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殉道聖人節

主曆2020年7月12日


最新消息

活動說明請掃描QR Code或[請點選此處
報名email: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
思高中心電話:02-23112042

 

課程公告

※ 《厄弗所書》/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7月7日起(週二晚上 7:20~8:50)(報名學員敬請留意群組通知)

地點:長安天主堂,教堂二樓。

地址:台北市林森北路73號長安天主堂(近捷運淡水線中山站3號出口,板南線善導寺站1號出口,步行約九分鐘。)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請欲參加之「新學員」先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或來電(02-23112042)思高中心報名。   

 

※ 《天主教要理》/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7月5日起(週日上午 10:30~11:30)

地點:楊梅法蒂瑪天主堂

地址:楊梅鎮大模路22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欲參加者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楊梅堂教友請使用堂區教友Line群組報名。  

 

※ 《瑪竇福音》/林思川神父導讀

時間:7月8日起(週三晚上 7:45~9:00)

地點:楊梅法蒂瑪天主堂

地址:楊梅鎮大模路22

費用:自由奉獻

備註:欲參加者請來信(Email住址會使用灌水程式保護機制。你需要啟動Javascript才能觀看它)思高中心報名,楊梅堂教友請使用堂區教友Line群組報名。

網站連結

思高中心課程總覽(請點選

思高中心最新音頻(請點選

思高聖經洽購 

思高臉書專頁 

思高中心Line官方帳號 


聖趙榮司鐸及中華殉道諸聖節

林思川神父執筆


*通常彌撒禮儀選經段落趨於精簡,除非對聖經非常熟習,
一般人對於彌撒經文大多是斷章取義似的瞭解,因此我們提供整段經文脈絡的詮釋。
本主日經文內容原為若十二20-33,在此釋義包含34-36二節,
幫助信友們深入理解本主日福音的意涵。

耶穌最後的「公開談話」

【福音:若十二20-33 (34-36)】

那時候, 20在那些上來過節,崇拜天主的人中,有些希臘人。 21他們來到加里肋亞貝特賽達人斐理伯前,請求他說:「先生!我們願拜見耶穌。」 22斐理伯就去告訴安德肋,然後安德肋和斐理伯便來告訴耶穌。 23耶穌開口向他們說:「人子要受光榮的時辰到了。 24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裏死了,仍只是一粒;如果死了,纔結出許多子粒來。 25愛惜自己性命的,必要喪失性命;在現世憎恨自己性命的,必要保存性命入於永生。 26誰若事奉我,就當跟隨我;如此,我在那裏,我的僕人也要在那裏;誰若事奉我,我父必要尊重他。 27現在我心神煩亂,我可說什麼呢?我說:父啊!救我脫離這時辰罷?但正是為此,我纔到了這時辰。 28父啊!光榮你的名罷!」當時有聲音來自天上:「我已光榮了我的名,我還要光榮。」 29在場聽見的群眾,便說:「這是打雷。」另有人說:「是天使同他說話。」 30耶穌回答說:「這聲音不是為我而來,而是為你們。 31現在就是這世界應受審判的時候,現在這世界的元首就要被趕出去; 32至於我,當我從地上被舉起來時,便要吸引眾人來歸向我。」 33他說這話,是表明他要以怎樣的死而死。 34於是群眾回答他說:「我們從法律上知道:默西亞要存留到永遠;你怎麼說:人子必須被舉起呢?這個人子是誰?」 35耶穌遂給他們說:「光在你們中間還有片刻。你們趁著還有光的時候,應該行走,免得黑暗籠罩了你們。那在黑暗中行走的,不知道往那裡去。 36幾時你們還有光,應當信從光,好成為光明之子。」耶穌講完了這些話,就躲開他們,隱藏去了。

【經文分析】

若十二20-36是若望福音中耶穌最後一次「公開談話」,在談話中出現的關鍵概念如光榮、審判、人子、高舉、光明、黑暗、新生等,都在耶穌和尼苛德摩的談話中(若三1-21)出現過。由此我們可以看出,這個主日和上個主日的福音選讀具有內在的關聯。

這個故事是耶穌由公開生活進入到受難故事的過渡,整段故事可以分成四段:希臘人來訪(20-22)、耶穌受光榮的時辰(23-28)、審判與人子受高舉(29-33)、抉擇光明(34-36)。其中最後一段經文(34-36)並未被納入這個主日的福音選讀中,但為了顧及經文的整體性,我們建議信仰團體在感恩禮中也誦念這一段經文。

