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25禮物

圖、文 許書寧

十二個鐘頭的航行後,以色列航空的班機抵達香港,從腹中吐出三百多名腰痠背疼的旅客。

24回家的召喚

圖、文 許書寧

回程的飛機上,熱鬧滾滾。

經過十三天的朝夕相處,原已相識的旅伴更成莫逆,再加上旅程結束帶來的解放感,大家都像回到愛開玩笑的少年時代,丁點兒小事就可以笑上老半天。

23最適合讀經的地方

圖、文 許書寧

旅程的最後一個早晨,與耶路撒冷一同睜眼。

五點鐘,朝聖旅館Casa Nova 的大廳一片漆黑,唯獨告示板邊緣的日光燈管,有氣無力地閃爍著蒼白。古老的街燈透過玻璃,在窗檯上打出格子形狀的橘色光影。大廳空無一人,我倚在窗畔,等待可以結伴前往聖墓大殿的旅伴。

22她的尋找

圖、文 許書寧

石鋪地,是個光影交雜的所在。

在那裡,比拉多高坐於審判席上,與喊叫的猶太人們一起判了耶穌的罪。

在那裡,天主的羔羊不發一語,柔順地為全人類扛起沉重的十字架。

21改變

圖、文 許書寧

耶路撒冷的上午行程結束後,距離午餐還有一個多鐘頭的自由時間。於是,我戴上遮陽帽,出門散步去。

約培門附近熱鬧得一如往常。無雲的天空藍得徹底,白花花的太陽高懸於達味塔頂,毫不留情地傾注熱氣。紀念品店前聚集著形形色色的人種,穿著五顏六色的服裝,講著各式各樣的語言。瘦削如羚羊的阿拉伯青年手持咖啡,口若懸河地向一對老夫妻推銷旅行箱。老太太將墨鏡推到頭頂上,略顯緊張地緊抱倒背於胸前的背包;老先生則謹慎地彎下腰,仔細審視箱上的標籤與價牌,看來,是想選購一只結實的箱子,好將旅途中增加卻裝不進行李的禮物運回家。

20復活的清晨

圖、文 許書寧

耶路撒冷的第一個清晨,525分,等待。

前一天晚上,照例於餐後拎著筆記本前往大廳,坐在沙發上寫寫畫畫。過了將近半個鐘頭,睡意忽地湧上,來勢洶洶,叫我無力阻擋。雖然說,一路上吃得好睡得飽,心神也不如初訪時緊張,此時畢竟已經走到旅程的尾端,累積了不少疲累。在這方面,身體是不會騙人的。

19記號

圖、文 許書寧

艾殷卡陵的聖母訪親堂附近,有一座帶著伊斯蘭尖塔的建築物。石牆上掛著鑄鐵招牌,以希伯來文、英文、阿拉伯文寫著「瑪利亞水泉」。建築物底端有三個出水孔,台座下方一片烏黑,累積著長年水漬與墨綠色的苔痕。

倘若,艾殷卡陵果真是路加福音中瑪利亞急速前往的猶大山區;那麼,她為了照顧大腹便便的表親,想必經常前來這個水源地打水。我跟隨朝聖團走在通往山頂的緩坡上,想像那個兩千年前的身影。聖地隨手可汲的小小「歷史足跡」,實在令我歡喜。

18階梯

圖、文 許書寧

白冷的黎明,在祈禱聲中開始。

晨光初露,彷彿有人在濃稠的縹青顏料中注入大量清水,再緩緩攪開一般。夜色逐漸消逝,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明亮的天光,給大地覆上一層半透明的蒼白。

17白冷城的老朋友

圖、文 許書寧

離開聖誕地窟後,距離晚餐還有些時間,遂決意前去探訪「老朋友」。

五年前,隨朝聖團初訪聖地,在白冷頭一次聽見他的名號。當時只覺怎麼有人將名字翻譯得那樣拗口,難度有如發音練習的教材。沒想到,五年後舊地重遊,他之於我已經成為一位親愛的舊識、敬愛的信仰前輩、熱愛聖經的好夥伴。

他是「熱羅尼莫」,偉大的教會聖師,拉丁文通行本聖經的翻譯者

16聖誕山洞的午後

圖、文 許書寧

在白冷,我們擁有一個下午的「自由時間」。

我走向耶穌誕生大殿,希望利用那段寶貴的時間,重返平時不太有機會進入的聖誕地窟,好能在那個低矮謙遜的小地方,默想耶穌嬰孩誕生的奧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