教會禮典中,將這個節日移到禮儀年最後一個主日,基督君王節的重心因而轉為強調末世性的意義:被舉揚的主不僅是教會禮儀年的目標,更是我們整個世上旅程的終點,耶穌基督「昨天、今天、直到永遠,常是一樣」(希十三8),祂是「『阿耳法』和『敖默加』,最初的和最末的,元始和終末」(默 二二13)。

 最後審判的「啟示」

瑪竇福音的末世言論中有兩個高峰,首先是「人子來臨的先兆」(二四29-31),其次是「世界末日的審判」(二五31-46),而這段經文就是本主日的福音內容。這是一個刻意安排的審判場面:「人子在光榮中,與眾天使一同降來……一切的民族都要聚在他面前。」它不是一個比喻,而是一個圖像性的「啟示言論」:人子坐在審判寶座上,分別義人和罪人,並且給予決定性的判決:永罰或永生(二五46)。最後審判時的標準是具體地愛近人的行動,因為耶穌自己和一切受苦的人認同:「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

 經文結構

這段經文的結構十分清楚,先是一個交待事情發生情景的「引言」(二五31-33),接著便是整個審判過程的報導(34-45),其中以完全對稱的方式表達出審判者和義人(34-40)以及和罪人(41-45)之間的對話,而最後便是審判的執行(46)。

整篇經文是一個修辭學上的傑作,以極度尖銳的方式表達出決定性的思想:審判的標準在於對人子最小兄弟(姊妹)所做的愛德行動;或者疏忽了對這些「最小者」- 意思是受苦者和身陷困境者,應盡的責任。

 經文的背景

人子出現的情景,明顯地受到舊約中默示文學所描述的「上主的日子」(岳四1-2;匝十四2-3;依六六18)的影響。人子來時將分別義人和罪人,如同牧人分開綿羊和山羊一樣。這裡反映出一個巴勒斯坦地區的生活背景,當地人在白天把一切牲畜放在一起牧放,到了夜裡則分別關在不同畜欄中,因為山羊需要比較溫暖的地方。此外,福音經文也用了一般常用的象徵:右邊是好的,而左邊則是不好的象徵。

個人的審判

 最後的判決是根據每個人作為而訂的,每一個人都要站立在審判寶座前,依據他是否有愛德行為而被審判。雖然「一切民族」都聚集在審判寶座前,但這裡卻明顯的並非「民族性的集體審判」,而是針對每一個人獨立施行的審判。

在愛德行動中和耶穌相遇

 福音中提出六種具體的「愛德」行動,只是一些例子,真正的愛德行為當然遠超過這些。真實的、行動的愛,是瑪竇福音中特別重要的思想(五7,九13,十二 7),對初期基督徒而言,耶穌的宣講遺留在世間最大的效果,就是滿全祂的愛的命令。因此,福音直接把這些愛德行為和耶穌聯繫在一起:凡是對耶穌的最小兄弟所行的愛德,都是對祂做的。這說明義人在「最小者」身上和耶穌相遇,雖然他們可能在當時並未察覺。

審判的君王就是世上的耶穌

 如何了解審判的人子和最小者的認同呢?人子之所以如此說話,一方面因為祂曾經在人群中生活,立下了愛的榜樣,並要求大家照樣去行;另一方面祂現在以生活的、末世的審判者的身分再次出現,要求大家交帳。這裡我們清楚的看出現世和未來的關係:審判的君王(人子)就是曾在世上生活的耶穌。

這些「最小者」是人子的「兄弟」,這樣的思想大概來自於信仰團體中彼此以兄弟稱呼(五22-24),但在普世性福傳和末世性審判的視野中,被擴展到一切的人。福音強調這是一個施於「一切民族」的審判,暗示在福音經文形成之時,福傳時代業已開展,因此,普世各民族都將面臨末世性人子的審判。

審判的確定性

經文最後以極簡短的方式敘述了審判的執行:忽略而未實行愛德誡命的人,必遭受永遠的處罰;而義人則將獲得永生。這個經文所描繪的圖像,當然不能被了解為具體的審判過程;作者的目的在於強調審判者人子的話具有決定性的效力。這是初期教會對耶穌愛德誡命繼續反省後,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呈現出來的結果。

top


《超人軼事》

第七章  真全喜樂在何處  且看聖人指出來

有一次,正値嚴冬,聖方濟各和良修士一道,從白露集到天神之后聖母會院去。二人衣衫單薄,一路風雪襲撃,眞有頗不勝寒之感。中途,聖方濟各叫前面走著的良修士站住,説:「良兄弟,雖然我們本會的小弟兄們在這一地區,給人們立了修德成聖的善表,感化了無數的罪人回頭改過了;但是你該注意並記錄出來:真正而完全的喜樂並不在於此。」

