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content

 

 作者:聖五傷方濟(St. Francis of Assisi)

譯者:嚴繆(Sr. M.F.Yenchiu F.M.M. from the French edition of R. Ft. Damien Vorreux)

思高聖經學會出版社 出版


 

聖五傷方濟言論集(第四卷)-經文

嚴繆譯

太陽歌

太陽歌簡介

在一二二五年秋間,聖方濟因五傷和疾病纏身而疲憊不堪,遂在達彌盎隱居一時。他的雙目幾乎完全失明,獨自住在草棚裡,發著高熱,又為一群無情的野鼠所折磨。雖然如此,他的祈禱和這篇偉大的愛情詩歌,卻直達造物主天主大父之前。

詩歌末後第二節乃寬恕與和平的詩歌,是為了息止主教和本城執政者之間的不和,而在一二二六年七月間在亞西西主教府中編寫的。不料和平使者的這幾句簡短的詩句,竟平息了一場內戰。

聖五傷方濟言論集(第四卷)-經文

 嚴繆譯

 為良兄弟而作的讚頌天主歌

為良兄弟而作的讚頌天主歌簡介

這篇讚頌天主的詩歌,原稿尚存於亞西西聖院(Sacro convento)裡。那裡是聖方濟在領受五傷後,為幫助良兄弟驅散攻擊他的一個誘惑而寫的(第二行實,四九章)。

實際說來,這篇讚頌天主歌與天主經註釋後的「頌主辭」出自一個淵源,其文句指出:這聖歌與彌撒經內的榮福經,達味歌(第一分節,二九,10-13),或謝恩經(Te Deum)具有同一的體裁。它的每一語句乃直向天主的呼求與讚歎。這聖歌末尾的祝福,一字不漏地抄自舊約大司祭祝福以民的語句(戶二四24-26)。

聖五傷方濟言論集(第四卷)-經文

 嚴繆譯

聖母讚

聖母讚簡介

在傳統手抄本裡,這篇經文有時構成諸德讚的第二部份。果然這經文是以致候天主母,同時也以致候諸德的語句做結束的。再說前面給予諸德讚的標題,也不礙二者的結合為一。

無論如何這篇經文連同以後的苦難日課的對經,對方濟如何虔敬聖母的事實,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寶貴的證明。這篇禱文式的呼求揭露了聖人對聖母的孺慕。這些呼求也是他屢次求助於聖教禮儀以編寫個人禱辭的新證據;最後,它們也證明了聖方濟如何善於使用極其清晰的文字,將最深奧的教義表達出來,致使最簡樸的人亦能了解。

聖五傷方濟言論集(第四卷)-經文

 嚴繆譯

諸德讚

諸德讚簡介

關於這文獻的確實性,仍是多默薛拉諾給了我們證據(見薛著第二行實第一八九章)。他甚至提到了那開端的語句。亞細亞的一個手抄本給它的題名是:聖童貞瑪利亞擁有的美德,其實是一切聖善靈魂應有的美德。

有關這詩文的脫稿日期無法確定。卦拉基(Quaracchi)的出版人,將這篇文獻置諸「忠告」之後;但我們則以為這文字的體裁既是有韻律的,故最好把它和聖人有詩趣的作品放在一起,又因這文獻的開端有讚頌榮福童貞的語句,故將它列入經文部份,而聖母讚將附在它的後面。

聖五傷方濟言論集(第四卷)-經文

 嚴繆譯

 天主經及頌主辭

 天主經及頌主辭簡介

由於詩情洋溢的方濟不斷在歌唱著,故他最喜好的祈禱方式便是頌揚。他既樂於「為天主」而感謝天主(第一會規,二三章),遂自然引用聖經上的一些讚頌、光榮、舉揚天主的辭句來表達他的心懷。辭句固然簡單,但因為出自一個為上主的偉大和美善所滲透的心靈,所以是那樣動人。他的頌主辭所表現的是一顆洋溢著愛情的詩人之心。在宗教熱情較諸我人更為敏感的中古時代人們心中,便成為一個執行使徒事業的媒介。這點,當時的人頗能了解其秘密。

多默薛拉諾在他所著方濟第二行實裡,告訴我們這些頌主辭在何種機會裡寫成的。多默德克累斯東(Tomas Deccleston)又告訴我們,方濟曾致書法國會省的弟兄們,促請他們歌詠這些頌主辭。成德明鏡在第八章內,也談到聖人往往命令多言不慎及存心不良的弟兄們,恭誦天主經和誦主辭,當作他們的補贖。最後,亞細亞手抄本亦肯定聖方濟每日每夜在恭誦大日課之前後,經常誦唸這些頌主辭。