 希臘人來訪

經文開始首先提及有些希臘人希望拜見耶穌,這裡所謂的「希臘人」意思相當寬廣,泛指非猶太人。他們特地在逾越節期間到耶路撒冷,由此可知他們大概是所謂的「敬畏天主的人」,意思是指對猶太宗教懷有好感,但由於某些因素而未正式皈依猶太教的外邦人。

他們透過斐理伯和安德肋求見耶穌,唯有他倆是門徒中以希臘名字被稱呼的,這裡大概暗示了後來基督宗教的發展:耶穌復活後,也許就是由這兩位門徒率先向外邦人展開福傳的工作。

 受光榮的時辰

雖然故事的開始是希臘人求見耶穌,但他們之間並沒有談話。耶穌直接開始啟示祂的死亡,說明祂的死亡是為了使人得到不朽的生命,祂說:「人子受光榮的時辰到了。」耶穌的死亡就是受光榮,因為祂被舉揚而回到父的身邊,並因此成為人們生命的贈予者。

麥子的比喻

由於這些語言太過抽象,因此耶穌透過「麥子」的比喻加以解釋。人人都了解,種子必須埋藏地底下一段時間,才能結出果實。耶穌的死亡是必要的,否則祂只是獨孤的自己一人,祂的死亡將召喚許多人進入生命。

 跟隨耶穌的意義

耶穌生命所體現的法律,對門徒們也是有效的。他們在現世應該輕看自己的性命,才能得到永遠的生命,每一個門徒都面臨這種抉擇,必須做出自己的決定。跟隨耶穌就是事奉耶穌,這種跟隨帶有一個更深的意義:跟隨耶穌就必然會進入祂的苦難命運,門徒既然分享「子」的命運,天父必因此光榮他們。

順從天父的旨意

然而,面對死亡人人都會懼怕,耶穌也因此感到心神煩亂。但是祂不認為該請求天父救祂脫離這個時辰,因為這個時辰一直在等待著祂,而祂目前正面臨這時辰。為了光榮天主的名,最恰當的祈求便是在服從中接受天父安排的時辰。若望福音一再強調父子的合一,父受光榮同時就是子受光榮,這段福音中「天上的聲音」便證實這一點。這個天上來的聲音表達耶穌的祈禱被天父所接納,耶穌的死亡是天父所安排的,因為父要藉此光榮子,就如同祂早已因子在世上的工程中光榮了祂一樣。

「世界」受到審判

當時除了希臘人還有其他群眾在場,這些人誤解了這個奧秘。他們把天上來的聲音解釋為打雷聲,或理解為天使對耶穌說話,皆表現出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然而,這個聲音根本就是以他們為對象的!因此耶穌再次解釋其意義:現在就是末世審判的時辰了。審判是針對「下層」的區域,亦即死亡、黑暗、謊言的區域,就是若望福音所指的「世界」。審判要加在此世的首領撒殫之上,牠是凶手及說謊者,這個世界的統治者(若八44)。牠的權力都將被剝奪,人們因此能找到趨向光明的道路。

 人子被高舉

基督經由十字架而被高舉進入天主的王國。「高舉」和「光榮」是若望福音對「十字架」的詮釋,是二個根本的、相互補充的概念。被邪惡奴役的世界,如今藉著基督而得到釋放,祂願意吸引一切人跟隨祂。這個具有空間性向上吸引的圖像表達耶穌和得救之人的生命性的關連:祂首先把人吸引到十字架上(高舉),再超越十字架而進入天國(光榮)。

抉擇光明

群眾再一次提出的抗議和默西亞的觀念有關(35),由此看出這些群眾是猶太人。按他們祖傳信仰的認知,默西亞要在世上建立永遠的王國(則三七25;詠八九37)。福音作者所面對的猶太人團體,明顯地深受這個觀念所影響。福音所提出的「人子」基督論和他們傳統的想法相反,根據若望的看法,永遠的救援並不在這世上,這個世界有一個期限,也就是光(基督)還在的時候。經由信仰,人們能認識真道,而成為光明之子,誰得到這個光明,便不受黑暗不幸的危害。

耶穌的公開生活結束

福音最後提到耶穌離去,並把自己隱藏起來,這個提示一方面表示耶穌公開對群眾的教導結束,從今以後祂只私下教導屬於祂的人(參閱:若十三1);另一方面也顯示苦難與死亡已迫在眉睫。