兩人繼續又走了一段路,聖方濟各又叫住良兄弟說:「良兄弟,即使我們本會的小弟兄們,能使瞎子看見、聾子聽見、啞吧説話、瘸子行走、癱子起身;甚至,即便還能作出比較更大的奇蹟,例如:使埋葬了四天、且已臭爛了的死人復活;但你仍當注意並記錄下來:眞正而完全的喜樂也不在於此。」

他們再前行了一會,聖方濟各再次叫住良修士,提高嗓子説道:「哦,良兄弟,假使我們本會的弟兄們,能說萬國方言,通曉各樣學問,明瞭全部聖經的奥義,又能說先知話,預言未來的一切事象,揭示人心靈中的秘密,但是你該記住:真正而完全的喜樂也不在於此。」

又前行了幾步,聖方濟各又叫住良修士説:「天主的小羊 ―― 良兄弟,若是我們本會的弟兄們,能説天使的妙語,能通天文曉地理,能分解人類、獸類、鳥類以及一切蟲魚類的組織和性能,也能知道各種花草、木石等物的生機作用,但你還該記得,眞正而完全的喜樂也不在於此。」

前行未幾,聖方濟各又對良修士說:「良兄弟,你還該記得,假若我們本會的小弟兄們,都善於講論超性的道理,所有的教友都熱心起來,一總的教外人都認識了真主而投入基督的懷抱,但是我告訴你,我們的真正而完全的喜樂還不在於此。」

聖方濟各走一段說一段,使良修士聽得莫名其所以然,於是問道:「可微的父親,求你爲愛天主的緣故,告訴我,眞正而完全的喜樂究竟在於什麽?」聖方濟各見問,這才一層進一層地告訴他說:「現在我們滿身雪冰泥漿,凍餓交迫,但我們到了天神之后聖母會院門口叩門的時候,若司閽的修士出來,怒聲問道:『你們是什麽人?』我們答說:『我們二人都是你的同會兄弟。』司閽修士怒道:『胡說。你們分明是兩個游蕩的閒漢,想來騙取窮修士們求得的施捨物;去!走你們的吧!』或者他不給開門,將我們關在那外邊冰天雪地裡,讓我們站在露天一直到夜晚,飽受雪飄、雨打、風吹、寒冷、飢渴種種極苦;那時,若我們毫無怨尤,平心靜氣地忍受這一切的侮慢與惡待,並且還滿懷謙遜與愛德的心情,設想他固然認識我們,而天主的聖意卻教他故意地難為我們。良兄弟,我告訴你,這就是真正而完全的喜樂,你該把它記錄下來。

再者,假使我們再繼續叩門,司閽的修士又怒氣騰騰地出來,拳打腳踢驅逐我們說:『你們這兩個囉嗦的賤奴,可惡的竊賊,快給我滾開,到貧民收容所去吧!我這裡没有你們的飲食,也沒有你們的住處。』若是他這樣地辱打驅逐我們,我們仍然能懷著愛他的超然心情,那未,良兄弟,我告訴你,真正而完全的喜樂就在於此,你要將它記錄下來。

再進一步說;若是我們迫於飢餓、寒冷與黑暗的襲擊,再去叩門,且涕泣流淚的哀求那司閽的修士,求他為愛天主的緣故,給我們開門,收留我們進去,而他更怒氣冲天地說:『這種不知好歹的賤骨頭,我要好好的給你們吃一些應吃的苦頭!』說著便握起一根棍杖,粗暴地走了出來,一把抓住我們的風帽,將我們摔倒在地,打得我們遍體鱗傷,在雪中輾轉呻吟,但我們卻懷念著耶穌的苦難,想起我們為愛祂的緣故,理當受此痛苦,仍然平心靜氣,不怨不尤,喜歡地忍耐著他加給我們的一切。良兄弟,我告訴你,這才是真全喜樂之所在,你要將它記錄出來,存念勿忘才是。

敬愛的良兄弟,還有最後的一點,請你注意地聽一聽:在耶穌基督通過天主聖神,賜給祂的親信最大的一樣寵惠,便是克服自我,為還報基督的愛而甘心忍受諸般疼痛、諸般虐待、諸般侮辱、以及各種各樣的災難及禍患;真正而完全的喜樂就在於此。為什麽呢?因為我們所有的其他各樣天恩,我們都不能引以為榮,因為那都不是出於我們的,也不是屬於我們的,而是來自天主,屬於天主的。為此,聖保祿宗徒教訓格林多的教友說:『凡你所有的,哪一樣不是領受的呢?既然是領受的,為什麼你還誇耀好像不是領受的呢?』但是在艱難痛苦的十字架上,我們卻可以誇耀自榮,因為那才是屬於我們的,就如聖保祿在迦拉達書上說的:『至於我,我決不拿什麼來誇耀,除非在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上……』所以,我們的真全喜樂,並不在於世俗的光榮幸福上,而是在於我們能與耶穌基督同艱苦共患難的事上。」

閱讀更多:超人軼事總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