 【綜合反省】

這段經文給予我們多重的啟發:基督就是「麥子」,應該被殺害而產生數倍的果實;不信的猶太人殺害了祂,祂卻由死亡中復活而使更多的人信仰祂。

就倫理的教導而言,耶穌的命運就是門徒的命運,耶穌服從地接受祂的「時辰」,門徒也應該跟隨祂。

此外,今天的福音也幫助人們從錯誤的想像中釋放出來,了解默西亞並非只是一個現世的光榮君王,祂是真光,是我們救援的基礎,人們必須在信仰中把握光明,不要錯失接近光明的機會。

top



第三篇:在羅馬服務(一九三三-一九五八)

一九五四年

  • 進教之佑

傳教士有兩個汲取恩寵和神力的泉源:聖體和聖母。聖方濟薩威被魔鬼騷擾時一再地呼求:「聖母啊難道你不願保佑我嗎」就是這同一個打擊聖人的魔鬼,現正打擊中國的傳教士們。他們在監獄裡沒有日課經,就念玫瑰經,聖母也常在他們身旁安慰他們。

中國共黨對聖母軍格外的不滿和厭惡,這個善會組織像軍隊,能培養教友們的勇敢,因此有許多中國教友加入了聖母軍,也因此而被判罪,但他們卻毫無懼色。

有位中國神父施雅格,已坐牢兩年,只要他承認聖母軍是外國帝國主義的工具就可出獄,但他始終這樣說:「我絕不妥協,因為聖母軍只是一個純宗教的善會,毫無政治作用。我們愛聖母瑪利亞,願對她效忠。」

在印度,敬禮聖母也很盛行。前幾年法蒂瑪聖母像周行各地,曾在遠東和非洲各傳教區巡行,得到盛大歡迎,所經之地,也受到許多教外人和回教徒自動表示的敬意。聖母到各處廣賜恩寵,使許多人棄邪歸正。

  • 宗教藝術的演進

今年應邀到米蘭公教大學演講,要旨如下:

基督宗教,使人對生死,感到一種安慰的新意義,形成一種新文化。她所採用的敬神禮儀,是人類思想美麗的傑作:文學、音樂、戲劇和美術等,都給宗教貢獻了自己的奇才異能。我所說的美術,是指建設、繪畫、雕刻和其他。

宗教藝術,在約兩千年的歷史中,雖有種種轉變,但非關內容,只限形式──表達方式的不同。

猶太古代的藝術,對宗教藝術影響不大。基督在原野或會堂講道,也在普通廳堂舉行最後晚餐,雖是宗教藝術所描繪的主角,卻沒有留下藝術的問題。宗徒時代情形類似。亞歷山大的教育學院對初期教會思想的表達方式佔有重要地位。教會開始用希臘藝術建造聖堂和敬主用具。後來逐漸在羅馬和中東發揚光大。從初期的地窟裡的斗室、壁龕和祭台,到昇平期的大堂、雕刻和繪畫,都有傑出之宗教藝術表現。

自羅馬帝國遷都拜占庭後,宗教藝術一分為二,東方有拜占庭式,西方則有羅馬式。羅馬式教堂表現高深的宗教思想,好像在沉思默想。後來,由羅馬蛻變出的哥德式,振翅高飛。林立的尖塔,變成了出神入化的靜觀。

至於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絕大部份是宗教的藝術。人文主義創造了一種奇妙而生動的宗教藝術。耶穌、聖母和聖人擺脫鑲石畫的呆板服飾,而與民衆的日常生活打成一片。

十六及十七世紀的宗教藝術雖漸趨俗化,但仍有傑出貢獻。再往後就不進反退了。違背了聖道茂的美學三原則:全體的完整、各部的相稱、形式的光明。

現代藝術含有時髦、投機和理想主義等成分,其中也含有獸性的成分。福音裡那沒穿禮服赴筵的人被趕了出去,同樣,藝術家要想參加宗教的筵席也應穿上神聖的禮服,否則拒絕進入。有人把耶穌、聖母、和聖人畫成愚人或醜陋的面孔,這和激發熱誠的目的背道而馳。也有人把抽象主義用在宗教藝術上,如果當裝飾用尚可,若用來描繪耶穌和聖人則大可不必。因為基督以真人的形像來到人間。同理,我們歡迎莊重而正直的歌聲,而拒聽野人般的狂呼大叫。

沒有比教會更現代化了,但應擺脫時髦的奴役誘惑。今天宗教藝術患了醜惡的麻瘋病,要趕快到約旦河宗教藝術的巨流裡去洗七次,就可恢復昔日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